星期四凌晨,美国及其盟国开始了对萨达姆政权的军事进攻。继精确制导导弹对伊拉克境内的既定目标实施多轮轰炸之后,美英盟军的地面部队也于今天开始进入伊拉克境内。鉴于美英盟军与伊拉克之间极为悬殊的军事力量对比,几乎没有人怀疑这场战争会以盟军的胜利结束。包括法国、俄国、中国和德国等那些多年来在外交战场上实际上支持伊拉克、反对美英同盟的国家,除了口头上叫喊几声“遗憾”之外,无可奈何之际,也都开始了摆脱外交窘境、争取在战后的伊拉克重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作用的新的外交争夺。

这场战争不仅从法理上说是十二年前海湾战争的继续,而且也可以看作是美国及其盟国自二零零零年“九一一”事件以来反对世界恐怖主义组织和庇护恐怖主义者的国家的正义斗争的一部分。这是文明世界对野蛮势力的恐怖袭击的一个理所当然的回应。毫无疑问,在赢得了这场战争之后,野蛮势力还会不断地向文明世界展开新的进攻,这是其本性所决定的。在这种严峻的形势面前,充分认识文明世界在文明与野蛮的殊死搏斗中的种种不利之处,从而采取正确的战略和策略,对于降低文明世界的危险、保证最后的胜利十分重要。

成本高昂、尤其是人类不得不作出生命的牺牲是反对恐怖主义斗争中的一个重要特性,而恐怖主义者也非常善于运用文明世界的人民和政府不愿意付出或者害怕付出成本的心态。这正是文明世界在反恐斗争中的一个软肋。

毫无疑问,在反恐战争必须付出的所有成本中,人的生命的付出是最大的成本。生命无价,这一表述表明了文明社会重视人的生命的价值观。也正因为如此,所有人的生命,不论处在何时何地也都应该是平等的。不幸的是,这一表述仅仅反映了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人们对一个个单一的、具体的个人的生命的成本的衡量则常常是有区别的。这种现象来源于人们对现实生活的体验和观察,它的客观参照系则是在不同的社会中维持人的再生产的成本的不同和人所创造的价值的不同。从成本意义上说,一个人的生命的价值在于维持它的费用;从产出的意义上说,一个人的生命的价值在于他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这两种价值之间的差异,为人类社会的延续和发展提供了资源。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每一个人的维持成本及其所创造的价值会不断的提高。从特定历史时期不同社会的横向比较的角度看,一个社会生产力越发达,人的维持成本和创造的价值越高,因此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社会都会更加慎重地对待任何可能的生命损失。例如,患有同样疾病的个人,如果生活在发达地区,社会愿意并能够支付更多的费用使之得到适当的治疗而得到康复;如果生活在贫困地区,社会可能不愿意或者不能够为其支付必需的治疗从而导致其死亡。这个事实十分残酷,或许在道义上也是难以令人接受的,但是它鲜明地表明了一个客观事实,即不同的社会对生命成本的衡量是不同的。这一点不仅在不同的国家之间是事实,在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之间也是事实。否认这一点是虚伪的。如果我们承认这个现实,就不难认识到,文明社会重视人的价值,既有道义的原因,也有现实的或经济学的原因。这使得文明世界在反恐斗争中处在深刻的矛盾之中:对他们而言,任何生命的牺牲都代价高昂,但是反恐战争又不可避免牺牲。

恐怖主义者在本质上是草菅人命的恶棍,他们残忍地蒙骗和唆使对生命和社会绝望的人们为他们充当人肉炸弹或人肉盾牌;另一方面,他们又非常会充分地利用文明社会对生命的重视来进行劫持和要挟,从而达到他们毁灭现代文明的目的。对付恐怖主义国家和恐怖主义这的无耻要挟,文明社会的任何软弱和妥协都只能会带来深重的灾难。文明世界的出路在于,一方面勇敢地向恐怖主义宣战,用尽可能少的但是不可避免的牺牲来保护更多的生命,值得欣慰的是,以美英两国领导人为代表的文明世界正在表现出这一决断和勇气。另一方面,发达国家应该努力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经济,消灭贫穷和无望,使得那里的人们对自身的价值的认识不断提高,从而尽量缩小邪恶的独裁者可以利用的温床。

值得警惕的是,在文明世界之间,有一些无原则的反战主义者,这些人一方面大声地渲染和指责文明世界在反恐斗争中不可避免的牺牲,另一方面却对待野蛮势力在世界上肆意滥杀无辜袖手旁观。世界上的虚伪,最大莫过于此!其实,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真正珍视生命,而是利用反战来欺世盗名。这些人实际上正在帮助恐怖主义者利用文明世界的软肋进行讹诈。文明世界决不能让这批人得逞。

RFA
2003-03-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