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31日

这次学运,在台湾的陆生非常关切,中国大陆的网络上也有很多的评论。在这些关切和评论中,大部份是抱持质疑态度的,甚至包括一些对于民主有所期待的同学,也有些困惑。我曾经在脸书上引用一位陆生的话:“当台湾的学生为了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经济协议奋斗的时候,中国大陆的你们,连你们的政府在签订什么都不知道,更谈不上抗争了。你们对比一下,谁更可悲?”之后,收到一位陆生的来信,就是这些困惑的典型。我把我们的问答记录下来,既可以让大家看到中国大陆一些年轻人的思考,也算是公开对类似困惑的一个回答:

针对我前面提出的反问,这位陆生说:

“第一,有很多大陆朋友不是在骂台湾学生,有很多人批评学运,正是因为羨慕台湾难得的民主法制,担心学生们感情用事好心做了坏事;第二,国际条约和协议的签订,今天大陆民众和台湾民众一样,是完全有渠道了解和发声的,你引用的这个陆生大概是和这次的很多台湾同学一样,是有渠道而未去了解吧,或者我以为这位陆生想说的可能是大陆民众无法影响和决定政府签订的条约内容,这个可以另行讨论;第三,按照这个反问逻辑,是不是可以类比说来自沙特的女性就不能批评印度搞性别歧视,来自新加坡的公民就不能大陆专制威权呢?综上,一棍子把批评的和反对的声音打成”令人羞耻“,这是不正确的。”

平心而论,这位陆生绝非五毛,他的质疑应当说是经过认真思考和出乎真诚的。因此,我决定认真地回覆他。我说:

“第一,我指的是那些非理性谩骂的愤青,你说的这样的大陆朋友若有,自当不在我的评论之类;第二,我在两个地方对陆生现场民调,在这次事件之前或者来台湾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跟台湾在谈判服务贸易协定的事情。我说的就是这个状况.何况正如你所说,就是知道,也无从影响,这个比起台湾的状况,确实可悲不是吗?至于你第三个批评,我接受。如果真的是出于对于台湾民主的关心,那么我确实不应当说这是羞耻.不过我还是强调,我针对的是那些愤青网友,你看我还是用了”一些“作为前缀,而没有泛指所有大陆网友。也许我应当加上一句说明。这个就要谢谢你的提醒了。

再补充两点:第一,当你看到我的评论觉得委屈的时候,当你觉得有人是出于关心台湾才批评学运的时候,公平起见,你也要看到有多少中国大陆网友是上来完全在骂髒话,恶意诋毁。我知道你也不认同他们,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为甚么台湾网友会骂回去。基本上你是误伤,但是你应当了解开枪的原因,不是单方面的。你批评一方的时候,对另一方有批评吗?第二,你说来自沙特的女性就不能批评印度吗?原则上当然可以。但是你也想想,一个国家,先搞好自己的内政问题,让别人服气,再来批评别人,是不是会更有说服力呢?我不是说你不可以批评,我只是说,如果中国够好够强大,批评起别人来,会更有力。所以,你,加油好吗?“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回答,会不会令他满意,但是,这样的对话,我认为是有意义的。所以,这次台湾的学运,不仅对于台湾社会,就是对隔岸观察的中国大陆的年轻人,也是一次很好的公民课.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