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原风: 谈台湾本土与流行文化对中国社会影响的变迁

Share on Google+

台湾本土化

台湾本土化(网络图片)

近来一部反映韩国学生与人民反抗专制、要求民主自由的光州事件的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透过互联网的传播,在中国民间社会引起巨大的反响。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韩国实现民主化以来,韩国文化以其独特的韩流席卷影响着中国。对比曾在中国大陆风行一时而现在退潮且隐藏着暗礁漩涡的海峡两岸台海文化交流不得不感慨万千。

就跟现在闭关锁国的北朝鲜金氏政权不管怎样高压也阻挡不住北朝鲜民众私下看韩剧一样,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两蒋统治下带有浓浓传统中国味的台湾文化还是渗透进毛主义思想控制下的中国。特别是在林彪林立果父子发动对毛泽东的五七一军事政变失败在温都尔汗折戟沉沙以后,中国大陆军民醒悟到毛与中共政权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摧残与统治的残暴。尽管中共政权残酷地镇压与杀害通过收音机收听海外信息与文化传播的中国大陆人民,夜深人静时人民仍在用收音机勇敢地收听台湾的新闻与文化节目。特别是在中共七九年被迫打开国门以后,邓丽君的歌曲红遍中国大陆,将这股有浓郁传统华夏味的台湾文化风吹遍中国每一个角落,唤醒着被毛泽东思想摧残的中国大陆文化的复苏。邓丽君的歌声也唤醒了经过文革后中国人麻木的人性。对自由与人权的渴望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保守的中共当局面对邓丽君的歌声惊恐不安,害怕中国大陆人民因唱邓丽君的歌而汇成洪流唱垮中共政权,严厉取谛扫荡邓丽君的歌曲与影响,但邓丽君所代表的台湾文化影响已深深扎根在中国人民心中。

随着海峡两岸交流的进一步深入,台湾文化几乎是全方位影响唤醒复苏着在经过中共政权文革摧残几已呈废墟的中国大陆文化各个领域。

我们看到就在中共政权的宣传部门号召清除精神污染的时候,台湾乡土校园歌曲唱遍中国大陆的校园。就在中共文宣部门用希望的田野上的红色文化洗脑青少年的时候,台湾的琼瑶小说却风靡校园。随着台湾解除两蒋时代的戒严,开放老兵探亲与两岸三通,两岸在制度与经济乃至文化上的巨大差距让这一时代的中国大陆精英自惭形秽,让中国老百姓看到了中共政权与制度对国家与人民的伤害。八十年代风起云涌的中国大陆学生运动,既有中共政权贪污腐败激起民愤,也有从海峡那边飘过来的台湾自由文化对中国大陆青年与精英灵魂的触动与启蒙、发挥了无比巨大的社会动员影响力。

中共政权在镇压了八九六四中国大陆的学生运动以后,当然也早看到了这一点。中共当年号称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靠的是这两杆子。在国际社会对中共政权制裁的形势下,又玩起了卷旗不缴枪的老套路。当年共军这枪杆子被国军打得狼狽逃窜了二万五千里,这时笔杆子派上了用场,号称是北上抗日忽悠着张学良这东北军的二世祖发动西安兵变挽救了中共。抗战胜利后中共的笔杆子又在新华日报上高唱要民主要自由要宪政忽悠着马歇尔调停争取时间扩军备战发动内战,也忽悠得美国对国府停止军援,在苏联的军事援助下共军打垮了国军,国府被迫播迁来台。当然美国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受到中共的教训。由此可见中共笔杆子的套路还是蛮深的。

随着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深入, 国共两党的党国文人也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可就倒霉了。中共政权残酷压榨中国农民工的血汗钱成就了世界血汗工厂的地位,有大把的资源来搞蓝金黄。台湾的左翼作家因阅读中国大陆左翼文学马克思主义作品坐牢的陈映真投奔中共,而曾经因匪谍罪名做牢的以骂蒋出名的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也是在中国大陆混得风生水起。但当年以反共作品出名的党国文人为了利益也是跟中共勾肩搭背,吃相实在难看。当年台湾的反共文学艺术作品是在蒋经国与国军总政战部大力倡导下才兴起一时的吧。而现在以原国军总政战部主任许历农为首的一批国军将领与党国大佬及党国二代则早已与中共打得火热,那还记得什么反共文学艺术作品莫忘在莒的精神。

但这种反抗中共暴政的文化精神在中国大陆人民中仍然在持续坚持,最近就有几位大陆青年因在因特网上发表反抗中共暴政要求民主自由的歌曲与文学作品而被中共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

当年两蒋独裁戒严时代围绕着台湾向何处去,曾发生台湾本土诗歌文学论战。造就了台湾本土思想意识的兴起与群众的动员,奠定了现在台湾主流的本土政治路线的思想与群众基础。王拓这些台湾本土文学作家更身体力行投身到践行台湾民主化与本土化的政治浪潮中去,曾先后担任民进党秘书长与国安会副秘书长。

大陆中共当局极力封杀这些持台湾本土思想意识的台湾本土作家的文学作品,但随着两岸经贸的交流,台商台干大批到中国大陆投资设厂与工作,这些台湾本土文学作家的作品也在中国大陆流传。中国当局设置暂住证与收容遣送制度这种毫无人性奴役下岗工人与农民工的社会现实催生了反映中国世界血汗工厂与东莞世界黄色之都这样中国富于浓郁乡土味的打工文学与各原住民族现实主义文学的兴起。而且借助因特网的信息传播,扎根现实主义的这些打工文学作品与各民族原民作品唤醒了中国各族社会青年要求摆脱奴役,他们发出要求自由与公义的呐喊。

那些曾参加文学读书会的社会青年,走上街头举牌反对朝鲜核爆,反对中共援助朝鲜金氏政权。他们走上街头举牌要求人大批准联合国人权公约。他们走上街头土地维权反对强拆。他们走上街头抗议中共黑金政治压榨劳工。

虽然中共当局设置了网络防火墙,试图阻止中国青年在因特网上自由地学习与自由地表达个人思想言论。在现在这个地球村的时代是挡不住海峡两岸人民自由思想与文化的交流的。正是台湾乡土文学论战所拓展延续至今的台湾本土化政治带来台湾本土化课纲的调整,正是太阳花学运促使台湾本土化政治进一步向前进。两岸民间社会已在同步反思孙中山联俄联共的党国体制给中国及台湾带来的深重的灾难,台湾社会精英已开始酝酿修宪巩固台湾民主化与本土化政治的成果。

台湾在两蒋白色恐怖与独裁时代,台湾青年尚且不屈不挠坚持反抗。六十年代台湾军中青年施明德组织策划上千名军内外热血青年试图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国民党统治。七十年代,台湾热血青年在美国纽约行刺蒋经国未成功,但已经极大地震撼了党国大佬们。后来更发生美丽岛事件推动台湾青年投身民主化与本土化政治进程。这些都会投映到海峡这边的中国大陆来的。实际上这些拍摄施明德在国民党两蒋时代组织策划军事政变的电影,这些台湾青年刺杀蒋经国的传奇,这些美丽岛事件台湾民主先驱的故事都会象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一样激励中国大陆人民。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7/2017

阅读次数:1,2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