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段新旧交织、险象环生而又充满希望的历史期间,旧的枷锁逐渐被打破,新的秩序将要破土而出,新生的美利坚民族在时代的大河里掀起了惊涛波澜,不断冲击旧时代的污泥浊水,频频叩击现代文明的门扉。

历史像乌银一样,在寂默中不曾褪色,在岁月中发出古旧的光泽。

一片东西濒洋、三面临海、五大淡水湖交错环绕的新大陆,一个历史短暂却又饱经世变、以移民和多元文化著称于世的国度。它曾经是美洲原住民生存繁衍的一方天地,欧洲列强侵占控制的殖民地,后来却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屈的新兴民族,在那个风云激荡的时代走向联合,在血与火中直面强暴,而后,在一块没有历史的土地上缔造了一个自由独立的国家,创设了一个垂范百世的制度,让后代人在时光里长久地传颂,研析,追鉴。

这个国家就是美国。这段历史就是十八世纪下半叶的美国独立建国史。

美国的独立建国不仅是北美大陆破天荒的大事情,也是世界历史上有着深远影响的一幕,人类争取自由史上华美煌煌的篇章。当历史航船驶至十八世纪中叶的时候,大英帝国一个半多世纪以来的殖民迷梦已做到了尽头,它的横征暴敛、暴虐无道、残民以逞,让一个素有自治传统、怀揣自由梦想的半开化民族长年累月地抗争,如此执着,却又坚韧,不屈不挠地喊出了时代最强音。

这是一场以卵击石的战争,一场弱小民族以悲壮之势对抗全球头号殖民强国的艰难斗争,简直可以说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但这是一次高扬正义旌旗的宣战,一份慕思自由、追求平等、渴望尊严同时力图将一片蛮荒之地变为希望之地的努力。并且,在文明的意义上,美利坚民族的独立建国,不仅仅是这个民族对宗主国大不列颠王国暴政的反抗,也不仅仅是世界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殖民地争取民族独立的战争,而且也是人类追求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首次尝试,是地球上一个民族以人权原则建国的首次尝试。换言之,放眼当时的世界,这里有全新的思想、全新的理念、全新的追求和梦想。



故此,这又是一场摧枯拉朽的思想革命,一场破旧立新的制度变革。在那段新旧交织、险象环生而又充满希望的历史期间,旧的枷锁逐渐被打破,新的秩序将要破土而出,新生的美利坚民族在时代的大河里掀起了惊涛波澜,不断冲击旧时代的污泥浊水,频频叩击现代文明的门扉。在这片蒙昧、落后、动荡不安而又为世所瞩目的北美大陆上,他们不仅培植了宪政共和的新苗,还为这个国族积累起了丰厚的精神资源,犹如栽种了一棵棵绿叶成荫的果树,留作当世以至子孙后代享用的果实,纳凉的处所。

短短数十年间,这片土地上一大堆聚积已久的难题危机得到化解,一连串旧大陆不可企及的愿景目标成为现实,尤其是,在一个到处还是君主、国王、帝王、僭主和世袭制的世界上,一系列或惊世骇俗或前所未有的原则得以确立:天赋人权、主权在民、法治共和、宪法至上、普选代议、三权分立、权力制衡、军政独立、联邦体制、有限政府、政教分离、民族自决、一切权力来自上帝和人民、军队之职责在于服务国防而不可施于内政……他们为新大陆奠定的秩序将惠泽于后世的生民,也为世界提供了可供借鉴的参照系,为人类对自由的梦想提供了一方存放之地。

而我,一个历史题材的作者,这些日子以来通过伏案写作的方式,来回首这段风起潮涌、激荡人心的历史,去探访一个个恍如梦境而又清晰如昨的历史场景和历史故事,或许不经意间,也将自己的震撼和感动呈诸了笔端。如今,终于走完了这趟长途的文字跋涉,除了脱稿后油然而生的满足感以外,它终于让我生出了一丝疲累。 但我将感激这一趟文字之旅,并会永远记住那些如乌银般未曾褪色的历史在纸页间散发的光泽。

写于二0一三年十一月九日至十一日

注:历史作品文集《美国往事》,楚寒 著,九州出版社出版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