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5日,著名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抄家拘押,2月即被控“分裂国家罪”,9月17-18日在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出庭受审。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分裂国家罪”是中国大陆最严重的政治罪行之一,外界估计伊力哈木面将临至少十年的刑期,但是今天2014年9月23日,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判处无期徒刑。

而伊力哈木其实早已意识到自己将承担的这个巨大苦难,他曾说:“我哪里也不去,维吾尔人的问题在中国,解决的办法也是在中国。如果一定要坐牢,那么我会呆在中国的监狱里,出狱以后我还是会在中国寻找维吾尔人的前途。如果我死了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我安葬在我的故乡,这一点幸福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众所周知,伊力哈木一直反对分裂,并以和平、温和的意见表达方式来探讨解决新疆问题,但他却被以“分裂国家罪”的名义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这种捏造罪名、以莫须有的重罪来严惩言论和意见表达的做法,既违犯中国宪法和法律,也践踏了国际人权标准。

在法庭上,伊力哈木是这样陈述的:“我一直以来拥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从没想过分裂国家,没有参与任何分裂活动,更没有组织什么所谓的分裂组织。我提倡依法治疆,包括落实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尊重法制,尊重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平等就业,消除歧视,包括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身份歧视——。”

我们有必要更加全面了解伊力哈木对新疆问题的主要观点和言论,感谢唯色女士为我们做了如下的整理:

伊力哈木:“其实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

伊力哈木:“我在新疆看到,它越压制宗教,维吾尔人越保护这个宗教…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一再高压,而是要首先对自己动手术。治理不好自己,它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治理不好自己,不去改变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和思维,不尊重人民的发言权,包括民族自治的权利,那么维吾尔人与政府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伊力哈木:“2009年我被软禁时,曾告诫中国过政府,将来维吾尔族类似的抗议事件可能会形成一种抗议运动,而且其规模是过去60年你们没有见到的,你们会看到越来越团结的维族人。我现在也大胆预测,如果政府不改变对新疆的政策,那么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可能选择和与政府抗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诉求。”

伊力哈木:“有些汉族学者说,维、汉面对的问题基本上是一样的。我部分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从人权、法治、民主的角度,维汉面临的是共同的问题。不过维吾尔族还面临一个特别的问题,就是社会资源。我们还要面对民族歧视和宗教等问题……因为我们和汉族主流文化,包括语言、长相、信仰等方面差别很大。”

伊力哈木:“现在新疆是“一村一警,一警一户”,这是张春贤去了之后实行的政策,也就是,一个村一个警察所,一个警察负责一个户。走访的人员有干部,还有政府聘用的一些失业的人,甚至是不良青年,或拿了政府补贴的人,以及警察、特警等等。如果有人随便闯进我家,我绝对不接受。”

伊力哈木:“目前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的排挤和歧视是很系统的,而且是政府带头…维吾尔族对政府不满,在内部是没有分歧的,而且是全面的。政府在新疆那么多年,并没有培养出维吾尔族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有,但是很少,没有形成规模…我觉得这一点上,新疆的政策很失败,连这个都没有做到。”

伊力哈木:“到现在为止,我那么困难,我没有寻求过任何国家的资金支持。 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走狗,我是一个有独立人格,能独立思考的人,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我首先负责任的是对我的民族,我的家乡,我的国家。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走狗。”

伊力哈木:“我崇尚美国的制度,我喜欢美国的学术自由,我喜欢美国的价值观,比如人权的保护,少数主义的尊重,宗教自由,媒体自由,民主等等。但有一点,我不是美国人。我也不认为维吾尔问题靠美国就能解决,维吾尔问题最终还是靠维、汉的相互对话来解决。”

伊力哈木:“我不想对国际社会呼吁什么,我们需要中国政府要用负责任的态度,反思自己的新疆政策。不要把一些个案政治化和民族化,要讲证据。”

如果说审判伊力哈木是对“依法治国”的嘲讽和戏弄,那么判处他无期徒刑,则无异于对正义和人权的蹂躏和践踏。伊力哈木案是专政下的政治审判,是对和平异见者毫不容忍的表现。这个无期徒刑的判决只会加深维族人内心深处的愤怒之火,对于当下新疆问题的解决有百害而无一利。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一荒诞的判决也正在唤醒更多汉人的良知,使他们更加理解和同情维吾尔人所遭受的歧视和压迫。

最近几年,中共不断加剧对温和的政治异见人士的打压。许志永这么理智的法律人被抓;铁流这么大年纪的作家也抓;伊力哈木这么温和的学者也不列外、并以莫须有罪名重判。对一位维族学者因言论判终身监禁,再次证明当局对少数民族异见人士和良心犯一律加倍重判的恶劣行径。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让良心人士再一次强烈地感到生活在这样一个法治全无、滥权毫无制约的所谓“三个自信”的时代是怎样一个莫大的人权灾难。

而在这样的黑夜中,伊力哈木原本可以抛弃良知和责任,去过上个人舒适的生活,但他却选择了担当和苦难。或许李方平律师的这句话,会让我们更加理解伊力哈木和他所选择的道路——“我又想起伊力哈木宣判前会见所言:请你转告我的家人、我的民族,不管什么样的判决都不要有仇恨。” 即使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他仍坚韧不拔地呼吁民族间的平等与和解。

我们强烈谴责当局对伊力哈木的非法重判,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这位和平的异见人士,结束文字狱,改变当局在新疆实行的歧视维吾尔族人的经济开发政策和高压的“安全”政策,通过平等对话协商解决“新疆问题”。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