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松林博士代表大陆民主运动同仁许万平,张林,李海,齐志勇等,宣读了欧阳小戎执笔的公祭杨天水先生祭文

或曰:百年苦短,红寰易变。夫求自由而不可得者,民也;谋宪政而无所成者,国也。旧厦崩摧,虽天命使然;新法易立,岂无人事之功?诸公衮衮,凡百一十九年,前有谭壮飞引颈横刀,后有彭令昭血泊仆身,纵专政之极而不能摧沒。

杨公同彦,又名天水者,宿迁泗阳人氏,少闻启蒙,早怀异志。忽然六四风起,先激尔后悲,继于愤起,奔走结社,以求民主,而终归于囹圄。十载铁窗,换来家破。先生不以已悲,奔波于江湖,但有促进吾国民主宪政之事,巨细必勉力为之。昼食薄粥,暮宿凉榻,经月历载,年轮往复。寂寞处笔耕自遣,著述累累,名与文俱传。留孤闭苦闷于已,示温良宽厚于人。所到之处,无不交口称赞;辞别之后,多留惆怅情谊。人皆以先生必当再赴囹圄,先生对曰:“在外一日,便是恩赐福缘,何惧?”经五年,复入囚笼,庭上慷慨陈词:“庶民谋中国之进步,何罪之有?”终又陷一十二载。

西历二〇一七年,脱牢笼在即,噩耗袭来。初闻癌,复西归,恍如见国破,一缕摧心肝。

世界大潮早成浩荡,唯吾国蔽。学校如集中营;工厂似奴隶窟;少失天真,老无所依;终日奔波,难凑老病时一针之费;华服纨绔,一夕挥尽金山;天不复青,水难再绿;良田亿顷水泥盖之,沃野千里黄沙漫天;休言仁义,岂不知权势为何物?莫道温良,孰能敌纸醉金迷?春秋大梦,自欺欺人。叹人世几何,卅余年来,仍有挽天命,尽人力之辈,以囹圄为维新之路,化凄苦作自由之魂。有能近谭、林二君者,非天水杨公莫属。今杨公西逝,草木虽不知悲世人,苍天可曾怜我华夏?吾人尚有廿、卅余年,愿捐之为自由之故。生不能为白由之人,愿死为自由之魂魄。

悼曰:承先生志,平野阔敞请迎民主;启后进门,狭道窄开乍通天国。

哀哉!

愚生欧阳小戎悼

西元二O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欧阳小戎-打赏-大

欧阳小戎-公众号-大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