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二期:独立中文笔会关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声明

Share on Google+

(2012年10月13日)

 

瑞典文学院继2000年首次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给法籍中文作家高行健先生后,今年再次颁奖给中文作家莫言先生。独立中文笔会在此祝贺莫言先生作为首位居住中国的作家荣获这项国际文学界的最高荣誉,继本会前会长、荣誉会长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和平奖后成为拥有诺奖殊荣的第二位中国公民。另据报道,莫言先生获奖后在家乡举行的记者会上,期望被判刑11年的刘晓波先生能尽早重获自由。本会在此表示衷心感谢,也期望莫言先生作为中国作家协会暨中国笔会中心副主席,与国际笔会全体会员一起,继续秉承笔会维护言论自由的宗旨和传统,更加关注中国言论和写作自由现状,尤其是关注刘晓波等因言获罪而遭受压制以至系狱服刑的中国作家同行,促使他们尽早恢复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作为文学团体,一向注意到莫言先生对中文文学的长期贡献,是中国当代著名小说家,正如瑞典文学院颁奖公告所表彰“以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题材融为一体”,创作了大量短、中、长篇小说,以代表作《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苔之歌》、《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四十一炮》、《蛙》等闻名海内外,获得港、台及各国多种文学奖项。莫言先生的小说重在讲述中国专制社会中普通小人物的不幸生活、遭遇和抗争的故事,在中国当代专制的高压下,具有其独特的现实主义写作风格。值得注意的是,莫言先生将其它各国专制下发展起来的反专制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手段融入专制中国的文学传统而得以成功,并获得国内外最高荣誉,成为继1965年前苏联作家协会主席肖洛霍夫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二位共产党官方作家,作品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文学造诣的突出,显然是得以荣获诺奖的主要考量。

独立中文笔会作为作家人权团体,另一方面也遗憾地注意到,莫言先生长期以来忽视了笔会维护作家言论自由的宗旨,其作品的现实主义倾向和官方作家政治人格的矛盾冲突之大,在获得诺奖殊荣后而因此引起的广泛争议,也格外引人注目。莫言先生近年来在国际访问尤其是在2009年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和今年论坛书展的言行颇引人非议,今年参与官方组织的百名作家、文艺家抄写祸害中国文坛达七十年之久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更有失笔会会员身份而令人不值。因此,本会也在此提请莫言先生注意这些缺失,以真正无愧于诺贝尔先生遗嘱中所希望的“在文学领域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杰出作品之人士”的殊荣。

同时,独立中文笔会希望莫言先生及支持其获奖的海内外各界人士能记得古人的一句名言:“国家不幸诗家幸”,并呼吁大家关注以下基本事实:中国目前仍然并非具有真正言论、写作和出版自由的国度,中国当局多年来执行的新闻和出版审查制度极大地限制了公民言论自由,严重损害了作家创作自由,使大量有才华的作家失去了人身自由、创作环境尤其是中国大陆发表作品的机会。根据笔会的资料,至今仍有30余位中国作家和新闻工作者因言获罪被关押在狱,此外还有大量作家因作品遭受不同程度的人权侵犯,他们中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和荣誉会员就有:正在服11年刑的文评家、政论家、诗人刘晓波和因他获诺贝尔和平奖遭软禁与外界失去联系近两年的妻子、诗人刘霞,在坐牢9年获释后不久前主要因一首诗歌又被判7年徒刑的作家朱虞夫,坐牢10年后又被判刑12年的小说家、诗人杨天水,正在服10年刑的记者、诗人师涛,正在服10年刑的维吾尔小说家、诗人亚辛,服刑15年后至今仍遭软禁下落不明的蒙人作家哈达,因作品遭毒打酷刑而在年初被迫出走美国的北京作家余杰,去年被迫流亡德国的四川作家、诗人廖亦武,前不久被拘留后取保候审的北京作家焦国标,被禁止入境中国的旅英小说家马建和旅德诗人贝岭等。

独立中文笔会也在此呼吁中国当局认清世界文明潮流,积极融入普世价值和现代政治文明的主流,立即恢复刘霞女士的人身自由,立即无条件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释放笔会会员师涛、杨天水、朱虞夫等所有因言获罪被关押者;同时也希望莫言先生和中国各笔会中心会员,和我们一起在弘扬中文文学的同时维护中国宪法规定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

国际笔会是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致力推进世界各地作家间的友谊和理性合作,为言论自由奋斗,代表世界文学的良知。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的145个分会之一,抗议中国当局对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监禁、骚扰、监控,致力于结束中国对互联网的监控和对自由写作的种种限制。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和维护言论自由及有关刘晓波先生的更多信息,请参见 https://www.chinesepen.org

 

阅读次数:26,0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