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槽边往事

在中文互联网上,“犬儒主义”经常用作批评他人的武器。这四个字如同一个真言,仿佛只要轻轻念诵就可以不战而胜。效能几乎与“资本家的乏走狗”七字真言相当,可能打击力度上还要更大一些。走狗只是行为,但是犬儒的说法则特别包含了相当程度上的道德指责。

问题是,人们在使用犬儒主义这个概念的时候,经常犯下几个明显的错误。第一个错误是在动物学范畴内,错把鸵鸟当成了狗。

传说中鸵鸟遇见危险,就会把自己的脑袋插在沙子里,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骗自己说:我看不见你,那么你也就看不到我—这是鸵鸟主义。许多被批判为犬儒主义的人,其实是鸵鸟。骂鸵鸟是犬儒,这是对鸵鸟的极大恭维。无论是哪只鸵鸟,拔出脑袋发现别人送来犬儒主义的牌匾,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羞愧之情,反而会憨厚地笑着抱拳致谢:不敢当!

犬儒主义包含着大勇敢。一个真正的犬儒主义者必须否认金钱、权力、名位、社会规范的价值,愤世嫉俗地认为那是一种伪善。那么,他也就没有任何理由要把脑袋插进沙子里去。相反的,犬儒主义者光着身子躺在木桶里,在闹市口泰然自若晒太阳,旁若无人打飞机,面对亚历山大大帝这样的英雄人物,也毫不耐烦地要求对方让开点,别挡住日光。

鸵鸟哪里犬得起来?

第二个错误以为批判犬儒主义非常安全,所以批判得都快上瘾了,恨不得每天静脉注射。犬儒主义贵为古希腊四大学派之一,怎么可能随便来个人用弹弓就能打倒?围绕着所有社会价值,犬儒主义提出了一系列否定。早期它还保留了对于德行的坚持,后期的犬儒主义连这一点坚持都放弃了,构成了一个360度的圆形防御体系,任何理念试图靠近或者攻击,都会遭到犬儒主义毫不留情的消解和否定。

因为犬儒主义重在否定和消解,批判它的人就误以为它并没有明确的主张,天真地以为可以攻击这一点。但是,一个人既然反对犬儒主义,那么他就有责任提供一整套坚固、明确的价值观来。他认为犬儒主义消解一切,反对一切不对,那么,他要旗帜鲜明地站出来支持点什么,坚持点什么。那我们来看看,所有反对犬儒主义的人在批判完了之后,自己提出了点什么东西没有?

在网上,批判犬儒主义非常简单。绝大部分的批判止于批判,是出于一种极为鸡贼的考虑—因为我批判了犬儒主义,自然说明我有所坚持,请大家膜拜。至于说我坚持了什么?呵呵,你们自己慢慢想,我是不会说的。但凡宣称什么价值,并且坚持守护,就必须付出代价。批评犬儒主义的人并不想付出任何代价,这是问题关键。

所以,批评犬儒主义一点都不安全。听众总有一天会问出那个致命而又尴尬的问题:那您主张什么呢?您为您的主张又做了什么呢?然后,他们就能看见面前有只鸵鸟正把脑袋插在沙子里。

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做出犬儒主义的宣称,和是否过着犬儒主义的生活,这是两回事。同样的,批判犬儒主义的人,和本身是否关着犬儒的生活,这同样是两回事。当一个人的行为和他宣称的理念之间是背离的,讨论各种主义就变成了极为油滑和轻浮的事情。而所谓个人立场,也就脱离了真正的价值判断,而变成了某种针对观众的表演或者法术。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在这个时代里,真正称得上是犬儒主义者,而且能做到奉行不二的人,同样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人都是实用主义者,什么理论对自己有利就临时抓过来用一下。今天一个人可以是科技进步主义者,大谈现代医学反对中医,明天他就可能在庙里烧香,而且要选择最为灵验的财神;正如今天一个人可以是环保主义者,在网上为动物皮毛制品而愤怒,但今晚降温,他家就照样所有房间空调开到最大。

这样的做法真的非常不严肃,以至于让人觉得一切都是表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