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龙应台出任台湾文化部长

报载台湾大选以后内阁进行改组,著名华文作家龙应台入阁担任文建会主委,由于文建会即将改为文化部,龙应台也将成为国府第一任文化部长,读罢这则消息,感到十分欣慰,也有一些期许。

龙应台是一位蜚声文坛的女性作家,文笔温柔字词优美,情感细腻亲切动人,以有情的眼光观察周围世界,文章具有很深的融和力与感染力,比如在短文“目送”中,龙应台这样表达了一位母亲对于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依依不舍的心情,“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这里的一句“不必追”,真是道尽了人生万般的无奈和遗憾,也道尽了可怜可叹的天下父母心,非有切身的体会和感受,难以写出这样深切的伤感(因此有人认为“目送”堪称“背影”的姊妹篇)。

与其他同时代的华文作家不同,龙应台除了很多温馨婉约多情善感的文学作品以外,还有大量的褒贬时事议论社会的政论文章,特别善于从历史,社会,传统,心理角度解释社会现象和政治问题,秉持道义良知为草根民众发声,影响之大甚至超过了其文学作品,从这一点来看,说龙应台是当代华文世界最有影响的作家应当是不为过分的。

有异于传统的激扬针砭的文章,龙应台的政论作品,更多了一些女性的细腻温和,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读来另有一番感受,容易令人产生理解和共鸣。比如在给胡锦涛的一封信“请用文明说服我”中,龙应台采用以情感人的柔性劝说方式,呼吁中共当局推动民主改革,“如果中国的价值认同是由一群手持鞭子、戒尺和钥匙的奴才在垄断它的解释和执行,而独立的人格、自由的精神是被打击、戒律、监控的对象,请问,我们谈统一的起点理由究竟是什么呢﹖而我对中国的情感还是有条件的,台湾还有很多热爱、深爱、无条件地执着地爱中国那片深厚土地的人——您又用什么东西去跟他谈统一,而他不致被人嘲笑、咒骂呢?锦涛先生,您容不容许媒体独立,您尊不尊重知识分子,您用什么态度面对自己的历史,以什么手段去对待人民,每一个最细小的决定,都系在文明这两个字上头。经历过野蛮,我们不得不在乎文明。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我愿意诚恳倾听”。龙应台在这里把两岸的统一与否和大陆的民主化连在一起,期望能唤起中共当局的深思。

在台湾2007年发生特支经费案,直接影响马英九能否参加2008年总统选举时,龙应台发文(“自首报告”)力挺前老长官,也是用了一种感性激情的方式,“谁在乎马英九?但是台湾的未来,不能不在乎。这个政治人物在或不在2008年的历史里面,会影响到台湾的未来。是在今天特定的语境里,我认为谈一谈我所看到的马氏人格特质,以及这个人格特质和民主文化的关系,可能是有历史意义的——-马英九这一个政治人物的品格特质,应该被怎么看待呢?我们应该把结党营私、互通有无的江湖帮派做法看做政治的正统而批评马英九的”清净自持“是一种不懂权术、昧于现实的政治幼稚病?还是把马英九的特质里对于”公“的固执看做一种现代公民社会的重要价值,可以坚持,值得追求”?龙应台在这篇文章里以个人的亲身经历为马英九的操守作了有力的背书,深深地影响了台湾的很多普通民众。

一个国家的力量,不在船坚炮利,不在经济GDP产值,而在于文化。当年清兵入关,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征服华夏建立了庞大的满清帝国,可谓天下无敌国力超强,但是曾几何时,竟被先进的文化反向同化,渐渐溶于儒教之中,其后中华文化仍然屹立不倒,满族文化及其帝国反倒无影无踪了。前苏联帝国在全盛时期,与美国并称世界仅有的两个“超级大国”,严格实施计划经济,强力推动工业现代化,整军经武全球扩张,在空间技术,热核武器,远程导弹,海陆空军战力等方面,与美国几乎并驾齐驱,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美国,但是由于没有先进文化的支持,一遇社会动荡,竟于数年之间土崩瓦解轰然垮台,美苏两个超强之间的竞争,最终还是文化软实力决定了结局。

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人民向往的中心,吸引了全球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理念的移民(甚至还吸引了大陆独裁体制的拥趸—–高官,二代,五毛,左派,愤青,王立军之类),不仅仅是因为美国具有先进的民主制度,健全的法治社会,富裕的经济社保,发达的教育科研,洁净的自然环境等等,而是因为美国的文化,以及与之相应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美国最吸引人的地方。这种建立在普世价值之上的理性人道,尊重生命,平等自由,公正诚信,包容宽恕,互助博爱的文化,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文化,也是美国最强的国力,影响世界独步全球,渗透扩散无人可挡。这也说明为何在世界各地,从南美国家的贫民窟中,非洲的部落帐篷里,阿拉伯世界的传统市场上,甚至古巴北韩的铁幕后面,都能看到美国文化的影响,这正是美国真正的实力所在。(美国文化的一个新近的例子是,2007年4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美国弗州理工学院枪击案,韩国学生赵承熙在射杀了32位师生后举枪自戕。这个学校的学生在追悼32个师生的被杀的同时也祭奠了自杀的赵承熙:“我们不是失去了32个生命,而是33个”)。

中国正处于历史变革的时期,目前无论专制当局,普通百姓,保守左派,激进右派,至少在口头上,咸都认为中国或迟或早都应当建立民主的制度(虽然在民主的内涵方式时间路线等等方面还存在着不少的争议),但是“徒有民主的架构是不够的,因为填到架构里头去的,还是你自己的传统的文化。如果传统文化长不出民主的新精神来,那个架构是没多大用的”(波普尔)。

龙应台一向被认为是具有浓厚的大中华情结和炎黄意识,曾在马英九主政台北市府时担任文化局长,被誉为知识分子参政的典范,日前在其就任台湾文建会主委时,明确表示要发挥台湾软实力,加强对外的文化合作,相信今后台湾与大陆的交流将会进一步加强。大陆和台湾现在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台湾虽然幅员较小,但是代表着先进的社会形态,自由民主的文化软实力(也是源自美国)是其最大的优势,远远胜过大陆落后的封建专制文化。大陆台湾同文同种,加速两岸的文化交流,将会促进先进文化的迅速传播和落后文化的衰退没落,有助于推动大陆的文化转型,接受普世价值,学会宽容谦卑,引进现代公民意识,培养理性人道公平正义的新精神,为将来的宪法政治打下基础。这种文化交流实际上是一种民主的催化剂,有力地从外部促进大陆的政治变革,而龙应台出长国府文化部,相信这种催化剂的作用能够得到更大的发挥,甚至或许能够先于两岸经济政治的统合,而提前开始“文化光复大陆”,“文化统一中国”。

2012年03月11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