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听说苏格兰人民已经决定啦,说咱们四个国家还在一起。我对于苏格兰人民做出的的这种选择,是十分感动的。

在选举的过程中,我曾说过,如果大英解体啦,你还不如敲碎我的心脏。

我知道,全世界的资本主义都与我们同心同德。大英可以多难兴邦,继往开来。

这次公投之后,四项基本原则得以确定——我们四国之间国格平等,各国有民族自决权。我们搞一国四制,互不干涉。我们不会掠夺苏格兰人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而不给钱,我们不会让英格兰人民在威尔士而不能参加异地高考,我们不会让到伦敦居住的北爱尔兰人办暂住证。

2011年,大英解体论者在苏格兰上台,并承诺民众要让苏格兰从大英独立出去。当然,我们中央的决定权是很重要的,我们可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逮捕他们,但是不行啊,我们是个文明的帝国,我们必须承认苏格兰人有民族自决权。

我讲的意思,我不是解体论者,苏格兰著名股票经纪人唐纳德,那是我的父亲。我当然希望我们四个国家在一起。但是你问我资持不资持苏格兰独立,我说我资持,这是他们的民主决策我怎么能不资持。

因为苏格兰独立一直是个月经话题,所以本次采用一个“Yes or No”的选举决定是很正确的。通过这次选举,苏格兰不仅留了下来,并且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女王为中心的资本主义帝国,高举市场经济理论和保守主义重要思想,全面贯彻落实资本主义。苏格兰人的表态承认了,依靠我们的强大的议会和国防,苏格兰和我们,都会变得更好。

当然,我也要向苏格兰的大英解体论者致敬,你问我们南边的观众听没听到你们的声音,我说我听到了,我就明确告诉你这一点。藉由这次选举,我们可以摸着石头过河,探索出一条更符合科学发展观的国家治理模式。

现在,苏格兰的解体论者和大一统派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调整,双方要友好地坐下来,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以改善整个苏格兰的社会总福利。当然,其他三个国家也要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一同向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迈出坚实的一步。

对于那些对宪法承诺的选举权持怀疑态度的苏格兰人,请允许我说,这次选举也是按照基本法,按照选举法的。我们十分肯定,与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不同的是,我们兑现了宪法的承诺。并且这些选举者的权力会被尊敬、保护和加强。这些权力同样适用于其他三国。

我们听到了关于加强威尔士民族自治权的建议。在北爱尔兰,我们也要让基层政府部门更加有效地运转起来。最后我发现,哎呀,英格兰被我们大英给遗忘啦!我们得关注英格兰民众的呼声!英格兰的民众也是要有自决权哒!像苏格兰独立的投票一样,有关削减英格兰的政府开销与福利的公投也要速度搞起来,我们应为此迅速成立一个专门事务委员会,将此事排入日程表中。我希望我们的劳动党,哦不,在我们这里应该叫工党,也对此有所作为。

公投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这其中掺杂了许多感情。苏格兰的选举政治进程,已经深刻得印入我大英帝国人们的脑海中。这是民主的胜利,这是大英帝国古老民主传统的延续。

记住我们的注册投票人数和实际投票数,我们将为此感到骄傲。我们将感到如此幸运,我们的关键问题不用出动坦克、军队,不用罗列一堆口袋罪关押一批政治犯,更不用发动群众搞没文化的大革命。我们可以平静地、从容地通过一个小小的投票箱解决,用一句我们英国的古话来讲,叫“闷声大发财”,这是缀好滴。

回顾过去,继往开来。我们必须向前看,每个人——不管他们通过什么方式投的票——都参与到国家的治理中,一起给大英帝国创造出更光明、更辉煌的未来。

天不生大英,万古如长夜。

卡梅伦

2014.9.19

来源:Liber tarianism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