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三度政党轮替,两党良性竞争或多党互动应该越来越成熟,民主普选也应该越来越受尊重,尤其是两岸四分之三地区的民众尚未一人一票,中华民国在宝岛的宪政实践,别具意义。

二二八是悲剧,中央政府知道问题严重,特别派国防部长白崇禧来台调查并宣慰:行政长官公署改为省政府,各级长官先选本省人,同一职务本省外省同酬,共党之外的参与者从宽免究。期间以至其后捕杀的人不少,寃枉的也所在多有,只不过,台湾共产党确实积极活动,谢雪红更有武装“起义”之举,其二七部队﹝即民主联军,命名因二月二十七日发生惨案﹞一度攻占台中市政府及军械库等数处,声势不弱,而彼时国共在大陆已打得不可开交,剑拔弩张之下,省政军警焉能不绷紧神经,有杀错冇放过?请注意,这话不等于杀得好。

蒋介石在台湾维护中华民国正统

中共“开国”﹝似乎此前之国不算﹞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但早在一月底已进北平,国民政府之前虽极力抢救平津知识界,特别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但领情上飞机者稀,以为不过换政权而已。蒋介石于共军入城前下野,却坚拒出国,且几个月前的四八年,经已将中央银行黄金和故宫博物院重宝密运台湾,做长期准备。民初时,政府无饷之苦,蒋委员长深深了解,自古以典章文物代表国家,他当然也明白。因此,克难时期的自由台湾,才有一点点本钱;四七年底的宪法,借着完备的典章制度,维持了中华民国正统,而联合国的席位也保护到一九七一,整整二十多年。现实上,PRC替代了ROC的国际代表权,庄敬自强、十大建设却造就了经济起飞的奇迹,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诚然,台湾有所谓白色恐怖,从二二八的一九四七到一九八七的解严──解除戒严,四十年限制了自由,很多人因匪谍罪身陷囹圄,甚至死亡。但在台湾生活过的人、读过书的侨生都可以作证,六十年代的台北,通宵夜行无人管,那可是戒严时间啊!同一时期的大陆,什么状况呢?首先,共军进城不久,思想改造已在酝酿,十一月就有朱光潜的“自贱文”,再经周恩来﹝总理﹞五小时以身作则的自我批评,京津二千余高知感动之余,纷纷努力自批并互批,所谓“中国脊梁”无不摧折。几年后,反右时的五六十万“运动员”,连家属高达几百万?大跃进三面红旗创造饿死三四千万的人类纪录,波及的人口数字和几年后的十年文革旗鼓相当。

请问:以上恐不恐怖?老实说,不敢说,因为没经历过,文字图片视频倒看了不少。如果台湾的叫“白色恐怖”,毫无疑问,大陆的叫“红色恐怖”,或者“血腥恐怖”比较视觉嗅觉齐备。

假如当年共军占领台湾或者和平统一,台湾会怎样

讲到毫无疑问,请看:

二二八起义成功,会发生什么事?

四九开国的十月下旬,解放军东渡金门,而且已经登岛,可惜三天之间全军覆没,否则解放成功;

九年后,八二三炮战,厦门发炮百万,造就金门钢刀名闻天下,又开单打双休的半战争先河,如果解放军赢了国军,台湾能不插满五星旗吗?

回头再看蒋中正,如果他内战输了走人,台澎金马拱手让给“历史和人民选择”了的中共,伟大祖国早就“和平统一”,什么白色恐怖、严防匪谍、党外团体、政党轮替、转型正义、前瞻计划、一例一休,通通没有,因为从未发生,也永远不会出现!

民进党朋友们,请不要再恩将仇报!柏杨坐九年牢出来,不恨蒋经国。民国的大陆时期,最高层级的会议记录,中共高层马上收到;胡宗南包抄延安,毛等及时逃逸;傅作仪仗无不胜,竟甘愿交出华北几十万大军给兵临北平的解放军,为什么?因为,共谍正在担任文书,司令官旁边的人﹝包括亲人﹞就是地下党!?

刚刚才败退大陆,惊魂甫定,犹如惊弓之鸟,台湾不实施戒严,怎能保持宝岛风采、美丽岛名称、福尔摩沙靓译呢?

蔡英文总统:您是明理人,第一次出访签名时写“台湾总统”,外加省畧的字母ROC;第二次外访签名前手拿纸条,谨慎地写上“中华民国总统”。何以前后一年,有此转变?因为阁下知道这整全称呼才是您庄严的身份!今天,继“去蒋去孙去中国”,立法院将要强行以多数通过所谓“促转条例”,一旦投票,所有“威权时代”的所谓不义,无论建筑物、大小街道、各级学校的中正二字,必须剷除。

锐夫一介百姓,恳求蔡总统以史为鉴,设法煞车,适可而止。并呼吁民众大力发声制止,不能再让对岸以及世人看笑话了!

开放2017-12-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