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员应该回顾历史,深刻反思,应该勇敢的捍卫自己的权力,像张志新、彭德怀那样,敢于冒着生命的危险,丢官的可能,讲出真话,捍卫真理,无私无畏。

中共编了多种版本的党史,其中包括大中学校教材,这些党史主要是写中共的“伟大、光荣、正确”。

“文革”中,我两次入狱,反复回顾中共历史,看中共党章,发现其中很多不实之词荒唐之语,我写下了批判,提了修改建议,出狱二十年后,2002年我在香港出版了《狱中上书》,其中有《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一章。

我认为现在中共党员应该思考更多的问题,比如:

(一)关于“土地革命”问题

中共第一次“土地革命”是从1927年到1937年,第二次土地革命,始于四十年代后期开始的暴力土改。

1955年高级社和1958年公社化,被称为社会主义革命,实际上也是“土地革命”,把全体农民的土地变为公有,1958年开始的城市工农业改造,把城市的全部土地变为国有。

这几次“土地革命”,都是在掠夺私人的土地财产权,第一次“土地革命”和后来的土改是掠夺地主富农的土地所有权,这样掠夺是违背中华民国的宪法的,民国宪法保护国民私有财产。后来的公社化是掠夺全体农民的土地。

把掠夺抢劫说成是“革命”,当然是错误的。中共当局非法掠夺土地的历史,不被中共高层承认,于是在二十一世纪,又出现在城乡社区改造中掠夺城乡居民宅基地现象(注1)。

(二)不能用党的纪律剥夺党员的公民权利

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公民有人身自由,党组织如果侵犯了党员的这些权力就是违法。共产党员不但在党的会议上可以发表意见,还可以上书中央,可以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党组织不应该用党的纪律来限制剥夺党员公民权力。

最近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发文《党纪不允许党员在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2011-05-25),说共产党员决不允许公开发表与党中央决定相违背的言论等,一共讲了五个“决不”。这反映党内产生了分歧,有争议,说明党内又要强行统一思想了,翻看中共九十年历史,中共自己承认的错误决策比比皆是,最著名的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阶级革命的理论”,写进了党章,写进了党中央的决议,后来中共自己承认那是错误的,但在这个理论盛行的年代,谁说错误,谁就是“反革命”,谁就会被枪毙。

现在的中共党员,如果他真要真心诚意代表老百姓,他就应该勇敢的捍卫自己的权力,像张志新、彭德怀那样,敢于冒着生命的危险,丢官的可能,讲出真话,捍卫真理,无私无畏,党的决定错了,就应该抵制。不能用党的纪律来剥夺党员的公民权力。

(三)中共党员有话讲出来,要不虚此一生

我的一个党员朋友,背后悄悄的对我说:“老朋友啊,我是共产党员,我不能随便说话,我更不能随便参加活动,否则马上开除,停发退休金”,为什么如此胆小?

我接触到一些中共党员,私下里有很多高见,我也常向他们请教,并向他们提议,可以在党的会议上发表高见。为什么不可以把自己的观点写出来,如果媒体不让发表,可以寄给党组织。本人不是中共党员,在监狱中还给党中央写了几十万字的上书,你们为什么不写呢?有人说没有用,我的意见是,不说白不说,不写白不写,写了留个底稿,现在没人看,将来给孙子看,说不定多少年后孙子看后会竖起大拇指说:我爷爷当年真了不起!

(四)党庆不要关起门来自吹自擂

为了九十年党庆,中共利用手中垄断的资源,铺天盖地宣传“丰功伟绩”,歌功颂德。投入那么大的财力、人力、物力,庆祝自己的生日,这是公款私用。

中共九十年大庆,应该是一个总结经验教训,回顾历史的大好机会,中共过去不知道兼听则明,把敢说话的人关进监狱,软禁监控,这是错误的。现在应该开放言禁、开放媒体,停止网络封锁,听听反对者的意见,听听民众的声音。

(五)关于大学生入党

我住在大学的教工宿舍里,常接触一些学生,他们告诉我,文科有的系,几乎百分之八十学生要求入党,动机是:考公务员,找工作。因为有的公务员职务明确规定非党员莫进(注2)。我奉劝已经入党和正在要求入党的大学生,仔细的看看中共党史,不但要看官方编的,也要看国内外学者,独立撰稿人的评论,本人不才,出了四本书,都有对共产党的评论,也欢迎指教!

加入一个政党是件大事,既然入了党,就要为这个党负责,就要了解这个党,认识这个党,它如果有错误,就该批判!

我希望每一个大学生都应该是有理想的、负责任的、有使命感的!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大变革的年代,有理想的青年,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青年时代,是一个犯错误的时代,也是一个容易失败的年代,孙中山讲过,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是成功的起点,不是停滞的开始!

(注1:本人网文《反对掠夺宅基地》2010年9年30日)

(注2:见本人网文:《大学生考碗遇非党歧视》2008年2月5日,,另见本人香港出版的《逆风三十三年》185页)

2011年7月1日 于山东大学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