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本人从2010年11月29日出狱以来,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和区综治办以我处于剥权期为由,各派十余人在我家附近租房驻扎,每天三班轮换,轮流守在我家门口,对我进行跟踪,对来客进行阻拦。

没想到,今年剥权期满以后,不仅没有撤销这两班人,反而又专门在我家楼门口小治安岗亭旁增加一个大“治安岗亭”增加了18个保安,轮流在我家门口守着不让任何来客进入我家。

更令人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从前所有这些人不管我进出,今天,他们居然开始使用暴力强迫不让我出门了!
今天下午两点四十,我和妻子赵素利下楼,刚走到大门口,两个专门守候在这里的保安立刻毫无道理的把我们拦住,恶狠狠地说:“回去回去,今天不准你出门!”

“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出门?”我质问:“哪有这个道理?你们是什么人?“

BA 0097“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是管你的人,”

我质问:“你们就是管我的人?拿法律根据来!”

BA 0097:“我就是不让你出门!我们就是违法,我就是不讲道理!没有人捉我,跟你讲甚么道理?讲那些没得用,我什么都不凭,我违法犯罪没有人捉我。”

与此同时,BA0078说着去拿来胶木棒,举起来摆出架势威胁:“随么事不凭,你犯我的东西我就动你的手……”

我质问:“你还要打人?”
BA0078居然摆出诱敌深入的架势:“讲那些废话没有用,你出,你出,就是这个话!”

这时,这些保安身后的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雇佣的另一班人张某和江某以及余某走过来,张某压低声音对我说“来来来,我跟你说……”

这种情况下出门是不可能了,硬抗只能伤害自己,毫不解决问题,秦永敏只好对张某说了几句上楼回家:“出门就打人越搞越邪了,连门都不让出!他们守在门口占道就违法,还声称专门管我!法律理由没有,道理不讲,出门口就要打人,几十岁的人,什么道理都不懂,你们也是普通公民,我们也是普通公民,凭什么不让我出门,出门还要打我?一点人味都没有,不给你们几个钱你们会守在这里吗?”

这里要指出;

第一:四年来在门口负责监控我的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头目是瞿佑平(手机),四年来在门口负责监控我的青山区综治办负责人是万长黑(手机)。

第二:青山当局的这些做法完全违反这个国家的任何法律,是对国法的赤裸裸践踏,

第三:这些周永康时代留下来的“维稳”做法每年能够给相关当局带来近三千万元人民币的维稳费,而这些维稳费的大部分会落入相关负责任的口袋,因此,仅仅审计一下这些费用的去向就很能说明问题。

第四:类似做法在青山区还有“飞跃疯人院”的徐武,长期以来,他被看管的更加严厉,从全国来说,更大有例子可查,比如杭州的钟亚芳就是典型,至于北京的刘霞则更举世皆知。

第五:据说中共18大4中全会像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主政之初一样又要讨论“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了,我代表徐武、钟亚芳和全国愿意让我代表的理论上享有全部公民权利而被当局画地为牢的的中国公民,强烈要求最高当局首先明令禁止一切把合法公民非法拘禁在家的犯罪行为!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