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趟柬埔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吴哥窟的古老神秘,也不是佛教国家温柔的目光,而是开放和活力,像亚热带的气浪滚滚而来。

行走在城市乡村,街道上到处跑的都是豪华车,尤其是雷克萨斯SUV,个人目测保有量在50%以上,雷克萨斯SUV在国内动辄5、60万到100多万,基本是土豪才问津,我晕,这还是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800元人民币的国家吗?导游告诉我说,雷克萨斯新车也主要是国内高收入阶层在买,而且新车关税有点高,二手车税很低,并且走私很厉害,大都是从欧美运过来的,成色非常好,像我们看到的那些豪华车,售价也就1万美元左右,普通家庭也能买得起。听到了吗?亲,如果让你选择,你是会花6、7万买个八、九成新的豪华车,还是花二十来万买个普通车?顺便说一下,柬埔寨的摩托车主要以本田、铃木的小排量为主,新车价格1.2万人民币,但大家基本都花2千元左右去买成色不错的二手。

不过,让我眼珠差点蹦出2尺的还不是这些,旅行途中,总是会在路边和街道上看到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白玻璃瓶,里面装满淡黄色液体。当时真没在意,心想,亚热带国家,估计某种植物榨成的饮料。当导游说那是汽油时,一个字:懵。平时进加油站,车熄火,停用手机,总是一副很小心,这完全超乎想象。金狮广场是西哈努克市中心,游人众多,人来人往,可是广场街口照样摆卖。我留意驻足了一会,只见买和卖都非常气定神闲,完全和卖大碗茶没什么区别,我心想:这要是摆在天安门广场……

我深信经济繁荣一定和自由度成正比,上网查看,果然,据世行报道,柬埔寨从1994年到2015年,GDP平均保持7.6%的年增长率。贫困线以下的人口从2007年的47.8%降至2014年的13.5%。亚行统计,其增速世界第六。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柬埔寨是亚洲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也是全球49个最不发达国家中经济最开放的国家。

柬埔寨总人口1560万,最新的公务员人数统计在2009年,总数22.4万,53 %在教育领域和做教师,但他们的公务员不包括立法、司法、警察。柬埔寨呆了7,8天,从暹粒到金边,再到西哈努克港,也算跑了不少地方,总共只看见3个警察,难怪说警力只有5万,如此匡算公务员占比不会超过2 %,即使如此,近期高棉日报报道,总理洪森担忧政府公务员薪资不断上涨,他说要解决该问题,只有缩小明年公务员范围,把人数减至最低限度,并呼吁政府各个部门与机构有效地利用人力资源。

经济相对落后但观念不落后是柬埔寨高速发展主要原因。反观某党,从窑洞喊精兵简政,占了政府喊简政放权,将近百年,除了十年动乱,砸烂公检法,政府半瘫痪,才有一些人员减少,其余时间一直都在恶性膨胀。一直喊口号,从来不愿在理念上深入探讨,方法上认真切入。这下好了,特朗普减税,吸引外资,增加老美企业竞争力,惠及民众。自己减不了,就指责别人挑起税务战,真伟大。国内,洪洞县里没好人,国外全是洪洞县。

推动一个国家进步的是正确的观念,要比别人跑的快,一定是正确的观念比别人多。政府是一种不得已的存在,是私人和社团无法提供安全、秩序和公共物品时存在,它本身并不创造价值,它的本质就是服务。有政府就会有负担,甚至出现独裁,所以无政府主义者认为这是对个人自由的伤害,希望一切都可由个人和社团协作找到解决方案。个人认为无政府主义不可行,可以回想一下当年的香港九龙城寨,毒品泛滥、黑社会横行,有没有社团提供安全、教育、卫生等服务?

但是,无政府可以当做有政府的极限值去追求。小政府,大服务,能有多小就有多小,有十个人的活能雇一个人干最好,对待公务员,真不能客气,用河南话说,放心整,累死他个鳖孙。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构成的,绝对有这潜质,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共党执政我真心没意见。

现实是中国人掉蚂蟥沟里出不来了。据财政部《2009年地方财政统计资料》,到2009年年底,全国不包括中央的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为5392.6万人。除此之外,准财政供养60多万个村委会以及8 万多个居委会——二者总人数约为275万人。若再加上这些年的恶性膨胀,中国供养的公务员早超出6000万。连国家级贫困县副县长都14个,怪不得说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养世界一半的公务员。中国人就是累不死的小强,腰打弯,腿打颤,还能活着。

一个人浑身上下爬满蚂蟥,他还能不能跑赢比赛?关键是对待政府,大众需要的是服务,他们称之为管理,什么管理?到处设卡,蚂蟥管理。警察本职负责公共安全,现在可好,跑上网络钳制思想,还有什么精神文明办公室,自己白吃白喝白拿,还能指导别人精神文明?我是真说不清有多少蚂蟥部门,此处只好省略几十万字,要真一一列举,百分之九十就一个字:拆,必须拆。

不过拔蚂蟥,拆政府真的很难,这是要公权掌控者革自己的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拆中小国企,砸铁饭碗,没有几年迅速完成,那是拆别人砸别人,轮到政府了,一晃三十年,不仅没见拆,反而蚂蟥越繁殖越多,越滚越大。李克强总理上任,费劲减少审批程序,并封存109枚公章,这仅是治标。不拔根不端人,负担根本减不掉,而且只要蚂蟥在,部门在,想要吸血,幺蛾子一定花样翻新。

真想要彻底拔掉蚂蟥,根除蚂蟥管理,一定要主人在位,依靠主人的力量,也一定有人发难,言此危及党的利益。没有人性猖獗党性泯灭的魄力,没有回归人间的智勇,想前进,红灯。江浙一带的私营企业家70%多都移民了,为什么?跳出蚂蟥沟,惹不起躲得起。如果全国的民营企业家都离家出走,那就只剩下老弱病残了。到时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有一个行为:吃蚂蟥。

2017.12.29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7年12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