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我的思绪时不时地萦绕于前几天丢失“鲁花五合一礼盒”的“事件”中,一种难以名状的惊喜、温暖、感动和感恩溢满心中。
因为,这个意外的小故事,后来竟演绎成一个甚至有点“惊心动魄”的传奇,使我和妻子又一次获得了奇妙的见证。
九天前,我写了一条微信发朋友圈。在这条微信里,我述说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昨天回学校领取发给离退休人员的新年礼物:一箱“鲁花五合一”礼盒。因为要顺便替现居一处的同事领取,妻子随我同去。
返家时,我们把两箱礼盒放在公交站路边等车。公交车来时,妻子拎着一箱礼盒上了车,而我此时恰巧正在接听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手忙脚乱,没腾出嘴来嘱咐妻子将我负责的那箱同时拎上车;更要命的是,我以为妻子看到我正在接电话,一定会同时拎两箱上车。结果,车已开动时,我们才发现我拎的那箱礼盒遗落在站台上了。
我请求司机停车,开一下车门,放我下车。司机不允。于是,我只好在下一站下车,乘车返回来寻回。
凭我对“国情”的了解,我知道这箱“鲁花五合一”很难寻回了。之所以返回来寻找,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和妻子,完全是为了用“实际行动”批评和检讨自己的过错。
果然,返回时看到,那箱“鲁花五合一”已经不翼而飞、杳如黄鹤了。
回来寻找的路上,我还在心里嘀咕:“我的祖国,我的首善之区的同胞,会给我一个惊喜吧?”我想,风听到了我的心声。
同时,我还心存一个温暖的盼望:拎走它的人,最好是一个穷苦人;如果是,那也算上帝送给他(她)的一个满含怜悯的新年祝福和一句亲切的人生劝勉:以后,再也不要拿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东西。

这个小故事到这里本该结束了。可是,远非如此,它仅仅展开了一个序曲。
我们去学校领取的两箱礼品,其中有一箱是一个同事朋友的。这位同事朋友与我们同住一地,前些天去了海南。临走时,他们将家门钥匙交给了我们,嘱我们抽空儿去家里看看,给花浇浇水。
这位同事朋友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我发的这条微信,之后,多次情之切切、言之凿凿地发微信给我们,要我们把那箱“鲁花”留下来享用。
我们觉得无论如何不可以这样。因此,决定尽快将这箱“鲁花”送到他们家里。
因为他们刚走没几天,所以我们原本打算开开房门把东西放下就锁门走人。可是,当我们探头向里屋张望时感觉“有情况”了:怎么棚顶和地板上都有那么多水珠?推门走进厨房、餐厅、洗手间,发现“大事不好”了:洗手间热气腾腾,成了“水乡泽国”,热水正在从暖气片里喷涌而出,流向餐厅。
立时,我们被吓傻了!妻子冲进洗手间,先是用毛巾堵暖气片的破漏处,可是,完全无济于事。于是,我俩慌慌张张地跑出房间:我跑去找物业人员,妻子跑去敲邻居家的门,请求帮忙,幸运的是,邻居孙先生刚好在家。

这位邻居脱掉鞋闯进洗手间看了看,觉得无法处理,立即穿上鞋返回家,拿了一个铁钩子,拉开房屋外面的藏有暖气和自来水管道的井盖,跳下去,关掉暖气和自来水的供水阀门;又返回洗手间,用菜刀抠开地漏盖。
经过这番紧张的“抗洪救灾”,破漏的暖气片不涌水了,洗手间的积水流入地漏了。我们又擦净积在餐厅地板上的水。一场灾难被神奇地战胜了!
孙先生真是个好人,有这样的人做邻居,真是福气。11月中旬刚供暖时,同事朋友家发生的“灾难”,也是他“挺身而出”、“临危不惧”,化险为夷的。
这场“灾难”,实在叫我震惊、惊喜,叫我沉浸于深深的思考中:

如果那箱“鲁花”没丢失,这场“灾难”会是个什么结局?
如果不是“鲁花”的丢失叫我对“绝望”与“希望”有感悟,而在朋友圈里发那篇《坚决不绝望》的短文,同事朋友能知道“鲁花”丢失的故事吗?
如果不是同事朋友再三再四地要我们享用他们的那箱“鲁花”,我们会风风火火地急着把“鲁花”送去他们家吗?
如果不是那么不迟不早地将“鲁花”送到同事朋友家,我们会“恰逢其时”地发现这场正在发生的“灾难”吗?
如果不是及时的发现,那么,这场“灾难”是什么结局?

奇妙,奇妙。更奇妙的是,我又一次地见证了“历史,是祂的故事”这一铁的事实,又一次见证了“恩典往往乔装成苦难,苦难常常是恩典的信使”这一千年不变的真理。

到这里,“鲁花”的故事还没完:今天下午,我们收到了不知哪位朋友快递来的邮件:两桶“鲁花”!
似乎不必急着问询这两桶“鲁花”是哪个朋友寄来的。这,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真真切切地知道:它,是永恒者送给我们的祝福;它,就是爱!
“鲁花”飘香,那香,应该是爱的馨香。愿这馨香,溢满天地,将飘飘冬雪化为潺潺春水。
在凛冽的严冬里,视钱如命的老葛朗台喜欢一个人偷偷地数点金币。对于他,那金币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如同美妙的音乐;那金币的闪光,让他心里亮堂和暖和。
“鲁花”的故事,让我心里明亮和暖和。我相信,这种明亮和暖和是恒久的,老葛朗台那稍纵即逝的“明亮和暖和”,完全不能与它相比。
愿普天下人的心里都充满这样的明亮和暖和。

听雨者2018年1月6日记于京北香堂荷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