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开完,冗长报告看罢,习近平新思想和新时代,高调宣扬出世。留在耳里的,却是党八股拼凑的一堆陈辞套话,与排比句堆砌的纸牌屋。却不见新的迹象。

拨开语言迷雾由历史看其真实的初心

宣传得最火的是:民族的伟大复兴与不忘初心。会后,七常委赴上海一大会址去表演赌咒,显示效忠建党的原初理想,今天称初心吧?那么,中共始作甬者,既然由苏共苐三国际先后派马林、维经斯基与鲍罗廷来出人出钱出思想组建的中共,初心便在俄共,不在中共,用毛泽东在延安那称斯大林为老板,又称苏共是老子党,对中共如儿子党看:初心,应是打工仔听从老板,儿子遵命于老子。初心的源头,哪在上海,应在莫斯科呀!可惜老子党解体了。

那么,当年儿子党的所有行为都受老子党指挥,达到老子的目的,不过是为老子攫夺他的远东利益,今天,地图上的库页岛、海参威、唐鲁乌梁海,江东60屯,岂不尽攺姓攺名,变中土为俄土吗!略具点历史常识者,仅从中国地图就看出中共的初心矣!

从清朝、民国、北洋政府,都不承认被俄国夺走的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还有尼布楚与瑷珲等条约作证。虽然老子党垮了,儿子党还向俄国人的遗威臣服,竟签字承认被攫夺的囯土属俄国不属中国了。历史与现实证明:中国共党的初心,就同石敬塘卖燕云十六洲给契丹,没差别,与列宁领德皇威亷5千万金马克做德奸,在布列斯特条约,出卖波兰、白俄罗斯及爱莎尼亚等三国士地给德国,有区别吗?

也许说中共是苏奸,有人不服。我举二例:在延安,毛就贯称斯大林为老板,而老毛与张国焘在长征路上,皆在争取老板的指示和支持。其次,老毛一边倒坐稳北京龙廷,1970年代,日本带着赔偿来建交,毛感谢日本侵略,拒绝日本首相田中角赔款,还赞扬日本侵略助他打败了民国政府。毛这初心不是与汉奸的奸心,毫无区别吗?

今天,为打江山坐江山不惜卖国的罪恶历史掩盖起来,去说爱国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称啥中国梦,老毛叫民众跟他做共产梦、解放全人类梦、大跃进超英赶美梦、亚非拉民族解放梦,尽破产。无奈了,由国际主义的失败来改唱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不敢正视自已党的卖国,这爱国的谎言,未必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还谎称有伟大的初心,封闭的毛时代,能骗愚众,开放的信息网络时代,就困难了哟。

也许有人要说,早期党内,毕竟有许多文化知识精英,与志士仁人呀?如陈独秀瞿秋白等、邓拓廖沫沙等,邓拓写诗祭明代东林党人就有: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出血斑,说明仍继承心忧天下传统,怀抱理想救世遗风,只是这些有志者有品者,从延安对王时味萧军的清洗,以后对胡适胡风的批判,乞讨办学教育救国的武训死了几十年也未逃脱鞭尸,包括给老毛贡献过新民主主义一书手稿的艾思奇,也未逃出右网。对经济有理论创见的顾准杨献珍等,也未幸免于打击,更别说党外储安平罗隆基这种社会主义理论祖师拉斯基的学生,也被消灭。几十年来,共党用肚子饿急造反者,去打倒与淘汰思想觉悟的革命者,用低文化愚者,取代高文化智者,坚持外行领导内行,为加强党的领导扫清障碍,凡有理想、有智识,有独力意志,几十年在斗争哲学的绞肉机里,尽被粉碎、消灭,所以,当年入共党者还抱理想有思想,今日,尽变为升官发财而入党了。打那么多贪官后,考公务员的人数依然不减,岂不证明:今日党员党棍党魁入党的初心都很现实,就是追逐的位子、票子、房子、女子、车子,即便有点理想与人格者,也被习的五不准、七不讲扼杀了。最典型的是有纯真理想的刘晓波,还被囚死监牢,诺贝尔和平奖证书,也难保住性命,于是,有为民为中国未来理想者,在上下交争权与利的勾心斗角中,像鲁迅讽刺的:“大家来谒灵,强盗装正经。静默三分种,各自想拳经。”当下流行的拳经,就是向最高权力献媚表忠。这便是习总最欣赏的新时代新思想,他不是破格用坐直升机,将李鸿忠、蔡奇、陈敏尔这些媚主者升为高官,在此,习近平不忘的初心,怎么变成卖乖媚主的奴心了呢?试问:这批奴才是拥你走进新时代吗,还是走向黑暗中世纪、或倒退入袁世凯时代呢?

说伟大复兴中国梦必须温故而知新

这中华复兴梦,应从百多年前那外国炮舰轰开大清国门开始,皇帝丢了靣子,赔了款子,还割了土地,由万邦来朝,变多国来欺,弄得大清帝国,哪像天朝王国,那时复兴梦,就是恢复中央帝国的威仪与威风。到同治光绪两朝,眼看称臣纳贡的日本,明治维新强盛了,女皇慈禧固守祖制不能变,便有只改经济不改政制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改革方针,也同邓小平这新垂帘听政的太上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不改祖制一样,以专制为体,市场为用。尽管百多年后今天,这仿明治维新改革的规模与体量,大于当年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洋务运动,但兴的实业,强的军备,未必不是史称的同光中兴同质同类吗?当年海军也跃居亚洲苐一呢?可是甲午一战,大清的复兴梦,沉没于东海。

那中国复兴梦,建在专制体制上,国富民穷、军强民弱的格局,能不破吗?150年后,中共的伟大复兴梦,仍想建在新的共产专制体制上,依然是只要硬件,不顾文化与文明的软实力,岂不仍然走着百年前旧路。

回顾历史,中国受共党打江山坐江山干扰,丧失过太多复兴机遇:1927年北伐成功,结朿军阀割据,但红色军阀在江西成立中华苏维埃国干扰。与日本在东北扶持满洲国相呼应。就是在这样牵制下,中国实业与文化,也有过一次振兴,即史称的1928一1937黄金十年,仍复兴经济年增长达30%,教育出了许多名牌大学与大师。这复兴,夭折于日本侵略。

苦战日寇惨胜后,再次出现中华复兴良好契机,可是借抗日坐大的中共,不愿多党的联合政府,要建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中囯的复兴梦,又灭于内战。这恢复与经济发展的复兴,又被台湾、韩国、新加坡与香港这亚洲四小龙的崛起争到抢先复兴的机会,而此时大陆,正阶级斗争激化到饿死数千万生命,仍不停息残酷斗争与无情打击。

那么,朝鲜停战后,经济复兴,应是契机了。可是,斯大林一死,中华复兴梦,又被毛泽东的做世界共运伟大领袖梦压倒了。毛泽东的大跃进,名义是超英赶美,因为他做共运领袖,缺实力,实是去赶苏联。这复兴中国伟大共产主义梦,实为老毛做世界共运领袖梦服务的。但毛叫全民炼钢,却不知钢要3千度高温才炼成,他叫砍光树木烧木炭用3百度去炼,有初中物理化学知识也不会犯的错误,不是专制,有民主监督也不会犯的错误,几千万饿殍成了毛泽东世界领袖梦付出的代价,能忘却再去重复吗?

但老毛的梦破了还不复气,死那么多无辜,没半点怜惜。他改做亚非拉苐三世界领袖梦,以支援民族解放的名义,又叫中国人民为他付出惨重代价。那条无偿的非洲坦赞铁路,多年荒废,成为老毛苐二大梦破灭的标志。

当年老毛打国际主义旗帜做的破产大梦,他死后40年,未必又可打民族主义旗帜再来重演吗?若当年是穷过渡时闹的,现在是富暴发了,是否以民族复兴作伟大梦就可实现呢?但与毛时代共同的一党专制,仍是复兴的桎梏。

够了,共产专制王朝统治68年,为共党的共产梦在江西建苏维埃梦破产,到延安又以新民主主义梦诱惑有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与学生。还骗民主同盟等民主党派。用联合政府梦诱他们入伙。一坐江山,联合政府梦又破产,用一党专政独揽独享,又吹出社会主义梦来清除民主思想。接着的大跃进梦、不解放全人类去讲解放亚非拉民族,尽是为毛泽东的共运领袖与苐三世界首脑梦,付出的人命、物质、资源、环境、文化、教育、伦理、道德等等的惨重代价,这才是史无前例,遗祸深远,俄国普京把苏共这类罪孽卸下一部份,将彼大帝的兴国破碎的梦拾起来编织他的复兴梦,中国能够継续像前辈那么去走俄国人的路吗?

习近平想捂着众多破产的罪孽,背着中共历史的包袱,认为现在是暴发的世界苐二大经济实体,有资本来用民族复兴的梦,去修补老毛失败的梦,若他要重做毛的梦,觊觎世界中心地位,毛的资本与膂力,他难比。毛的封闭时代已不再,毛的愚民基础,今已不多。虽然暴发,被吹为奇迹,去看下毫无创新能力,尽买别人专利,而且重复的百多年前血汗资本的积累,那GDP数字下面,是资源枯竭、环境汚染、道德沦丧的代价。就是效纳粹经济崛起,去与英法美争世界霸权的失败历史看,那条路早是注定的死路。

死心蹋地把中国百年的民主宪政梦扼杀,去做民族复兴梦,不承认民主宪政的价值,不解放民众精神,就永远缺乏复兴的动力与活力。像过去老毛一样,人们被迷惑几天,跟着他做伟大的梦,仅肚子一饿,饿殍遍野,那梦,就成噩梦了。你们不把卖国的历史廓清,要人信你们爱国伟大复兴梦,民众可能再受骗吗?而由卖国再变本加利地进行盗国,不攺极权政治,党权在国库任意支取,权力任意入市场变现,不仅暴发了权力资本,还暴发了权力逃往海外巨资,郭文贵爆料:一个海航集团就盗国家20万亿,护着权贵的盗国,叫民众爱国,不很荒诞可笑吗?

于是,共党的历史,很明白与简单,不过就是:由卖国起势,再由盗国成妖。还高唱中国模式,要作世界领主,笔者很赞赏何频先生慨括它为中国病毒,那些接受中国输血的,不可不慎呵!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5/2018

By editor

在 “曾伯炎:伟大复兴与不忘初心辨析” 有 1 条评论
  1. 曾伯炎,

    中国在清元鲜卑统治下不知比印度贱民耻辱多少倍。
    当时不要说领土,连阿Q的老婆都不属于阿Q。

    1)蒙古大汗窝阔台令大臣讨论汉人有什么用。
    别迭建议:“汉人无用, 杀光算了。”
    耶律楚材说可以把汉人留着收税。

    阿Q得意洋洋得说谁谁谁是我们成吉思汗的奴隶。
    元朝国名大元大蒙古国。
    在蒙古统治的一切地方, 中国人地位最低。是4等人。
    + 蒙哥50岁病死, 被阿Q说成被宋军打死。

    2)我们的康熙爷
    史载清军“割其阴肉, 验功之所, 积成丘阜”。割汉人女子的**, 统计他们杀了多少汉人。 “刀剜其阴, 以线贯之。”

    昆山大屠杀, 汉人女人的血从山上流下, “血同涧水暴下”。

    郑成功的母亲, 都被清军强*。 八旗军把掠来的汉人妇女分给各营, 昼夜不停的轮*。“各旗分取之, 同营者迭嬲无昼夜。 ”

    满清初夜权, 汉地“人无完妇。” “百万红颜, 竟与骚狐同寝, 思之恸心, 言之污舌, 是尽中国之女子而玷辱之也。”

    清初, 清军吃的汉人数以万计。有的妇女顶替家人自愿进锅。即广东新会“四孝烈”。

    3) 明清时华人在菲律宾共六次被屠杀, 死者达10万。
    《菲律宾华侨商报》发表文章评论《正视黎刹的排华意识》一文: “那时卑贱的中国人就是一般土著对他们也是十分歧视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