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最新国家战略报告称,中国和俄国的威胁超过恐怖主义,是国家安全最大挑战。国防部长马提斯说,世界将重回大国竞争状态,美国战略重点将由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国政府还宣布,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是错误决定。美国果真有意与中俄等国重启冷战?华盛顿抗衡中俄会有多大成效?川普政府究竟追求何种战略目标?

从目前川普政府言行可看出,美国确实将与中国和俄国的竞争,视为其新战略重点。国防安全报告指中俄两国企图将世界改造成符合其威权模式,且正在取得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的否决权。报告称,中国运用军事现代化、影响力和掠夺式经济活动来胁迫邻国,企图改变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秩序。北京近期目标是寻求获得印太地区霸权,未来取代美国,并取得全球主导地位。报告还指,俄国侵犯周边国家边境,试图否决周边国家政府经济和外交决定。莫斯科破坏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改变欧洲和中东安全和经济架构。俄罗斯还颠覆乔治亚、克里米亚和东乌克兰民主进程。

据1974年贸易法,美国去年8月宣布对中国启动301条款调查,允许美国贸易代表和总统,经对贸易伙伴国调查且发现违法贸易规则的行为后,对该国的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和采取其他制裁措施。川普表示,因为中国被指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被调查,美国政府正考虑对中国巨额处罚。他说,“我们这里所说的经济赔偿,数额是您无法想像的。”白宫官员称,美国也在审视从国外进口钢铁、铝、洗衣机和太阳能板是否危害美国经济。

美国“重返大国竞争”的理由可归纳为:一、中国崛起和俄国强势外交,正减弱或威胁美国在世界领导力和优势地位。二、伊拉克战争和世界金融危机后,美国实力后退,中东恐怖主义猖獗,削弱美国的道德感召力和执行力。华盛顿害怕因此而失去世界领导地位。三、“伊斯兰国”失败和叙利亚战争结束后,美国需找到新的区域和全球性对手,以维持具威胁性的区域和国家紧张。四、藉此敦促国会提升国防预算,满足军火工业对订单需求,也推行美元在哪里受挫,美军导弹就飞向哪里的美元保卫战。五、以重回大国竞争和冷战状态,遏制中俄崛起和扩张,将两国排挤到美国主导的秩序之外,维护自己国力、军事和政治优势以及世界霸主地位。上世纪冷战中,美国和西方曾将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彻底击溃。

美中俄等国家完全退回冷战时期的敌对状态,不大可能。原因是:一、美国已没有过去那种道义和执行力的高度,来完成重塑冷战梦想;二、中美也很难完全进入冷战敌对状态。双方紧密经贸关系,以及中国反覆强调愿意在美国主导的秩序下行事,使两国关系不会像美俄关系那样敌对化。三、川普言行,特别是其推特政治和孤立主义外交,对美国传统正面形象损害甚大。四、由于经费和实力限制,美国新国防战略的宏图不会获得预期的理想效果。五、盟友不会完全跟进和听命。例如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联合国就通过决议否决美国的倡议,决议得到128个成员国支持,包括美国盟友如法国、德国和英国等。不仅菲律宾和印度等一些盟友不会绝对听命于华盛顿,欧洲和美国在一些事务和立场上保持距离,力图减少其对美国的依附。

归结来讲,借助大国竞争理念和策略,川普政府试图重整美国军事和产业雄风的愿望可嘉,但时代不同则难以容许一场新冷战爆发,从而将中美至今建立的经贸和政治关系完全摧毁。因为这样不仅会令中国遭重创,美国也会付出巨大经济和安全代价。

(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
2018年01月3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