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4日
今天早早地吃了晚饭,菜品挺丰富,点了一盘家乡地道的“回锅肉”,不吃晚饭已是十年,今天吃了格外舒畅,还多添了二两。这才觉得过去十年傻头傻脑,亏待了自己;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食堂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

2013年5月5日
昨晚吃过晚饭回寝室,因为今早有课,写了一篇日记,就睡觉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 “轰”的一声巨响!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谁?”,我大叫了一声,一阵恐惧直上心头。寝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不停地响着,这分明就是烧开水的声音。难道他们今晚就要动手了吗?昨天刚从四人间搬出来,他们竟然找到这儿来了,终究还是没放过我。我从头顶一直冷到脚跟,没过多久,天亮了,那个声音也没有了,我终于松了口气。
说起过去,真是绝处逢生。两天前,我还住的四人间,就在昨天,学校终于把我安排到了B区的临时宿舍。这使我坚信,学校里还是有好人的,不过面对那些魑魅魍魉,好人也无能为力。当然,这不怪他,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在四人间住久了倒也安逸,看清寝室里的一些事,固然需要一个过程。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们那些不可告人的勾当,甚至还帮他们做了一些坏事。直到大二上期,我决定考研,他们的真面目就彻底暴露出来了。因为早上5点就要起床晨读,所以晚上也就睡得很早。可是连续半个月,我发现他们每晚都玩着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神秘游戏,他们时而激动得发狂,时而邪恶地发笑,时而还冒出一句“抢人头”之类的。吓得我无法入睡。
有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就对他们挑明了立场,可是他们的眼神竟然如此飘渺?这、这是人的表情吗?顿时间我惊呆了,我这是和一群什么东西住在一起。几乎同时,我想起了狂人曾经写过的一篇《狂人日记》,从那时起,我明白了,他们这玩的哪是“英雄联盟”啊?分明就是“吃人联盟”!从前也和他们一起玩通宵,也玩“英雄联盟”,可是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其中的猫腻呢?现在想来,倒也不觉奇怪,他们一直瞒着我,想要吃我!而今恍然大悟,社会上流行“吃人”的恶习,竟已十年之久了,吃人技术俨然超过了狂人那个时代,顿时觉得自己比“狂人”更加高明。
巧合的是这时决定考研(后来知道研究生以上学历有被吃的“豁免权”),我这个到口的佳肴就快从他们嘴边溜走,他们眼里充满邪恶的血丝,杀人如麻,怎么会就此罢休,真是令人发指!我到保卫部揭露他们的罪行,于是学校将我暂时保护起来,这是最好的结局。

2013年5月10日
这几天夜里,都在烧开水,不过已经坦然了。既然要我死,也不能不死,但纳闷的是他们烧开了水就应该抓我去煮啊?我想一定是发现我吃晚饭的事情,所以先演习几天,也好待我长胖些再下手。
今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去了一趟后勤部,奇怪的是他们看到我来了,似乎都很惊奇。他们一定没想到,我还有胆量去找他们,我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嚣张气焰,别以为我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一进门,后勤主任似乎非常客气,又好像不屑一顾。他们说:“学校在B区宿舍安装了POS洗浴系统。”说得真是冠冕堂皇,不过至少让我知道了真相,B区不就是用于吃人的大锅了吗?我真是自投罗网,那个“好人”看起来更加居心剖侧,以后须加倍小心。
他们说了,我倒轻松了,一回寝室就吟诗一首,“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觉得自己像一位勇士。
这几天上课时也很不正常,一进教室,赵二娃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几个人在座位上偷偷地看我,眼神太可怕了,就像看到一盘美味佳肴!更严重的是平时喜欢抄我作业的“龙总”,今天居然对我笑了,此时我明白,他们准备都已妥当了,似乎是到该做好准备的时候了。

2013年5月15日
今天很是高兴,因为遇到了小康,刚从上一级转过来的师兄,由于挂科太多,而被责令降级的。我们一见如故,因为有着共同的特点:不吃人。
他告诉我,他本来是以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来的,可是两年不到,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他告诉我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沉迷于一个叫“CF”的网络游戏无法自拔所以…这时我又是一惊,莫非又是一个吃人游戏?看来事情远比我想的要复杂得多。
我告诉他,你玩的是吃人游戏,如果不杜绝的话,早晚会被煮熟吃掉的,那样的话,你的一生就完啦!
可我没想到这句话竟吓到了他,不一会他就找借口走掉了。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需得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历史有着清楚的年代,北大的老师被学生活活吃掉,也只是从前的事。谁晓得从北大的老师吃到清华的朱令;从清华的朱令,吃到南大的刁爱青;又一直吃到复旦被毒死的人。不久前佛山有一个小女孩“悦悦”被汽车碾死,过路的人用薯条蘸血吃。

2013年5月19日
今天父母来学校接我了,他们把我带到了第一精神病院,感谢这里医生们的悉心照料,现在心情好多了,情绪也不再激动。 “赵二娃”他们也来看我,希望我早日出院,重返校园。不可否认,时代进步了,当年狂人就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我依然热爱这个生我养我的社会。
如今热衷于吃人,而今晚的我学会了忍受。这些天来的鹏游蝶梦结束了,社会的本质:愚昧无知永远充盈,五千年来无不如此。
这些天的行为艺术,让我在学校里成为名人,实在可笑,难道这个社会真的已经到了只能通过炒作才能有所作为的病态社会了吗?无可否认:利益至上,愚昧中勾心斗角。
五四运动中最先进的群体——学生,今天变成了什么样子。为了吃饭而活着,为了娱乐而奋斗,如同一摊行尸走肉,令人厌恶至极。传递着吃人的风俗而不自知,一个人连自己在干什么都搞不清楚,主流价值观完全堕落,可想这个社会已经到了何等程度。老毛的诗也该倒过来写了:“妖魔鬼怪犹可渡,愚昧无知不可教。”
这就是鲁迅说的:“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