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湾流行一个词叫做“小确幸”,什么意思呢,定义为:微小但确切的幸福。意外小财,享用美食,家人团聚,睡到自然醒,朋友捎来问候关心,与好友出游旅行,看好书、听好音乐、看好电影,好久不见的朋友把酒言欢,买到物超所值的东西,泡个热水澡消除疲劳这十件事情,被列为十大“小确幸”。同理,我们把“小确幸”改一个字,改成“小确梦”,定义为:微小但确切的梦想!上述十大“小确幸”也可称之为“小确梦”,再加上时下大陆流行的“小确梦”,读得起书、看得起病、养得起老、住得起房、出得起国等,你达成了哪几条?这不也正是一个个微小的平凡的人们所渴望追求与实现的吗?

2012年11月29日,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足半个月的习近平带领一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展览现场。在过程中习近平提出“中国梦”,并定义其为“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更表示这个梦想一定能实现。2013年3月1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新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习近平在讲话中九次提到“中国梦”。2013年6月8日,习近平在美国对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表示,中国梦和追求民主自由的美国梦相通。

每次在共产党高层换届,新领导人上台之后,往往会炮制一些新的执政理念、理论或口号,习近平也不例外。伴随着习主席从去年秋天正式登台以来,一些所谓新颖的执政理念又开始诞生了,习主席口中的“中国梦”便是其一。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梦”的口号真是响彻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不过在网络上,我看到还是大多对“中国梦”的嗤之以鼻,谩骂、调侃成了主流民意。因为这个梦离他们太过遥远了。也有一小部分不明就里的民众为其欢呼雀跃,一小部分还未从洗脑阴影下缓过神来的愤世嫉俗的青年信心满满,一大波阿谀奉承的围绕在权力精英周围的知识分子们为其摇旗呐喊,这真的是一股所谓的“正能量”吗?其实,理性的人们更关注的应是:叫得震天响的口号下面所蕴藏的实际意义在哪里?为此,我们对当局的口号务必持谨慎之态度。

中国梦,这个梦真实太大了,大的在我的脑海里没有具体的概念,对于一个没有具体概念的事物,我们该从哪里去认识、了解和突破呢,显然这个梦远离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所能思索的范畴,请不要骂我没出息,请不要骂我没有爱国主义情操,恰恰相反,我正是因为太爱国了,才这样认为,只有一个个微小的个体实现了那一个个微小的梦,涓流成河,才能证明这个大大的“中国梦”的实现,一个个微小的个体都无法很好的有尊严的实现自己的“小确梦”,夸夸其谈这个“中国梦”,意义何在?在这里我想用习主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表述中国普通民众所渴望实现的“小确梦”,2012年11月15日,习主席在与新当选的其他常委一起同中外记者见面时所发表的讲话中讲到:“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如果真如习近平同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所说的那样,中国梦和追求民主自由的美国梦是相通的,那么在这段确切阐述民众“小确梦”里为何不再加上这条“追求民主自由梦”在里面呢?如果加上,那就再好不过了,倘若当局能朝这个方向努力,能帮助民众去实现这些个“小确梦”,那么民众也不会对所谓的“中国梦”大加苛责,讽刺谩骂,认为其空虚无物了!为什么“美国梦”能得到美国人的广泛认同,正是因为美国首先帮助美国人民实现了其所渴望实现的这些“小确梦”而已。

显而易见,如果中国政府能务实的帮助民众实现其“小确梦”,我相信,“中国梦”也会得到广大国人的认可。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做的到吗?从目前的社会形势来看,我对其抱悲观态度。事实上,我们上缴税赋供养着它,然而它不仅无助于民众实现“小确梦”,反而是民众不能实现其“小确梦”的罪魁祸首。它利欲熏心的变卖人民的土地、无休止的不经人民的同意而征收重税、被权力所腐蚀的法律向权贵们弯曲向无辜弱势的民众亮剑、惨无人道的向民众征地拆迁,它让一部分人富得流油,却让另外更多的人承担改革的代价,造成严重的贫富差距……所有这一切,无不令我对其失望透顶,我们连自己的“小确梦”都无法实现,何谈“中国梦”?我们的人民没有尊严的活着,我们的国家何以在国际社会上抬得起头?换句话说,如果它实现了民众的“小确梦”,即便它在国际社会上没有崇高的声誉和地位,它仍然不失为一个合格的政府。显然,这个政府并不合格。

坦白的讲,我不仅有过自己的“小确梦”,也是有过“中国梦”的,相信许多人都曾有过,也许后来这些梦都逐渐发生了变化。可悲的是,对我来讲,这些“小确梦”和“中国梦”都不曾实现过。

青春年少的时候曾怀揣过一个“小确梦”。九十年代,家里刚有电视机那会儿,我在电视机上看到新闻里国家领导人以及大小官员们都开始穿西装了,板板正正潇潇洒洒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穿西装是最有范儿的,并暗下决心,以后参加工作了一定要找一个能穿西装的工作,只有如此才是最得劲的、最成功的、最体面的!后来大学毕业工作了,我才发现周遭一身西装革履匆匆而过的,都是些保险男、IT民工和屌丝男,邹邹巴巴畏畏缩缩的!那时我才明白一个道理:原来西装和西装是不一样的,穿西装的人和穿西装的人也是不一样的!后来我进一步思考,穿西装的官员们信心十足霸气十足,这是因为他们有权力来撑腰,如果失去权力,哪怕我国的政治环境能有欧美国家一半那样,这些官员也许还不如我们的保险男IT男洋气呢!西装是舶来品,源自欧美,穿西装是文明开化的象征,中国人穿西装,正是西化表现,向西方学习与国际接轨的标志,所以中国的官员在改革开放后穿西装更具深层次的意义。然而时至今日,事实上许多官员虽然表面上穿起了西装,以示自己文明开化,但是本质上骨子里依然是旧思想糟粕文化在起主导作用,丝毫没有显示出现代国家公务员应有的素质与姿态,这着实令人担忧。我大学毕业之后,也准备了两套西装,后来确实是没能找到可以穿西装上班的工作了,这两套西装也就长时间挂在衣橱里鲜见天日了,只是偶尔去教堂的时候拿出来穿一下。至此,我从年少时期就想实现的一个穿西装上班的“小确梦”算是没能实现了。

关于自个儿心中曾经怀揣的“中国梦”。大家都应该记得这种场景,读小学的时候,我们昂首挺胸端坐在板凳上,在学习代表的领唱下,一遍遍的唱着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那个时候,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已经埋下了这个梦的种子,这个梦就是:建设社会主义,做共产主义接班人!那个时候老师给我们许诺: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非常美好,生产力极度发达,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按需分配,要什么就有什么,都是免费供给的。听得小朋友们两眼发直、血脉贲张!这可真是个美好的梦啊,只不过这个梦,在现在看来,真是太扯了。我们都是被绑架着长大的,我们年少的时候被灌输了许多实际上并不适合我们东西,这是毫无意义的,但是我们毫无选择。就像英国文豪奥斯卡·王尔德所说的那样:一切皆需归于人自己的本性来认识,把一个人没有感觉或不理解的东西告诉给他是没有什么用的。

长大了,这种梦渐渐的隐去了,无声无息,而且来至社会的各种风气也影响着我们,我们觉得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的理想世界共产主义社会离我们太过遥远了,遥不可及的梦还不如不做梦,做了也是白日梦,我们不想在生活里整天被白日。所以我们开始专注于当下的生活与社会,我们看到了青春美好的一面,也看到了社会残酷现实的一面,为了生存,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们不会再盲目相信。

如今,我其实依然怀揣着“小确梦”和“中国梦”的,在大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调整心态好好生活,努力去达成一些“小确梦”,至于我的这个“中国梦”,她不是当局所宣传的那个“中国梦”,这个“中国梦”包含了一个个“小确梦”;这个“中国梦”,是一个个公民权利被尊重的梦、自由被捍卫的梦、宪政体制被实现的梦。然而,不论是民众的“小确梦”、实现我国自由民主的“宪政梦”,还是当局宣称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些梦的实现,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国必须回归普世、继续开启全方位的改革,民众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公民身份、为争取自身和他人的权利而勇于呐喊与抗争!不然,所有的梦,都只能是一场空。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