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修改了党章,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标志着习近平在集权独裁的道路上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达到了接近毛泽东的程度。这个有点怪异的习近平什么什么思想一共有16个字,说起来拗口,写起来麻烦,而且很难记得住,于是就有人把它简称为“习思想”。如此简称产生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习思想和毛思想相对应,似乎把习近平放到了与毛泽东同样的高度上。而中共修改党章之所以采用这16字思想,而不说“习近平思想”,就是因为要表明习近平还没有达到毛泽东的高度。怎么办呢?我建议将其简称为“习特思”(如果有人不愿意采用这个简称,可以简称为“习特色思想”)。如果细细地品味这三个字,或许还能品出别的味道来。

众所周知,习近平外交政策主要的一招就是“大撒币”。为什么不说“大撒钱”,而要说“大撒币”呢?念一下这三个字,再想一想这三个字的谐音是什么,你就明白最初提出这三个字的用意了。同理,“习特思”可以解读为上述16字的简称;也可以解读为习特勒思想的简称;还可以解读为习近平特色思想、特别的、特殊的、特异的、特奇葩的思想的简称。中共以前发明了一个特色社会主义来忽悠老百姓,现在又创造出一种特色思想来坑害老百姓。

言归正传,“习特思”究竟是什么意思?究竟有哪些内容?按理说,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应该对“习特思”作了充分的阐述,但是在读了这篇又臭又长、空泛的政治报告以后仍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习特思”究竟是什么。习近平的吹鼓手们连篇累牍地撰文演讲,大肆吹捧“习特思”,把它吹嘘为“原创性、时代性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但他们尽讲一些假大空的套话、官话、废话,没有任何具体的内容。

所以我们必须撕下吹鼓手们为“习特思”画的画皮,根据习近平近年来发表的讲话、文章、习近平近年来的言行、中共媒体近年来披露的信息及近年来中国发生的大事来剖析“习特思”究竟是什么货色。归纳起来,“习特思”的主要内容为:

(一)废弃集体领导,建立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

2017年10月27日,中共十九大新一届政治局召开首次会议,通过一项新规定:要所有的政治局委员每年向习近平述职。这是习近平进一步集权的表现,意味着架空政治局常委的集体领导,进一步确立、完善了习近平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

文化大革命以后邓小平复出,为防止像文革时期那样权力高度集中于一人手中,邓小平提出了集体领导原则。虽然中共一直没有真正地实行集体领导,权力实际上仍然集中在一人手中,但是在形式上,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的政治体制延续下来了,这种体制制约了个人独裁。

习近平上台以后就走上了集权独裁的道路,想彻底废掉集体领导。他一直不断地强调要加强和维护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习近平在2015年12月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要求政治局成员“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这太奇怪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就是党中央吗?怎么向党中央看齐呢?习近平这一句话暴露了他的真面目,在他的心目中,党中央就是我,我就是党中央。他所说的“向党中央看齐”就是“向习近平看齐”,“加强和维护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就是“加强和维护习近平的集中统一领导”。

“所有的政治局委员每年向习近平述职”这个新规定把习近平置于所有政治局委员(包括常委)之上的地位,成为一个唯我独尊的独裁者。政治局常委的集体领导被废弃了,正式确立了习近平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从今以后,全党全国全军都要服从习近平的集中统一领导,一切都由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

(二)进一步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全面封杀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把对全国人民的监控和打压上升到空前的高度。

习近平上台以后发表了不少颇为出格的言论,如:“媒体姓党”、高等学校教学“七不讲”、“不得妄议中央”等等。这些言论表明,习政府封杀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严密监控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全国人民的言行,其严密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邓、江、胡时期。甚至对外国记者也加强了全面的监控,外国记者正常的采访活动被限制、阻挠、骚扰、驱逐、有的外国记者被殴打、被拘捕。

习近平多次指示要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中国的网管部门进一步加强了在中国早已实行的严密、严格的网络监控。中国的互联网是世界上最不自由的互联网,中国网民不能自由地浏览Google、Facebook、Twitter、国际特赦组织等网站。在网上每天有大量令官方不快的信息被屏蔽或删除;发送所谓的敏感信息会引来国安人员登门造访,甚至会带来牢狱之灾。据官方的通报,去年关闭了12.8万个网站,一千多万个用户账号被封,1900人被刑事惩罚。

习政府严密监控网络、新闻媒体、出版、影视、文化、教育等部门,全面打击民间的非政府组织,都比以前更加严厉了;抓捕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异见人士的人数更是创造了“文革”以后的历史新纪录。在2015年7月9日以后,发生了震惊中外、大规模违宪枉法、侵犯人权的“709事件”,在两个月内有300多名律师、律师事务所人员、维权人士、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或限制出境。在“709事件”中被抓捕的王全璋律师,至今不审不判,违法监禁竟达两年半之久,而且还在无期限地延续下去。“709事件”之后中共政府继续变本加厉地迫害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吊销隋牧青律师的历史执业证,是最近发生的若干事件之一。

2017年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患肝癌病逝,刘晓波是被中共当局故意谋害致死的。类似的事件发生了多起,非政府组织“中国政治犯关注”发布报告,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死于酷刑和非人道监禁的政治犯、良心犯多达30人,他们是:杨天水、刘晓波、彭明、曹胜利、李旺阳……等;当下还有大批面临死亡威胁的政治犯、良心犯,多达上百人。

2018年1月20日,瑞典籍的香港书商桂敏海在两名瑞典外交官的陪同下乘火车前往北京接受医疗检查,在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上,来了几名便衣警察,当着瑞典外交官的面把桂敏海抓走了。习政府的警察随意抓人竟然到了公然违背国际外交惯例的地步。

上述事实说明,习近平独裁专制统治下的中国是一个大监狱,是人间炼狱。

(三)变更文革的定性,学习毛泽东,通过文革式的运动来清除异己。

2018年1月,部编本新版历史教科书八年级上册的电子版在网上流传。在旧版的八年级历史教材中第7课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而在新版的历史教材中删减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这一课,把文化大革命的内容与“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列为第6课。在旧版教材中,在叙述文革的原因时有“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的内容;在新版教材中改为“20世纪60年代中期,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为此,他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来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将“错误认为”中的“错误”二字删去。在新版教材中,将旧版教材第7课标题中的“动乱”和“灾难”两个词语删去。新版教材为文革定了一个新的说法:“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虽然没有深刻地反思文化大革命,但也下了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结论。除了极少数铁杆毛粉以外,95% 以上的中国人都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动乱”和“灾难”。习近平在上台之初就说了,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今天习近平的狼子野心终于暴露了,原来他真正想说的是“不能否定文化大革命”。

从习近平以前的言行就可以看出他早就有此想法。习近平一上台就反腐,抓出一些“大老虎”。从公布“大老虎”的罪行来看,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趋势,那就是越来越强调政治问题。习近平多次讲话强调,“不能只讲腐败问题,不讲政治问题”,“有些事情在政治上绝对不能做”。被公布的一些“大老虎”最严重、最主要的问题是政治问题,是违反“政治规矩”,搞非组织活动,有野心、图谋政变,等等。习近平还强调,要严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在2015年12月9日一次深改组会议上,习近平发言强调,当前面临的危机、挑战“十分严峻”,最严重的挑战来自内部,来自“党的上层”。习近平的言论与上述新编历史教材中“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的说法如出一辙。

习近平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更改文革的定性,他是在向全国人民宣战,把自己放在全国人民公敌的位置上。习近平究竟想要干什么?他想要效法毛泽东,通过文革式的运动来清除异己。习近平上台以后进行的选择性反腐,就是一场在领导干部中大规模清除异己的运动。现在习近平又把清洗运动扩展到基层干部和群众,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众所周知,薄熙来在重庆开展过“打黑除恶”,目的是清除异己和掠夺私营企业主的资产。今天习近平也要搞“扫黑除恶”,在冠冕堂皇的口号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同样的阴谋。在媒体上已经有这样的报道:抗强拆的群众、被侵占土地的农民,在“扫黑除恶”运动中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关于掠夺私营企业主资产的问题,将在下面再谈。

习近平变更文革的定性,开展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四)习近平不忘初心,从历史的垃圾堆里捡回“共产主义”这面破旗。

2018年1月16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在专栏《旗帜》的官方微博上刊登周新城的文章《共产党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文章点名批评自由派学者、经济学家张五常、吴敬琏,声称“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周新城的这篇文章并非无缘无故突然冒出来的,而是密切配合了习近平的想法。

改革以后的中国实际上是搞资本主义,但是邓小平偏要说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于是提出不争论“姓社,姓资”的问题,所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等政治术语越来越少被提起了。习近平对此很不满意,经常重新提起共产主义理想,提起要坚持马克思主义。2017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大闭幕仅一周,习近平就带领新任的中央常委前往上海和浙江嘉兴,瞻仰中共一大会址和嘉兴南湖红船,强调“不忘初心”,担当党的崇高使命。“初心”和“党的崇高使命”是什么?就是《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所以周新城的文章完全迎合了习近平的想法。

习近平还策划了消灭私有制的具体行动。2016年7月4日在北京召开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习近平出席会议作出指示,强调必须理直气壮地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习近平再次强调要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并进一步提出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指私人资本加入国企,还是国有资本投资私企?在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有进一步的说明,报告中提出“设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显然是国有资本要投资私企,习近平想搞第二次公私合营。公私合营的结果自然是强大的国有资本控制了私企,最终并吞了私企。

薄熙来在重庆开展过“打黑除恶”,通过把一些私营企业主定性为“黑恶势力”,达到掠夺私营企业主资产的目的。今天习近平也要搞“扫黑除恶”,会不会效法薄熙来,也这样干,实现消灭私有制?我们拭目以待。

(五)中国经济发展遇到了问题,面对经济问题,习近平损招、败招频出。

在胡温时期我们一直听到“保八”的说法,意思是说,为了保证中国经济能健康稳定地发展,必须使GDP的年增长率保持在8% 以上。到2013年,八保不住了,GDP的年增长率低于8%;现在GDP的年增长率低于7%.面临新的经济形势,习近平束手无策,他推出的很多政策、采取的很多措施,都是损招、败招。我们不可能把这些损招、败招全部列出来,只能举例子来说明之:

为了从散户股民那里“圈钱”,习政府炮制了“政策牛市”,习近平本人也曾经亲自鼓励人们买股票,说什么“股市将上涨到一万点(上证指数)”。2015年4月份以后中国股市“疯涨”,到6月12日股市创下7年来的最高点。但是好景不长,随后中国股市就暴跌,到6月26日股市跌至低谷。习政府急红了眼,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救市的措施,这时在网络上出现了“打赢股市保卫战”、“守住4000点,保卫习大大”等荒唐可笑的口号。习政府甚至史无前例地动用公安部门来打“股市保卫战”,警察也真的到证监会去抓人了。习近平打“股市保卫战”完全失败了,上证指数一直远低于4000点。

中国的房价疯涨了二十年,房地产市场形成了极巨大的泡沫,房地产库存量巨大(即有大量房屋闲置)。2015年12月18日—12月21日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化解房地产库存”是中央提出的明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任务之一,也就是要打一场“楼市保卫战”。12月1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决定:要鼓动农民工买房救楼市,化解房地产库存。习近平想让农民工买房救楼市的美妙梦想当然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中共政府多年来不断地提出调控房价的政策、措施,各种政策、措施多得不计其数。所有的政策、措施都毫无用处,房价照样不断地往上涨。其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都依赖土地财政,为了维持土地财政,房价就必须往上涨。习近平上台以后仍然沿袭以前的政策,房地产泡沫必然越来越大,总有一天泡沫大到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泡沫突然破裂,将引发经济危机。

2017年3月23日,习近平到河北省安新县考察,主持召开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4月1日中国国务院宣布设立雄安新区。河北省委的一个官员说,雄安新区是一个新的“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推动成立的”经济特区,设立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中国房地产业的泡沫、建立经济开发区、经济特区的泡沫已经遍及全国,全国各地出现了好几十个“鬼城”、“鬼区”。习近平居然还要设立一个雄安新区,要吹起一个新的超巨型泡沫,实在是一个荒唐的决策。如果真的大兴土木、建立雄安新区的话,那将是对中国经济的沉重一击。

新任北京市市委书记蔡奇是习近平亲手“火箭式”地提拔上来的新贵,他迎合习近平的要求,在2017年底在北京驱赶“低端人口”,引起民怨沸腾。驱赶“低端人口”的主要原因是经济不景气,不需要那么多农民工了;次要原因是北京到了生态资源环境的承载极限,需要减少人口。驱赶“低端人口”是一个败招,它不是心血来潮突然作出的决定,与此相呼应,2018年1月16日中国国务院开会,确定要动员农民工返乡创业。看来习近平想开展一次新的上山下乡运动。

毛泽东在文革期间搞了一次上山下乡运动,中断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11年大学不招生,造成了中国人才的断层,影响极为恶劣。习近平现在想搞一次新的上山下乡运动,这是开历史的倒车,注定将彻底失败,因为几乎没有农民工愿意回到农村去。

习近平要“做混做强做大国有企业”,企图达到消灭私有制的目的,是开历史的倒车,是一个损招。习近平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可能效法薄熙来,通过把一些私营企业主定性为“黑恶势力”,达到掠夺私营企业主资产的目的。这更是一个大损招。

(六)习近平白日做梦,妄想当世界领袖。

习近平一心学习毛泽东,也妄想当世界领袖。在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习近平再次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体的措施就是“一带一路”和“大撒币”。其实这只不过是大笔大笔地花人民的血汗钱,去换取一些外国领导人的赞美之辞,根本就毫无意义。

2018年1月23日,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中国官媒居然造假宣传,声称尽管习近平没有前往参加年会,但是该论坛年会是由习近平主导的。

2017年12月1日,习近平出席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的主旨讲话。习近平召开这样一次会议的目的是想要圆他的当世界领袖的梦。这次会议是世界政党史上罕见的奇葩会议,号称有来自120多个国家、200多个政党和政党组织的领导人出席会议。这么多政党的党纲、目标、理念和意识形态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的,在世界政党史上从来没有召开过这种大杂烩式的会议。而且有很多所谓的“政党和政党组织”只是少数人拼凑起来的、在本国没有任何影响力的小党,可以说,他们到北京来开会纯粹是为了免费的观光旅游。这样一次大会毫无意义,纯粹浪费纳税人的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综上所述,“习特思”就是开历史的倒车,全面回到毛泽东的路线。习近平正在往死路上走,正在跑步奔向自己的坟墓!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2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