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2

因为讨厌韩国

记得上年在韩国KBS电视台看过一套剧集,由韩国著名男星南宫珉饰演主角的剧集《金科长》。《金科长》当时大受韩国观众欢迎,每一集也有不少叫人看过后感到心情畅快的场面。

金科长原是市井流氓,在三流大学毕业后,从事协助黑帮处理不良户口与现金流的会计师。终日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工作,叫他深明自己生活的地方“大韩民国”,就是包庇富者贪渎舞弊,极致不公平的国度。早就明白此道理的金科长,梦想不是藉其过人的造假帐能力,成为腐败权力核心中的一份子,而是希望能早点赚够十亿韩圜,移民至他心目中全球最清廉的国家——丹麦。

能够引起广大韩国观众的共鸣,金科长的人生期许,其实正是反映出当下大部份生活在韩国青年人的相同愿望。失去社会将来愿景的韩国青年人,早年前便流行以“地狱朝鲜”来描述他们今天他们生活的苦况。如他们所说,今天韩国再不以“能力”作为准则,来衡量一个人在社会上应获得的资源与机会,而是自己与特权阶级的人的“关系”有多密切。前年韩国大学生爱以不同物料制成的“汤匙”作类比,比喻一个青年人在社会上拥有多少与生俱来的“权力”。最高的阶层就是“金汤匙”,而最低的阶层就是“土汤匙”。

他们就是没有任何上流社会人脉连系,要靠自己双手辛勤工作,也不足以供养生活的草根一族。今天,大部份韩国青年人,都是跌落了“土汤匙”的地狱阶层。对他们来说,不能说他们不努力,只是他们也深知任凭他们再如何花尽生命上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埋头苦干地读书、进修与工作,因为出身环境问题,他们永远也不能摆脱过着颠沛流离的低下阶层生活。

拥有这种同感的人,其实就早阵子在韩国引来热话,有小说《因为讨厌韩国》。书中女主角“季娜”,由韩国东亚日报记者张康明撰写,王品涵翻译。《因为讨厌韩国》讲述二十多岁的女主角季娜,从韩国三流大学毕业以后,由于出身自草根家庭,不但未有过人之技,连个人外貌也只算是中规中矩,因而不论在求职面试、职场打滚,甚至与男友关系相处上,也受尽煎熬。有一天好不容易地在上班时候,挤进迫得连呼吸空间也欠奉的地铁车箱,季娜顷刻感到不能再在这个满布势利与不公的国家生活下去,因而萌生了一个念头——我要离开韩国,移民到澳洲寻找新的人生﹗

当季娜决定要离开她心目中不能再生活下去的韩国,跟身边的朋友,甚至拍拖数年的男友智明剖白的时候,“我觉得韩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国民GDP位居世界列强之颠,吃的买的也极度方便,为什么还要离开?”是季娜最经常听到的回应。

对季娜而言,快乐的感觉是最直接的,她在韩国生活,虽然是自己出生的地方,但从无一刻接触过所谓生活上的快乐,更遑论有时间空间反思这种营营役役的生存,背后的意义是什么。最后,她决定抛开熟悉的韩国,在连英语也说不通的前题下,远渡陌生的澳洲移民。

移民外国,经常被人视为二等公民,固然心理上不好受,但能够在快乐来得简单点的澳洲重新开展人生,就是季娜在澳洲生活的那段日子,虽然经常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但总比韩国生活得满足的原因。她曾在澳洲与韩国人、纽西兰人、印尼人谈过各式各样的恋爱,也曾因朋友到她租下的住所大厦高处玩夺命降伞而被罚至破产,亦曾因被骗而签用过伪支票而差点儿在澳洲被判入狱,失去移民资格,但她仍然相信,澳洲的阳光比韩国的严冬,更是值得她留恋。

季娜自比如迪士尼动画中《怕冷的企鹅》一样,虽然外表是一只看起来能抵寒的企鹅,但其实却是十分怕冷,不喜欢在南极生活。故事中的企鹅,最终排除万难,成功来到热带雨林生活。她也在勇气推动之下,离开不能为她带来所谓“现金流式幸福”的韩国,最后能在不断创造现金流式幸福的澳洲,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

当你失去对幸福的知觉时,或许季娜的故事,能够为你带来生命的冲击。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