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北京2018年后的两岸统一算盘

Share on Google+

大陆对台工作会议近日在北京召开,为中共2018年对台政策方向定调,对解决台湾问题提出“明确”方案,即:中共19大后北京不再将解决台湾问题“留给后人”,底限将更收紧和明确,一改过去“消极维持”而为“积极推进解决台湾问题”,标示北京对台政策的新变化和新打算。

这次对台工作会议,对台战略做明确政策阐释。会中,预定将出任中国政协主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指出:“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台海形势更加复杂严峻,对台工作面临风险挑战。要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坚决反对和遏制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积极扩大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持续深化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有分析称,2018年北京对台政策将延续所谓“两手策略”,即“反独促统、齐头并进、硬的更硬、软的更软”。也就是“反独、促统”局面将更有力度。中共19大会议将解决台湾问题作为其大战略的至关重要部分,“已经不是留给后人的思路”。

对外关系上,大陆将加剧与台湾的邦交国争夺、加入国际组织及享有国际组织权利等方面的博弈,加大对台湾的压力。经济和文化方面,北京会增强与台湾民间交流,提高所谓两岸民众的“心灵契合”,减少两岸民意对立。比如,为台湾民众在大陆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与大陆民众同等待遇,密集加速便利民间交流的政策措施,以及出台“卡式台胞证”、“准国民待遇”等措施。

在北京看来,2018年台海形势更加复杂严峻,体现如下两方面:一、中国发展的态势已引起美国及其盟友警惕,他们将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抗衡。中共19大报告明确将解决台湾问题和实现中国完全统一,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北京眼中,这将损害美国在台海地区利益,让美国更焦虑,干预台湾问题的力度就会升高,插手台湾问题的手段也更直接,使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美国国会通过美台军舰互泊对方港口、通过“台湾旅行法”等,就是这类策略的宣示。

二、北京认定,岛内台独势力蔓延,民进党“引领台湾民众进行两岸民意对抗”,两岸民意进一步疏离的风险持续增大。台湾推进国家正常化,推动“不当党产条例”和“转型正义条例”,将“转型正义”从政治化转化为法律化,是进一步走向台独的表现。

在大陆看来,“转型正义”本身包含“台独史观”的落实、“台独论述”深化、“台独政策”细化、“台独实务”生活化。中共担心,“转型正义”持续推动,将让台湾的民主在两岸问题上转化为两岸民意对抗的工具,台湾民意对抗大陆将更明显和激烈,突发事件更容易发生,两岸关系的冲突点更容易在偶然性事件上爆发。

中共19大把解决台湾问题明确提上日程,使“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呼之欲出。其中最典型的是所谓分权模式和授权模式的“一国两制”。分权式统一模式指两岸以达成和平协议的方式实现在台湾“一国两制”,即双方在认同一个中国的法律框架和事实存在的基础上,达成和平协议。授权模式的“一国两制”则指,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1条,大陆在必要的时候建立特别行政区,制定台湾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央政府在台湾行使一定的管辖权,包括特别行政区的设置权、组织权、中央立法的管辖权、中央司法的管辖权。

至于最终采取哪种模式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北京认为,取决于台湾政府对统一方案的态度,即“台湾越早了解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可能性和现实性,越早考虑‘一国两制’台湾模式的形式和内容,就越能创造既解决国家统一问题,又为台湾争取更多自治权方案;越晚考虑,就越容易失去各种可能性,等待被统一和授权的‘一国两制’或其他国家治理的方式来治理台湾。”

可以看出,台湾今后谁执政,谁下野,已不是北京对台政策主要考量因素。2018年起,北京最关心如何改变台海“不统”现状,制造条件逼迫台湾面对北京统一的诉求,加速解决台湾问题进程。习近平时代的对台政策特点是,不再沿用邓小平时代的妥协式和平统一,而是实力基础上的俯视性胁迫统一,即不再等、不再拖,全力完成统一。其发展值得台湾和海外关注。

世界日报社论2018年02月13日

阅读次数:2,3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