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运,英雄辈出。刘刚无疑是其中最出色的之一,也是我最敬重的之一。

2009年6月4日,香港的英华出版社出版了刘刚的纪念六四文选,书名是《天安门,路在何方?》。全书分两部份。一部份是小说,题为《天安门潘多拉》;另一部份是四组回忆录。这四组回忆录的题目分别是:《民主之路》,《牢狱之路》,《炼狱之路》和《自由之路》。全书共468页,约25万字。刘刚的老朋友王军涛博士为这本书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序言。

人无血性难言品

刘刚早有”秦城铁血汉”的美称。提起刘刚,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在法庭上在监狱中的英勇表现。

1989年6月19日,名列通缉令第三号的学生领袖刘刚不幸在保定落网,立即被送到保定市公安局审讯。面对几十名警察,刘刚毫无惧色,侃侃而谈,给警察们大上民主课。这时,公安局长踢开门闯了进来,大骂其他的警察:”这还叫审讯吗?是你们审他,还是他审你们?”由于刘刚身上搜出几张火车票,警方料定刘刚还有同伙。局长吼叫:”说,是谁跟你在一起?”刘刚讥讽道:”看来保定府还真产狗腿子。”局长大怒,从沙发上蹦起来,嗖地一下拔出手枪,哗啦哗啦把子弹顶上膛,将枪口狠狠顶在刘刚脑门上:说:”马上说出你的同伙。不说,我立即毙了你。”刘刚顿时全身冷汗,毛发倒立。周围的警察都吓傻了。刘刚说:”好,我说。”周围的警察更傻了,以为刘刚也怕了。这时,刘刚把头一甩,挺直了头,对局长说:”如果你真有种,你就开枪。我给你七秒钟时间。我现在开始数数,我数到七,如果我给你吓瘫了,我当众跪下来给你们叫爹。如果你不开枪,你就当众跪下来跟我叫爹。”然后,刘刚转过头,狠狠盯着局长,开始数数:”一、二、三……”还没数到七,那个局长支不住了,手发抖,像泄了气的皮球。这时刘刚大吼:”说,你是要开枪,还是要跪下来跟我叫爹?”那局长竟不知所措,转头看了一圈他的部下,大家还在那里楞着。这时,才有几个警察赶快过来,把他们的局长连抱带抬地弄出了会议厅。此后,这位局长就再也没敢和刘刚打照面。

在预审阶段,刘刚多次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有时要刘刚签字,刘刚就写下这样的话:”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写完后把笔一扔。真是痛快无比!

后来,刘刚被判处6年监禁,是学生领袖中刑期最重的,但是比一般人原先的估计要轻。起初,一般人都把学生领袖可能遭受的刑罚估计得很重:共产党都用坦克车杀人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考虑到这一点,你才能体会到刘刚当初的英勇是多么的了不起。

在狱中,刘刚始终坚持四不:不认罪,不交待,不签字,不合作。他发动政治犯集体绝食罢工,不断地向外界揭露共产党监狱中的酷刑。刘刚本人多次被狱卒用一万二千伏的电警棍电疗,戴镣铐关小号长达一年多。对于那些特别凶狠的狱卒,刘刚几次出手痛击。他明知打警察打狱卒只会给自己招来更残酷的报复,也在所不计,以至于那些曾对他下手的警察后来见到他都不敢再靠近。

事到危疑始见才

刘刚是勇士,但又不只是勇士。刘刚还是真正的领袖。他的组织能力、行动能力和运筹能力都相当出色。早在北大物理系读研究生时,刘刚就和同学们一道发起了九一八抗议活动。1987年元旦胡耀邦下台的消息传出,刘刚在北大校园里张贴大字报批评,并带头和同学们到天安门广场示威。1987年春天,刘刚策划和组织了方励之的夫人、北大物理系教师李淑娴竞选人民代表活动并获得成功。1988年4月七届人大期间,他在天安门广场发起和组织”擦皮鞋”请愿示威活动。1988年5月,刘刚在北大发起民主沙龙,先后邀请方励之、吴祖光、许良英、美国驻华大使洛德和夫人包伯漪等人到北大讲演。1989年4月,学运刚刚兴起,是刘刚,串联了北大、北师大、政法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学生领袖,在23日于圆明园开会,成立起北京高等院校学生自治联合会。5月中旬,首都社会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成立,刘刚也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不只如此,刘刚还具有卓越的政治判断力。5月10日,广场上的学生准备绝食,刘刚当时就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绝食很可能导致运动失控。首都社会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成立后,刘刚多次在会上提出让学生尽快撤出天安门广场,回到校园整合。由于刘刚和其他一些人士的共同努力,联席会议一度作出撤出广场的决议,可惜到头来由于激进派学生的反对而未能实行,功亏一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广场上的学生能采纳刘刚的主张,八九民运的结局就会很不一样。每念及此,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最后,我还要谈谈刘刚的多才多艺。刘刚本科读于科大,研究生读于北大,主修物理。来美后进入哥大改学计算机,在校期间就有几项发明,毕业后被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录取。其后他辞职下海,前往中西部组建新公司,网络经济崩溃后,刘刚又考进纽约大学金融工程专业。现在从事金融分析。早先,刘刚还写过一本经济学专着。至于他的文学才能。我最初读到他的几篇回忆文章时就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又读到他的20万言的小说,更让我惊叹不已。这里,我热烈地向读者推荐刘刚的文选;同时也借此机会向刘刚表达我的敬意。

来源:RFA 2010年1月
《胡平文库》读书·评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