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便衣拍照

半个多月前,去民族文化宫看那个缺了文革10年的“西藏民主改革50年”展览。
临时约了两个朋友。

天气不错,有点像拉萨。
门票是不要钱的。但包是要被安检的,人是要被安检的,跟去年看“西藏今昔”一样。
一堆穿制服的保安,正在聊大天。

一进去,就看见三三两两的,穿拉萨藏装的女子。都是解说员。
于是过去搭话:“这是第一展厅?”
“是的。”面带笑容,态度很好。
“你们都是藏族?”
“嗯。。。不是。”
“有没有藏族解说员?”
“没有。我们解说员好几个民族,不过没有藏族。”
“为什么?要是有不懂汉语的藏族来看展览怎么办?”
“哦~~~?”她,腔调拉长,目光狐疑。

不是周末,观众亦不少:军人,市民,学生,还有农民工。
若到周末,想必人更多,就像去年那次是“五一”,多的是老人和儿童。

可以拍照。用手机的。用数码相机的。还有用专业相机的。

到了第三展厅,就是那个有官方版本的3·14展厅,忽然感觉有人在拍我们。
侧目看:一个不算年轻的男子,小平头,举着带镜头的相机,果然在拍我们。
见我看他,他侧身,佯装若无其事,漫无目标地拍照。
他的右手裹着纱布,像是有伤,可是并不妨碍他拍照。
他的脖子上吊着一个红牌,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他长得像汉人。

为何拍我们?
你拍我,我也拍你。

我走着。他跟着。我时不时回头看他,他若无其事地转而拍别的。
走到展示“新西藏”幸福生活的家居跟前,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藏语。
“快下班了,等会去哪?”
说话的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女人,一看就是明显的藏人。
“等等……”,也是藏语,竟是那个拍照的小平头在说,我惊讶地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原来他是藏人吗?他是从拉萨来的吗?

我们继续走着。他继续跟着。拍着。
我也拍他。也许他知道,但他还是跟着,拍着。

我们于是离开展厅。
而他,竟然也跟着,只是手上多了一个塑料袋。还在拍。
我们看着他。也就数米的距离。我们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他还是若无其事,若无其事,若无其事。
不是若无其事,而是毫不在乎。从他跟前走过时,看着他的眼睛,但从他的眼睛里读出这样的含意:
“你们算老几?就拍你们,怎么着?”

是的。不能怎么着。我们是一个个的人,而你不是。
可是不能怎么着你,我也要拍你,算是我们之间如此偶遇的一份纪念吧。

2009-3-27,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3月2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