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媒体关注到藏地农村,藏人正在“罢耕”。何谓“罢耕”,即拒绝耕种农田。来自藏东康北的消息指,因为去年的抗议事件,当局抓捕许多青壮年,无数家庭徒剩老人幼童。而遭捕藏人,或被罚以重款,或被判以重刑,甚至杳无音讯,生死不知。我曾在去年6月的康地,见到贴满城镇和乡村的通缉令,被通缉的36人中,年纪在十多岁至四十多岁之间的,多达30人。由此可见,底层民间凋敝、可怕到何种程度。消息称,鉴于此,丧失主要劳动力的家属,集体拒绝种田,以示抗议。

缺失劳动力,固然是原因,但我更认为与年初放弃“洛萨”一样,依然是“公民不服从”运动在继续!我们的父老乡亲们,这些广大的“无权力者”,以自己身为农夫牧人的方式,在充满敌意的枪口下,坚毅不饶地,却又是寂没无声地,践行着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是的,“罢耕”与“藏人不过新年”的意义相同,都是藏地民间的百姓放弃个人生活中最为重要的内容,以自我受损来表达抗议。而“罢耕”,较之不过新年,付出更多。后者只是在悲伤的时候不愿意快乐,但“罢耕”关涉的是百姓以食为天的日常生活,如同去年5月间,在康地道孚、炉霍等地,曾有数千辆家用运输卡车罢开罢运数十日。

今年洛萨前夕,在藏地流传的一份传单中说:“同根同族的西藏三区兄弟姐妹及僧俗民众,我们要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永不向侵占家园的政府低头。三区民众要休戚与共,绝不能忘记被枪杀的三区同胞,他们不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是为了民族自由与正义才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此,作为一名藏人不能庆祝新年……”。而最近,在康北炉霍,27岁的僧人平措因贴传单被军警毒打致死。他在传单上写着:“即使我们饥饿或死于饥饿,但对于在去年的和平抗议中,受到严刑拷打、拘捕和牺牲的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必须放弃种田以示尊重和哀悼,并表示我们与他们团结一致……”。这些传单的意义,发出的都是一种不合作的呼吁。

不说去年,就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康地甘孜,因上街展开和平请愿而被抓的藏人超过六十,平均每日都有抗议发生。据当地目击者叙述,所有抗议者实则明白,振臂一呼的结局会是怎样,却依然一个接一个,甚至有意走到手持武器的军警跟前,大声地喊出对自由和权利的呼求。没有一个这么做的藏人不被殴打、抓捕,然而听说那些军警的手都在发抖,他们已被藏人展现出如马丁•路德•金所号召的“填满监狱”的力量而吓住。伟大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先驱马丁•路德•金还说:“我们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你们制造苦难的能力。我们将用我们灵魂的力量,来抵御你们物质的暴力。我们不会对你们诉诸仇恨,但是我们也不会屈服于你们不公正的法律。”

“罢耕”即如此,展示了“无权力者的力量”。因此,当局派工作组和军警软硬兼施,要求藏人不再“罢耕”,并将“罢耕”视为被“达赖集团”操纵的分裂行为,抓捕抵制种田的藏人并游街示众来恐吓其他藏人。网络上,也有“五毛党”气急败坏地讥讽:“罢耕罢种太慢太做作,不如直接就罢水绝食,这样显得更坚决,效果更好。”难道把藏人逼得自杀的还不少吗?而藏人一个接一个的“非暴力不合作”,使世人认识到,在中共成为西藏主人的五十年之后,藏人并没有承认,也并没有归附。

2009-3-31,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