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说的是前不久的那天,从CCTV上,看见伟大而美丽的南希•佩洛西,极其灿烂地笑着,快步走向胡,走向温,伸出纤纤玉手,与神情矜持的胡、温相握,再转向镜头,极其灿烂地笑着。

“我像是当胸挨了一拳,不,两拳,疼得说不出话来。”友人从拉萨发来E-mail,写了这么一句话,当然,前面还有点到为止的一句——看见佩洛西那样地笑。

看见佩洛西那样地笑,我也有点发愣。笑,是应该的,属于人之常情。女人要笑,男人也要笑。小人物要笑,大人物也要笑。孩子的笑是天真无邪,老人的笑是童心未泯。尊者达赖喇嘛就爱笑,他微笑、大笑,常常笑得前仰后合。而他的笑,是不分场合,不分相见者乃何种身份、或多或寡。有人说尊者只对外国人笑,错矣;我听过尊者接见旅居加拿大藏人的讲话,一开头他就问在场的年轻人:你们有没有吃过糌粑(青稞粉)?有没有喝过羌(青稞酒)?然后哈哈大笑,全场也是一片笑声,何其融融。

所以佩洛西的笑,乃宾客之道,本也无可非议,只是,只是,她似乎笑得太灿烂了。尽管几个月前,希拉里•克林顿也那样灿烂地笑着到北京了。CCTV也特别地给予了大大的特写镜头,中国媒体也特别地给予了大大的版面。只不过,希拉里笑得再灿烂,好像也是可以释然的,就像一个外媒记者说过,国务卿希拉里能不那样笑吗?美国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的一个省。

总以为佩洛西是相当有个性的。她没有个性的话,1991年的时候,她就不会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出横幅,声明要纪念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了。她没有个性的话,2008年的时候,她就不会去达兰萨拉,握住尊者达赖喇嘛的双手,向正在受难的藏人表示雪中送炭的关切了。她没有个性的话,一直以来,她就不会被网络上的中国“五毛党”视为“头号反华女匪”,用尽污言秽语辱骂了。

我以为,不,我们都以为她是卓尔不群的,是西方政客中的一朵最圣洁的莲花。而且,西藏人还用自己的文化赠予她美妙的称呼,拉萨人称她是“英吉康卓玛”,意思是西方拥有密乘法力(Vajrayana supernatural power)的女神;流亡藏人称她是“吉尊卓玛”(度母),在传说中,吉尊卓玛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坚热斯(观世音)的泪水所化。

想不到佩洛西也对他们那样笑了。甚至,好像,她比希拉里•克林顿笑得更为灿烂,而那样的笑,似乎已经没有词汇可以形容了。看来笑是一种极高的境界,无论国务卿希拉里还是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都已经笑得出神入化了。因此,她们都在谈论气候和环境。她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为的是奉上无比灿烂的笑脸,再纵横捭阖地讨论一下气候和环境什么的。当然,我们都知道,气候和环境很重要,比如去年奥运会期间,中国领导人为了一展帝国之雄风,竟可以令工厂不再冒烟,令汽车轮流上街,令盲流、上访者、异议分子统统离去,令所有不和谐的因素全都在那十多天里被和谐。现如今,眼见全球最强硬的反对者都笑逐颜开,他们嘴上不说,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好像愈来愈多的人都在赞叹专制权力的优越性,而专制权力制造的莫大诱惑,似乎连素来反对专制权力的政治领袖也暗暗钦羡,难道真的是哪个权力者不恋栈?这话题太大了,不说也罢,既然连伟大而美丽的佩洛西都在与胡温讨论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看上去,人权什么的,还是先放一边吧。

记得三年前,几十个欲逃往印度的藏人平民,在翻越紧挨着珠穆朗玛的山口时,遭到中国边防军警的枪击,两个年轻藏人被打死。当时,我与一位在美国求学的汉人朋友通信讨论此事,他的一席话虽然戳破残酷的真相,却让我稍觉刺耳。现如今,既然佩洛西都这么灿烂无比地笑了,也就可以把这席话放在这里了:

“他们决定袖手旁观。他们不是告诉中国领导人必须停止屠杀无辜的人民,而是决定和这些领导人觥筹交错、握手言欢,还送上奥运圣火,换取中国的订单、货物、贸易利益,然后一转身,他们向达赖喇嘛奉上祝福、敬意和金牌,一个还不够,一次次送,并称赞西藏人对和平与慈悲的坚守不渝。”

这不,佩洛西一回去,就传来了美国国会授权国务卿寻求在拉萨设立领事馆的消息,以及在美国驻华使馆内设立西藏处的消息。中国的御用喉舌立即给予了严厉批评,称此“带有很强的干涉中国内政的政治意图”,“中方肯定不会答应”。呵呵,地球人都知道,中方是肯定不会答应的,领事馆是压根儿建不成的,而西藏处?嗯,这个就不知道了。

原以为,至少会答应比如说,从佩洛西提交的良心犯名单上,释放被关押十年的邦日仁波切(Bangri Rinpoche)或被关押两年的荣杰阿扎(Runggye Adak),哪怕释放一个也好,然而最近获悉的消息是,在这份名单上排名最先的《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已被中国当局正式逮捕了……

说来荒谬的是,此时,我耳边响起了一首多年前红遍中国的流行歌儿:

常常地想
现在的你
就在我身边露出笑脸
可是可是我却搞不清
你离我是近还是远
但我仍然仍然相信
你和我前生一定有缘
于是我就让你看看我
一往情深的双眼
书上说有情人千里能共婵娟
可是我现在只想把你手儿牵
听说过许多山盟海誓的表演
突然想看看你曾经纯真的笑脸
……

2009-6,北京

【首发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