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3月26日被捕,将近五百个日日夜夜过去了,当知项欠 (Dhondup Wangchen,又写成“顿珠旺青”)),这位普普通通的藏人,因为用摄像机记录与他一样普通的藏人的心声,被迫从他的亲人当中消失了,无人知道他被带往了怎样的一个黑暗世界,经受着怎样的折磨。直到最近,才从亲人为他委托的律师那里,获悉他的零星消息,那都是令人揪心的消息。

当知项欠的妻子,带着孩子住在达兰萨拉的瘦弱女子,她痛苦的声音从VOA藏语电视中传出:“我有一年多没有当知项欠的任何音讯,我知道他是一个健康活跃的人,我无法想象他在中国的监狱中遭受的酷刑。得知他身患乙肝却得不到治疗让我非常担心,我不敢把他的情况告诉给我们的孩子。”

但是,当知项欠的律师却无法介入他的案子。这位名叫李敦勇的北京律师,是继受理藏人案件的北京律师李方平和江天勇之后的第三位律师。当然,这都是与去年西藏事件相关的案件,江天勇已被惩罚,就此失去律师身份;李方平则被阻扰,难以为两位被判重刑的安多僧人行使律师权利。

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其公民应该享有得到公开、公正的司法审理的权利,而当事人的权益,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当事人及其家人能够自主地聘请律师。如果连这起码的权利都被剥夺,所谓的法治就只能沦为谎言。从最近的事例,无论是即将面临二审的安多僧人次成加措与迪克坦开,还是即将面临初审的当知项欠,中国当局使用的一个花招是,以当事人自行委托律师的名义,把独立律师排斥在外。事实上,所谓当事人“自己委托”律师的说法,其实是当局为当事人指定律师,可想而知,当局指定的律师只能服从当局的意志。据了解,中国各地都有相当数量的被认为是“政治可靠”的律师,充任当局的指定律师,其所作所为,很遗憾,是背离法律精神的,从而令中国法律蒙羞。

令人心酸的是,据李敦勇律师透露,尽管当知项欠遭受虐待,被殴打的身体至今疼痛,并且患上乙肝而不得治,但他却对中国法律充满信心,认为会得到公正对待。虽然李敦勇律师也认为,当知项欠拍摄纪录片的行为,完全不构成违法,不应该判刑,然而目前的情势却非常不利,当局封杀当知项欠亲人委托的律师,而自行指定律师,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方便重判当知项欠!

审判在即,当知项欠的处境非常危险。独立律师的介入已被当局阻挡。而媒体,当然是国际媒体,远不如去年西藏事件发生时所给予的高度关注,甚至可以说,已然兴趣乏乏。虽然在国际民间社会有两万多人士,为当知项欠签名,呼吁中国当局释放他,然而似乎难以逆转当知项欠的命运。也许我们只能祈求掌控了生活在这个国度的所有生命的专制者,多少人道一些,最终的审判不那么重,说起来这是多么地悲哀,无以名状的悲哀。

惟有藏人的虔诚和勇气是足以铭刻史册的。就像在当知项欠拍摄的镜头中,那么多的藏人愿意展现自己的真实面孔和真实声音。他们对当知项欠说,如果他能设法将影片送交给达赖喇嘛,那么,哪怕付出生命他们也不后悔。而当知项欠在影片最后深情献给达赖喇嘛的歌声,已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回响着,还将传播更广。

2009-7-21,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