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26在广东韶关发生针对维吾尔工人的仇杀,迄今两个多月了,由此在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所引发的血腥事件接踵而至,逐渐演变为民族之间的冲突,甚至不断恶化。而7月5日,许多维吾尔人举着五星红旗走上街头,为的是昭显对这个国家与政府的认同,希望政府主持公道,并不是另有政治诉求。遗憾的是,当权者并没有做出理性的、向善的回应,类似去年拉萨从3月10日至14日先镇后暴的一幕,以更为激烈的惨象,在乌鲁木齐上演了。

当局对真相的掩盖、对资讯的封锁、对声音的控制是叹为观止的。它霸道到这样一个地步,全然不顾及如此一意孤行有多么地丑陋。难道一手遮天会是富有成效的吗?虽然可以令其民众大多数偏听偏信,但因此播下的仇恨、撕裂的伤口、迭出的悲剧,却也是害人害己的,至于未来,在这个多民族国家是否会有和平的前景,相信谁都不会心存乐观的。事实上,对于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不但被边缘化而且被噤声的维吾尔人来说,活生生的现实显然是冷酷的,非常不利的。

一位维吾尔知识分子对我说,无论如何,作为藏人的你们比我们要幸运得多,虽然你们与我们受着一样的苦,但你们获得的同情与支持,不但在汉人当中还是在国际社会,都要比我们多太多。而且,你们有一个伟大的、智慧的达赖喇嘛,这是你们最大的幸运。我理解并且赞同他的话。维吾尔人所怀有的挫败与无奈、痛苦与挣扎是我所熟悉的。去年3月以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藏人都有类似的感受。只是,在昏天黑地的日子里,藏人被妖魔化、污名化、标签化的程度,的确要轻于维吾尔人。以至于,当从乌鲁木齐传来汉维仇恨如雪球越滚越大的一桩桩案例,不少人开始屈尊俯就地念叨起藏人的好话,就像在比较一只羸弱的狼与一只凶狠的狼,但实质上都被认为是黑心狼。而我,为这样的比较深觉可笑。

新疆事件刚发生时,我写过,从去年三月到今年七月,从拉萨到乌鲁木齐,皆是“一样的泪水一样的日子一样的我和你……”这是因为藏人和维吾尔人,都在这个国家的权力天平尤为弱势的另一端,都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所言的与高大、坚硬的墙相对的脆弱鸡蛋。有藏人网友在Facebook上说:“如果你认为我们面对的只是愚不可及而蛮狠无理的集权专制,那你就错了。我们面对的还有更可怕的大民族主义。……新疆的汉人崇敬王震,怀念王震时代。可以显见,这个民族的殖民心态和大民族主义的猖獗,即使是在今天人类不断探索不断前行的进程中,也有高涨和激烈之势。以王震为代表的这个民族,连反思和歉意的勇气都没有,是可悲的。”

一个把56个民族56朵花挂在嘴边却剥夺了每个民族权利的专制政府,一个本身失去为人的尊严却傲慢地毫不尊重异族的强势民族,说实话,一直以来,都使得像藏人、维吾尔人这样的弱势者深感压力,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但应该承认,救赎之道是存在的,存在于每个个体的内心之中,就像汉人知识分子黄章晋,在声援遭受不公正对待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的文章中,讲述他们相识之初,因为一句维语yahximusiz,意思是“你好”,而结下了知交的缘分。

2009-9-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