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开幕的中国13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出席的王岐山与现任政治局七常委们平起平坐,出现主席台上,成了人大开幕全球焦点,王被誉为“第八常委”或“八贤王”。据传,当选本届人大代表的王岐山有望再膺重任,出任国家副主席。19大上出局的王岐山高调复出,打破中共人事安排和布局先例,被某些评论怀疑是否权重一时、有超越或架空习近平的可能。其实,这是对王岐山和习王关系的误判与臆断。

一直以来,习近平的近臣及周边人士不断强调:“王岐山是有才华的人,有极强办事能力,是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大侠式人物”。习近平和王岐山两人的关系,不可能是对手或互相利用,而是自知青时代就建立起来的铁哥们关系,牢不可破。通过外界出口转内销散布的习王斗传言,是党内反习势力想藉此分化习王关系,孤立和削弱习近平,最后想取代习。

圈内人士还指,19大上王岐山去职,是习近平的挫折。如果王岐山两会后能出任国家系统重要职位,是习近平“一场安慰赛的胜利”。“这胜利的推手主要是郭文贵,因为党内各派都不愿因王岐山去职,而助长郭文贵和海外反中势力的声势。”

王岐山“退而复出”,将再膺重任,主要还因中共正面临各种国际、国内困境和棘手问题。王岐山两会后如出任国家副主席,主要协助习近平处理国际事务,尤其是中美关系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台港事务。习近平将王岐山再次推到前台,也是因为中国外交战略格局变化,如美国重新向大国竞争转变,将中国视为最重要竞争对手或威胁。

美国国防部1月18日发布“国防战略”报告,称中国是美国及其盟友主导的国际秩序的修正者和挑战者,中国崛起是美国繁荣和安全的核心挑战。报告表示,中国经济和军事持续上升,通过长期的举国战略发挥实力,中国持续发展军事现代化项目的近期目标,是寻求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成为霸权,并在未来取代美国、取得全球龙头地位。

美国防长马蒂斯表示,“我们越来越面对来自中国、俄罗斯这些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修正主义力量的威胁,他们试图打造与其威权模式一致的世界秩序”。今后,中国面临与美国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守成大国的竞争,美国也成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未来,美中之间博弈将加剧,甚至不排除军事和战争手段。美国有智库声称,美中必将有一战,而且宜早不宜迟。

近来美国对中国采取一系列对抗措施,如:推动军舰泊靠台湾、国会通过“台湾旅行法”、酝酿对中国展开贸易战,提出“印太战略”,航母“卡尔文森号”出现在南沙群岛,并在越战后首次重返越南,美国有重返TPP的可能性等。这些发展态势,促成习近平不得不重新审视以中美合作或对抗为主轴的国际局势,必然须有应对和主动作为,也需要一个“执行力极强、手段老道并能被各界接受的人去配合”。

在习近平及其团队看来,这个手段老道并能被各界接受的人就是王岐山。王在中共党内一直被称为“救火队长”。无论是处理金融问题、非典疫情危机,还是反腐大战中,他都是“公认的佼佼者”。王岐山将辅助习近平处理外交和港台事务,是因他在中美关系方面有丰富经验,曾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方代表,其“自信、幽默、轻松表达方式,赢得美方政经两界好感”。

王岐山还与一些全球最重要金融及银行界领袖交好,包括称王岐山为朋友的前美国财长鲍森(Henry M. Paulson)。鲍森成立的“鲍森基金会”在习近平时期发挥对中美关系游说的作用,积极疏通两国商界声音。鲍森曾说,王岐山能力极高,不但了解市场,也懂得人心,知道如何沟通。而美国也希望有一位能与习近平近距离接触的人,在美中关系中扮演要角。

从各个视角看,王岐山都不可能因权重一时而超越或架空习近平。习王之间只能是上下和君臣关系,而非“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势。另外,无论从为人处事风格、年龄及与习的关系看,王岐山都无架空和挟持习近平的欲望和可能。而中国当前面临的困境与战略需要,以及内部权力关系紧张等,才是“习王体制”再次出炉与加固的根本原因,这也是“形势所迫”。

世界日报社论
2018年03月0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