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报道著名作家张贤亮的逝世消息中,有这样一段话:1997年张贤亮发表了20万字的长篇文学性政论散文《小说中国》,阐述了公有制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路:“劳者有其资”,“为资本主义平反”和私有财产社会化的论点,首次大胆地提出“私有制万岁”,在读者中产生广泛影响,为我国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在宪法中明确规定私有财产受到法律保护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这是不谈姓社姓资时代,一个历经苦难而后在精神物质两方面都做出杰出贡献的作家发出的由衷呼声。人民网的这篇报道也是别有深意的。3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改革了什么,向何处开放,其实在中国已经差不多人人心知肚明,此刻借报道一个作家的生平,特别强调了一下,也很有必要。

“私有制万岁!”这在有些人听来十分刺耳的一句逆天的话,却是中国几代人付出沉重代价换来的可贵真知,也是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建设的一块最重要的基石。无论是实行自由资本主义还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欧美的那些国家,都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得以走在世界前列,并成为公认的现代文明标杆的。

呼喊“私有制万岁!”是需要一种近似殉道者的勇气的,仿佛坚持日心说不怕被宗教裁判所判处火刑的布鲁诺。因为,长期以来,我们被强行统一的信仰最神圣的目标就是铲除私有制——据说,此即带来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罪恶的根源,也是最高圣典德国两名年轻人发明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教义。

但是推行这样的社会主义已经被证明是一场灾难。它没有带领人类走向天堂,而是走向了地狱。结果,苏联等国最后彻底崩溃,只有中国等数国幸存。中国在1978年拨乱反正,走上了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一条与旨在消灭私有制的原版社会主义貌似却本质相异的道路。原版社会主义一开始就要求消灭地主和资本家,将土地和工厂掌握在掌权者手中,并主张公有制、国有制,建立经济运行的中央控制。特色社会主义却是反向操作,它通过改革逐步取消了大面积已经实行的公有制、国有制,放弃了全面的中央控制,出让给市场——看不见的手,最终确定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已经十分靠近撒切尔在英国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开放,就是向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开放,与他们的发达经济交汇融合。这样一来,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又回来了,但中国因此走出了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困境,几十年下来,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历史雄辩地证明,资本主义——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是近代以来最适合人类生存发展的社会形态,人为设计的原版社会主义蓝图看起来再美好,却无法取代它,硬要取代只能造成文明的倒退。

幸运的是,中国经济再退回到计划经济已经不可能了,问题是在与现代文明国家相伴随的政治制度仍被挡在门外,因为60多年的诅咒、抹黑,那样的政治制度已经被彻底妖魔化,加上极左派和投机分子早已演变为既得利益者,形成权贵集团,也就是吉拉斯《新阶级》划定的“新阶级”——比贵族、地主和资本家对人民更具有压迫性和剥削性的团伙,他们的自利本性决定了他们维护现存制度,阻止改革的必然性,他们才是特色社会主义最凶恶的敌对势力。为了转移斗争目标,他们起劲念叨防止“西化、分化、私有化、资本主义化”危险的紧箍咒,力图诱骗这个社会与文明世界对立,与自由民主观念隔绝,以固化、长久延续窃取、抢占的特权。

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反腐败斗争如此艰巨就是一个明证。在实行依法治国以及给人民不是形式上而是实际上有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的过程中,必将经历空前激烈的搏斗。特色社会主义还在路上,权贵集团还将利用人们对原版社会主义的惯性迷恋,向坚持改革创新的特色社会主义者发起挑战。现在,曾经为贪腐分子野心家薄熙来站台的王伟光们就在大造舆论,鼓吹阶级斗争不可熄灭力图拉着历史车轮倒转。可是不幸得很,他们一现身,丑恶的嘴脸就暴露无遗。理所当然地遭到广大网民愤怒的声讨。

感谢人民网,竟然能在报道一个作家逝世的消息中,喊出这样的箴言警句:私有制万岁!这是一个好兆头,被污名化、妖魔化60多年的资本主义也许最终能在中国得到平反,以尝张贤亮生前之愿。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