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为了战斗的纪念

今年是北京天安门“六四屠杀”案件的三十周年,人们不但没有忘记,更在全世界各地精心组织了更大规模,更深意义的活动,令人兴奋。(阅读全文)...

刘燕子:一个人一支侦察队

那时我并不认识田岛,她看了报纸之后,跑到香港去找刘晓波的诗,又去北京、长春等地晓波生活过的地方“呼吸与他最近的空气”,出版了一本刘晓波的诗集《牢房里的小耗子》邮寄给我。(阅读全文)...

刘晓波: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然而,在我看来,亡灵们的血并没有白流,失败所留下的多方面遗产,也并非全然负面,特别是政治上的正反两方面的遗产,对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具有重大意义。(阅读全文)...

刘晓波:为无辜的死难者守灵

但是,出狱后不到三年的经历,让我越来越感到一个可悲的事实:强权恐怖、谎言灌输、历史歪曲、制造繁荣和利益收买的合力,已经成功地清洗了民族的记忆和灵魂,真相被遮蔽,记忆被淘空、常识被扭曲,良知被收买。(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