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北大必须改革

第一访谈 本报记者 赵晓东 北京报道 北大从来就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这次是因为一项教师制度改革方案。按照这一方案,北大的教师将会被纳入到一个以聘任制、分级流动制和学科“末尾淘汰制”为核心的机制之中。 自从5月初《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下发到北大各院系讨论开始,作为北大人事改革工作小组组长的张维迎就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各种批评和意见。这些意见包括了对某些具体条文的质...

余世存:正命:北大百廿周年有感

一 逝者如斯,盈虚者如彼。转眼间,北大就要过120岁的生日了。 对北大而言,这120年亦是一个国家的近现代史,北大坐阅三帝四朝五强十霸,北大所处的国家、时代皆沧桑巨变。对历史长河而言,这120年只是倏忽一瞬,日月星辰依然亘古如斯。 这一东方之象和西方之数上的节点是值得庆贺的大事。我中国人常说,19年为一章,30年为一世,北大已经过了六章又六年,已经过了四世。我中国人还说,60年风水轮流转,60而...

鸿观:100年前光绪帝在北大的讲话,完全超出你想象!...

鸿观 2017-02-23 光绪皇帝在北京大学的讲话,读后让人有一种完全不同于过往认知的感受,一个封建皇帝没有任何八股之气息,即便今天社会上流行的陈旧腐朽之气也全然感觉不到,没有任何官场报告常用的官话、套话和空话,更加没有假话、空话和废话,读后感到很新鲜,一个古代君临天下傲视黎民的封建皇帝,却看不到太多自以为“奉天承运”伟大正确的那种帝王霸气。这种气质值得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深思。 1898年戊戌变...

郑也夫:丑陋的北大人

按:2008年逢北大110年校庆,北大校宣传部编辑一部纪念文集。本文是郑也夫先生应学校宣传部的几番热情邀请而勉力写成。他们看后当即通知郑也夫先生,这样的文章无法入选。但郑也夫先生以为每个人有自己校庆的表达方式,校方应该有宽容的胸襟,不该像衙门那般喜听谀词。入不入那本文集,郑也夫先生说了不算。但该说出的话还是要说的。 我是2004年2月调到北大社会学系的。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朋友们让我谈谈对北大的...

楚歌:怀念北大的嘘声

2016-07-15 楚歌 忆乡坊文学城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是在离开那个园子很久以后才开始怀念那里的好,那里的美。 当时只道是寻常。 初入燕园,入眼的是南门郁郁葱葱的槐树,然后是灰旧老式,土头土脸的学生宿舍。房间也小,奇怪那时候一个宿舍六个人,居然也没觉得拥挤。到学校的第二天,高年级的老乡就带着我们去未名湖朝圣。正是个晚上,从临湖轩的小水洼插过去,再看未名湖,怎么看都觉得小,那日的湖水也...

余杰:梁漱溟与老北大

老北大早已雨打风吹去——那个欣然接纳从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学者梁漱溟的老北大,已然遁入历史深处。新北大不再给梁漱溟这样的“土老帽”留下一个位置,新北大的教师必须拥有或洋或土的博士学位,且不管其博士论文是否属于抄袭而来。而在老北大的时代,一切都还处于草创阶段,制度虽不完善却显得生机勃勃,一流的人物和一流的学术成就相映生辉;到了新北大的时代,尤其是近十余年以来,这所大学正变得越来越像卡夫卡笔下那个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