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恺:寻猫启事

寻找生活的意义成就我生活的唯一意义。 那事情真是蹊跷得很。天莫名一声巨响,雨滴子弹一般打下来,女人拿手捂着裙摆,风撩弄她的头发。我就停下脚步,心想,这可有得看了。女人见我觑她,便把群摆系了个结,颇不雅观,她狠狠地扭着屁股离开,嘲弄我。烟也灭了。我需要赶紧找个地方躲躲,也不是没有地方,那店铺有些不雅观罢了,顾不得,一个箭步跨进去。老板正啃着一只猪蹄,他较劲非撕下脚趾间的筋,先用舌尖挑出,再用犬牙咬...

周恺:异​乡煞

编者按: 周恺,初出茅庐90后,写作三年即磨一剑,前年九月份才开始公开发表小说,处女作《阴阳人甲乙卷》发在《天南》。去年,他以此篇《异乡煞》参加香港中文大学的华文青年文学奖,摘下二等奖,现交由本会《自由写作》首发。此前曾在本刊发表小说《寻猫启事》。 洛阳城下了头场雪,不早不晚,扫地工早起了半小时。伊河结的一层冰,不薄不厚,冰下的水还在流淌。石阶凿得凹凹凸凸,三步长两步短,螺髻冒出来又退回去,她露...

周恺:身份的背叛

苟连长死后七十年,古佛寺办了一场小型的展览,邀请苟南出席。苟南接到邀请时,他的养父也是他的二伯苟卫君已是食道癌晚期,他向二伯请教祖父的经历,苟卫君艰难地说:“干城之将,良吏之文。”展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杆磨得发亮的烟枪,展览未对烟枪的典故作解释。一九三九年,故宫文物因战乱南迁,运抵古佛寺是在岁末的某个深夜,苟连长接令,驻守此地。袍哥头子张钊在第二天便得知了这个消息,一九四零年年初,他给军队来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