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生活的意义成就我生活的唯一意义。

那事情真是蹊跷得很。天莫名一声巨响,雨滴子弹一般打下来,女人拿手捂着裙摆,风撩弄她的头发。我就停下脚步,心想,这可有得看了。女人见我觑她,便把群摆系了个结,颇不雅观,她狠狠地扭着屁股离开,嘲弄我。烟也灭了。我需要赶紧找个地方躲躲,也不是没有地方,那店铺有些不雅观罢了,顾不得,一个箭步跨进去。老板正啃着一只猪蹄,他较劲非撕下脚趾间的筋,先用舌尖挑出,再用犬牙咬住,横着一扯,那猪蹄狡猾急了,从他手里滑到我的脚边。老板恼羞成怒,想把缘由归结到我身上,我考虑捡起来还他,又觉得像是在喂狗。我问:“老板最便宜的套咋卖?”借此为由,我只是想躲雨。老板还盯着他逃脱的猪蹄,“要几片的?”“你就拿最便宜的吧。”“3片装,10块。”老实说,我后悔花十块钱来这地方躲雨。老板从柜子里拿出一盒,掸了掸盒子上的灰尘,扔给了我。我从兜里掏出钱和烟,顺手递给他一只,我问,“老板借个凳子?”听完,老板把烟还给了我,他说,“不抽,还要啥子?”是他下的逐客令,草草打发我,好继续啃他的猪蹄。我只能从店铺里出来,“日你妈!”我对着天骂,天晓得我在骂谁。身后一阵哗啦作响,他把门也关上了。风如醉汉,摸不着方向,携着水珠蒙上了我的眼镜,女人们的衣服贴着白花花的肌肤,踩着水啊,什么也看不清啊。一道亮闪劈下来,我听见尖叫,后来又有个声音。“走不?”我取下眼镜擦了擦,车夫踩着三轮车上了人行道,在屋檐边问我。真他妈是为了钱不要命,见他湿透了,还一个劲拿毛巾擦汗或水。我答,“水碾街(路途很远)。”他说,“胎神。”呼啦啦就消失了。我心里很是不爽,若是在晴天非得揍他一顿。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