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最近,京都一城管在整治市场秩序的战争中阵亡。我之所以说“阵亡”,而不沿用官方媒体所谓的被无证摊贩“杀害”,是因为城管之间不像其它部门,比如工商税务部门,他们称同事同志,而城管则互称为“战友”。既然战友,则意味整治即战争,对手即敌人,因此在战争中送了性命的,理应称为阵亡。战友,这字眼亦证明,城管将无证摊贩当假想敌,不视作人民内部矛盾。 从八宝山送葬的规模来看,这个城管不枉此生。他死的荣耀,尽管从此...

鲍彤:全面依法等于选择性依法?

——我对高家附属建筑的定性和拆毁的理解 记者高瑜,七十多岁了,前年在“依法治国”声中被捕。去年被判犯了泄露党国机密罪,被处徒刑。因患心脏病,保外就医。在家再次祸从天降,“城管”派了二十多名大汉,暴力闯入,扫荡“违章”建筑。高心脏病复发,儿子被打伤。 我有幸识荆,敬重高瑜对公众负责的精神和由此而来的置安危于度外的侠气。她迭遭横祸,令人愤慨。我没有造访过,不了解她家“违章”建筑的情况。但我知道,在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