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推开时间之门

2018-04-18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一 “上帝啊,你看祢让我经历了什么?”我跪下来祷告神。我知道上帝是真的,确实存在。正因为祂确实存在,难免就更让我无法接受自己信神后所经历的一切。 “上帝,祢是知道我信祢的,也爱祢。可祢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有时候祢不存在倒好!”我开始向上帝发怨言。 “青春啊,生命。人最宝贵的是什么呢?难道不是最好的年龄么?女人如花,花期很快就过了。男人不也一样么?现在胡...

尾生:为什么教会不可战胜

2018-04-06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前几天又去大学听课,是讲《理想国》。《理想国》里有苏格拉底和两个朋友谈正义。其中一个是智术师派代表忒拉绪马霍斯,他认为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的利益”“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表达的基本上是同样的观点。如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那么最强者一定会用自己的强力来获得最大利益——我能够百分百的消灭你,就绝对不留余地——赢者通吃。 ...

尾生:总有一种关系(外两首)

《总有一种关系》 有一些人越靠近 你会越发现距离 有些人用拒绝 试图来建立一种关系 我曾经像一只风筝 被世界拉着飞在风里 如今我已是一只自由的鸟儿 能否让我在你的树枝上栖息 2018年4月2日 于长沙 《另一种相遇》 我在一阵光里 忽然,遇见了祢 感动,或恐惧 就在我的眼角下雨 那巨大的光 将我覆庇,我就像 他祂穿起的一件雨衣 黑暗中 我睁开眼看见祢在呼唤我 黑暗,被那透明的墙 所挪移 梦,在真...

尾生:愚人节,你能不能愚拙一点

2018-04-01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昨天妈妈打电话过来,没有接,今天早上回过去,妈妈说本来昨天想和我视频,然后就祝我愚人节快乐。妈妈说我越来越愚了。我回答说自己确实越来越愚了,是大智若愚。我本来想多解释,又打住了。我笑,母亲也笑。 苏轼在《洗儿》这一首诗歌里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世人都希望生儿子聪明,苏轼却在儿子出生三天,给儿子洗礼的时候希...

尾生:在那十字架里(外几首)

2018-03-30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尾生诗歌:《在那十字架里》 真正的爱情 不是满足自己的私欲 而是成全别人 等着对方愿意 我追逐着心中的小鹿 指间上的闪电,我等待着 那完全被俘虏的你 我在满世界寻找 寻找爱情,寻找意义 你像是敞开的,又像是隐藏的 原来你在那十字架里 注:写在耶稣受难日 2018年3月30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我的道路》 如果我要走的路 是上帝要拦阻,那为此 所受的苦,...

尾生:春天里

忍耐在苹果树下 看苹果掉落 你是载在溪水旁吗 你是没有偏离的箭吗 时间啊 堵在这交通拥挤的人世 让春天的睡眠总觉得太多 我把我三条道路 伸展成地下的树根 春天的阳光在头顶闪烁 2018年3月27日 于长沙...

尾生:等待复活

春天,在下一个春天 一定会复活,人生已经 过去多少个春天了 黑暗的土壤 会不会在这一个春天 吐出他长久的死亡 疼痛的身体的铁轨 一直疼痛到遥远的远方 野蛮的火车驶过,我依然 在站台上等待着那复活的 黎明的曙光 2018年3月26日 于长沙...

尾生:绝望与希望(外三首)

2018-03-20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尾生诗歌:《有时候》 有时候 走在一条唯一的路上 仿佛已无路可走的绝望 有时候 走在可能的千万条路上 仿佛已不知走何路的彷徨 2018年3月20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绝望与希望》 我们在成为自己 与摆脱自己之间 荡秋千 我们在我愿,我愿…… 与我是,我是……,之间 进行着拉锯战 没有一个绝望的人 能把自己肉体的冰点燃 没有一个有盼望的人 会掉进绝对的深...

尾生:隐藏在颜色里

红,蓝,白 红,是虚假的火焰 是男人革命的潮汐 是女人高潮的表演 蓝,是一段插曲 是天空的底色 是人性深处隐藏的大海 白,是浮云的轻蔑 是不愿被玷污的高洁 是瞳仁里要表达的情感 2018年3月15日 于长沙...

尾生:张扣扣案件的再反思

近日,一条关于“大年三十为母报仇杀害仇家三人”的消息引发热议。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公安局的微博显示,2月15日12时许,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张扣扣已于2月17日7时45分投案自首。 另据当地村民介绍,张扣扣是独子。1996年,他只有13岁,因为地基纠纷问题,母亲被王正军砸死,之后他跟着父亲生活。父亲务农,因家庭贫困,张父并未再婚。...

张裕:过度报复不能算正义

——与尾生商榷 1 没有法治,诉诸“原始正义”私自报复,当然可认为自有道理。不过,要问“张扣扣错在哪里?”真有任何正义感者,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那就是他的过度报复,已不能算任何“正义”了。 对于“原始正义”,古今中外都有个基本标准——“公平报复”,西方的说法也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杀人(者)偿命”或“一命抵一命”,否则就只是报复而无正义可言了。因此,对张扣扣杀三命抵一命—...

尾生:血亲复仇的背后(与于建嵘商榷)

张扣扣新年血亲复仇。大年三十正是万家团圆之时,有一个穷小子忍辱负重,在外苦练本领二十余年,终于在这一天回到故乡,先是为母亲上坟,接着提刀来到杀母恶霸一家,手起刀落,血溅当场,三人已命落黄泉,然后扬长而去。这张扣扣非杀红眼之人,心中自有拿捏,未曾伤害无辜家小,旋即又投案自首也。民间一片欢呼,真英雄也! 民间说书人是一种叙事方法。当庙堂之上失礼,法治尽失,民间自会有民间的判断。我们受的什么教育呢?水...

尾生:我和我的声音

一 月亮变成血的那一个夜晚,我的声音,她逃出我的心,又蹿出我的喉咙,最后跳出我的舌头,离开了我。这是2018年1月31日,那时候,我正躺在椅子上,希望看见人间发生一点奇迹。这个世界太现实了,现实得有点坚硬。 我失去了我的声音。或者说我们相互之间失去了。我无数次地责怪我的声音她总是不听我的话。而我的声音,无数次地埋怨我把她囚禁在沉重的肉体的监狱。如果两个人相互刺杀,分开或相互远离又有什么不好呢?我...

尾生:认识一个新词

早晨,陷入 无法回忆的梦的淤泥 阳光,仿佛也穿不过 这礼拜天肉体的安息 在一首首交响乐里 去聆听一个个声音,找到自己 然后,孤独像时间一样 慢慢地流去 真实的钥匙 你说是暴露在阳光中 还是隐藏在黑暗里 我的微小的抒情 也只抵达了一部分 于是,我不得不忍受 漫长的旅程,去该换 一个句式,认识一个新词 2018年2月11日 于长沙...

尾生:你是该回家了

在白沙路的汤家 我们吃饭有美人相伴 我们让嘴巴和眼睛都不饿着 在105沸腾的酒吧里 我们的灵魂与肉体 在酒杯里相互切割 我们不相互吹捧 我们只是不知不觉地喝酒 突然,世界就长出蜗牛的躯壳 朋友你说的什么,我的肉体已经沉睡 可我却分明听见你灵魂细小的针掉了 在我的眼前 他这左手已经开始独立 他这右手也开始不听话了 但,我始终不相信这身体不是我的 在摇摇晃晃的 两个世界之间 我努力去看见真实 一个声...

尾生:“圣灵充满”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说起方言唱起了灵歌 可一阵世俗的狂风过后 他说我原就和世界是一样的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被提到九层天上 可天空马上就要下雨 他说我要回家收衣服了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被接在永恒里了 可时间流过他的身体 他说我还想在地上呆着 2018年1月9日 于长沙...

尾生:被限制出境纪实

好不容易办好入台的手续,买了往返的飞机票。我想这次终于可以去台湾了。1月5号中午12点左右起飞的飞机,我提前了三个多小时在黄花机场T2航站楼等待。机场的工作人员快十点左右才开始上班。我取了票,心中兴奋而忐忑。这些年老老实实,当局应该会让我自由吧。我这样想。 边检的时候,负责检查证件的美女安检员看了下证件,立刻就盖了章,然后说糟了糟了,盖快了。旁边屋子穿得好像军人制服的人过来说要核实我的证件,把我...

杨悦寒:尾生诗歌城堡的七色沼泽——诗评

2018-01-04 杨悦寒 复活的尾生 认识尾生近十年了,但接触并不多,才一次吧。那时候的他文质彬彬,斯文羞涩,丝毫想象不出,日后的诗歌会蕴藏那么大的能量与力量。柔软的外表下,暗潮涌动。这是一种日积月累和训练过的境界,倘若没有灵性也是写不出这样高级的诗歌的。 这亦是当下大部分现代诗人一生也达不到的,那些堆砌日常辞藻的所谓诗人,美名为诗歌改革,表面是偷工减料,实际是没有灵性。以门派自居,以为上演...

尾生:致屠夫吴淦

他从不举道德的大旗 他低,几乎低到了尘埃里 我见他时 他肥头大耳,腿粗腰圆 那时候他大名鼎鼎 他说他超级低俗 他说他只是个杀猪的 如今 他是廋了 廋得仿佛脱去了肉体 他从未高举道德 他本有千万个妥协的理由 而如今,他却就站在那里 2017年12月28日 于长沙...

尾生:江天勇案旁听纪实

得知江天勇案今天上午九点在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江天勇作为基督徒律师,在这地上的国度里彰显天国的公义而受难,作为主内弟兄理当去声援。我早上七点左右起床,决定去法院申请旁听。 到达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法院门口的曙光路已经被交通管制了,留下法院门口对面的一个人行道供行人通行。旁听估计是没戏了。我拿出手机拍照,想把现场的开庭画面让世界看见。在光明面前,黑暗就会惧怕;在上帝面前,撒但自然会暴露。我本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