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过度报复不能算正义

——与尾生商榷 1 没有法治,诉诸“原始正义”私自报复,当然可认为自有道理。不过,要问“张扣扣错在哪里?”真有任何正义感者,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那就是他的过度报复,已不能算任何“正义”了。 对于“原始正义”,古今中外都有个基本标准——“公平报复”,西方的说法也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杀人(者)偿命”或“一命抵一命”,否则就只是报复而无正义可言了。因此,对张扣扣杀三命抵一命—...

尾生:血亲复仇的背后(与于建嵘商榷)

张扣扣新年血亲复仇。大年三十正是万家团圆之时,有一个穷小子忍辱负重,在外苦练本领二十余年,终于在这一天回到故乡,先是为母亲上坟,接着提刀来到杀母恶霸一家,手起刀落,血溅当场,三人已命落黄泉,然后扬长而去。这张扣扣非杀红眼之人,心中自有拿捏,未曾伤害无辜家小,旋即又投案自首也。民间一片欢呼,真英雄也! 民间说书人是一种叙事方法。当庙堂之上失礼,法治尽失,民间自会有民间的判断。我们受的什么教育呢?水...

尾生:我和我的声音

一 月亮变成血的那一个夜晚,我的声音,她逃出我的心,又蹿出我的喉咙,最后跳出我的舌头,离开了我。这是2018年1月31日,那时候,我正躺在椅子上,希望看见人间发生一点奇迹。这个世界太现实了,现实得有点坚硬。 我失去了我的声音。或者说我们相互之间失去了。我无数次地责怪我的声音她总是不听我的话。而我的声音,无数次地埋怨我把她囚禁在沉重的肉体的监狱。如果两个人相互刺杀,分开或相互远离又有什么不好呢?我...

尾生:认识一个新词

早晨,陷入 无法回忆的梦的淤泥 阳光,仿佛也穿不过 这礼拜天肉体的安息 在一首首交响乐里 去聆听一个个声音,找到自己 然后,孤独像时间一样 慢慢地流去 真实的钥匙 你说是暴露在阳光中 还是隐藏在黑暗里 我的微小的抒情 也只抵达了一部分 于是,我不得不忍受 漫长的旅程,去该换 一个句式,认识一个新词 2018年2月11日 于长沙...

尾生:你是该回家了

在白沙路的汤家 我们吃饭有美人相伴 我们让嘴巴和眼睛都不饿着 在105沸腾的酒吧里 我们的灵魂与肉体 在酒杯里相互切割 我们不相互吹捧 我们只是不知不觉地喝酒 突然,世界就长出蜗牛的躯壳 朋友你说的什么,我的肉体已经沉睡 可我却分明听见你灵魂细小的针掉了 在我的眼前 他这左手已经开始独立 他这右手也开始不听话了 但,我始终不相信这身体不是我的 在摇摇晃晃的 两个世界之间 我努力去看见真实 一个声...

尾生:“圣灵充满”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说起方言唱起了灵歌 可一阵世俗的狂风过后 他说我原就和世界是一样的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被提到九层天上 可天空马上就要下雨 他说我要回家收衣服了 他说他被“圣灵充满” 已经被接在永恒里了 可时间流过他的身体 他说我还想在地上呆着 2018年1月9日 于长沙...

尾生:被限制出境纪实

好不容易办好入台的手续,买了往返的飞机票。我想这次终于可以去台湾了。1月5号中午12点左右起飞的飞机,我提前了三个多小时在黄花机场T2航站楼等待。机场的工作人员快十点左右才开始上班。我取了票,心中兴奋而忐忑。这些年老老实实,当局应该会让我自由吧。我这样想。 边检的时候,负责检查证件的美女安检员看了下证件,立刻就盖了章,然后说糟了糟了,盖快了。旁边屋子穿得好像军人制服的人过来说要核实我的证件,把我...

杨悦寒:尾生诗歌城堡的七色沼泽——诗评

2018-01-04 杨悦寒 复活的尾生 认识尾生近十年了,但接触并不多,才一次吧。那时候的他文质彬彬,斯文羞涩,丝毫想象不出,日后的诗歌会蕴藏那么大的能量与力量。柔软的外表下,暗潮涌动。这是一种日积月累和训练过的境界,倘若没有灵性也是写不出这样高级的诗歌的。 这亦是当下大部分现代诗人一生也达不到的,那些堆砌日常辞藻的所谓诗人,美名为诗歌改革,表面是偷工减料,实际是没有灵性。以门派自居,以为上演...

尾生:致屠夫吴淦

他从不举道德的大旗 他低,几乎低到了尘埃里 我见他时 他肥头大耳,腿粗腰圆 那时候他大名鼎鼎 他说他超级低俗 他说他只是个杀猪的 如今 他是廋了 廋得仿佛脱去了肉体 他从未高举道德 他本有千万个妥协的理由 而如今,他却就站在那里 2017年12月28日 于长沙...

尾生:江天勇案旁听纪实

得知江天勇案今天上午九点在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江天勇作为基督徒律师,在这地上的国度里彰显天国的公义而受难,作为主内弟兄理当去声援。我早上七点左右起床,决定去法院申请旁听。 到达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法院门口的曙光路已经被交通管制了,留下法院门口对面的一个人行道供行人通行。旁听估计是没戏了。我拿出手机拍照,想把现场的开庭画面让世界看见。在光明面前,黑暗就会惧怕;在上帝面前,撒但自然会暴露。我本希...

尾生:深处

离开了 人群:镜子 我们就是万物 或什么也不是 在孤独的深处 像穿过女人长过一生的产道 似乎,我们才能学会 独自与上帝相处 2017年11月8日 于长沙

尾生:阳光盛大的时候

阳光盛大的时候 我看见衣服上许多的灰尘 在黑暗里的冷光之下 我以为地板十分的干净 那些看见自己 嘴唇不洁,肉身污秽的啊 其实,他们才更容易 遇见圣灵 那些罪人中的罪魁啊 其实,他们才离恩典最近 2017年11月8日 于长沙...

尾生:词与刀剑

我不相信刀剑 能斩断水流,我不相信 枪能让词语留下 伤口 当刀剑生锈的时候 当墓志铭刻下的时候 你们不会看见那些 看似软弱的 却活得更久 注:得知秋雨之福的《关于保守主义的对谈》嘉宾冯克利被阻不能参加而后作。 2017年11月3日 于成都...

尾生:如果

如果思想能挡住子弹 如果舌头能折断刀剑 如果良心能把邪恶的想法阻拦 如果艺术能让铁石柔软 如果眼睛能把物质看穿 如果嘴唇能过滤不洁的意念 如果灵魂不是虚幻 如果耳朵能把神的声音听见 如果我们的双腿能再向前迈一点 2017年11月1日 于成都...

尾生:若真有那一晚

若真有那一晚 我害怕自己不能亲自见证 若真有那一晚 我害怕自己与你无份 在星星的引导下 去靠近那马槽里的生命 在肉体的睡眠之外 去聆听客西马尼祷告的声音 若有些苦杯无法挪去 若有些十字架已是命定 那么就让今夜埋葬我一生的软弱 明天再去与黎明一起重生 注:听王怡牧师纪念马丁路德发表《九十五条信纲》五百周年讲道而后作 2017年10月31日 于成都...

尾生:写给袁立

我原以为明星的公益 就像流星,而她却依然 像一颗行星,围着她的 公益旋转 尘埃堵住我们的呼吸 这个世界仿佛已没心没肺 而她却回转像小孩,带来 救赎的希望和爱 袁立,似乎正在为 女人定义另外一种美丽 褪去一切虚伪的修饰 美在时间与世界之外 注:因有感于袁立姊妹为尘肺病人的奔走付出而作。 2017年11月6日 于成都...

尾生:你好(外三首)

还记得上一次见你 许多的流萤,你在路上走着 我努力地看你 汪洞的小河与我一同 唱起歌,只是他比我柔情 这次又要走了,你的壮歌 我们的约定,还是没有完成 我捡起汪洞小河的两块石头 汪洞的小河还是那么多情 那个晚上,灯光很冷 我们坐在汪洞小小的街道上 你问我:想学什么壮语 我想说:你好漂亮!等出口 时候却变成了:你好 2009年9月 无题 蛇,探出脑袋 蛇,被拽住尾巴拖出来 喀哧喀哧 一只喝醉酒的 ...

尾生:成都的秋雨

有时候,真的羡慕 秋雨已经下在了成都 那早雨的幸福该是 何等的幸福 天府之国似乎 早已经显示了你的旨意 那秋雨是不是已经 降临在了你的国度 神啊,请让那里 成都,变为泉源之地 并有秋雨之福 盖满全谷 注:得知秋雨之福教会王怡牧师被寻衅滋事带走后而作。 2017年9月26日  于长沙...

尾生:超越

谁能在肉体的风暴中 寻找到那宁静的花园 星星在浩渺的夜空 洪水在人身上泛滥 丢弃一个脏词 捡起一朵凋零的花瓣 在这情绪翻滚的大海上 有一艘超越苦难,平安的大船 2017年9月25日  于长沙...

尾生:一支黄色的香蕉

一 穿过欲望之夜,我的身体渐渐肿胀成了大象。 二 “你怎么越来越像一只大象了?”枕头边的女朋友说。 “是吗?”我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她的身体是那么丰满而修长,让人看见,立刻就心生荡漾。但很快,我发现她的身体变成了一支黄色的香蕉。我再也听不见她说话的声音了。 “我变成了一只大象。”在镜子面前,我终于认清了自己。蒲扇一样的耳朵里,听见的都是洪水一样欲望的声音。我立刻感到惶恐,本来想去思考这一切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