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之黑山头纪事

麒麟关西行六百四十米,为黑山头,此余新近避漏之所。山路蜿蜒而上,离天空又近了二、三十米,离星星和星星也近了二、三十米。 白日里总不好说什么,下到山脚或山腰,无非干些谋食勾当。 暮归,驻足山巅。下视,你可以看见和想象楼宇之后的繁复沉冗的庸常虚妄。忍不住向上看,最初是水墨的天空,紧接着星星和星星也现了,星星和星星在柔弱的光影中隐约呢喃;永远的悲观主义者秋虫在可能枯衰的草间嘶鸣,夜露上升;暗处朦胧的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