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杨百揆——“好汉们轶事”节选

死讯密集 死讯越来越密集。几乎都是猝死。不指那些欠下血债、祸害家国、死有余辜的恶人,我指的是促进中国文明化进程的同道。今日看见老友邢小群传来纪念杨百揆的文字,才知道他也突然离去了。 我不认识他,但却与他是名副其实的八九难友。在那些囚禁受审的日子里,他一定知道我,就像我知道他一样。 取保候审之后,他未能回到自己供职的社科院政治学所,不像我们共同的其他难友王鲁湘、周舵那样不幸,他未曾求仁却光荣得仁,...

丁邢:悼念杨百揆

丁东小群 2019-08-04 前几天,我和朋友外出旅游,在外高加索的山间行走,旅友王东成突然从微信看到一个噩耗:学者杨百揆在北京逝世。我心里一惊。他才69岁,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和杨百揆相识于十几年前。当时,尹伟中创办《学习博览》杂志,邀我和杨百揆一起参与。我们每两周去一次编辑部,和几位青年编辑一起商议选题,相处十分愉快。百揆兄比我年长一岁。我们经历相似,有很多共同语言。 他和我都是老三届,...

胡平:黄琦被判12年。杨百揆猝然离世。

今天一早,打开电脑,看到两个坏消息,心情顿时十分沉重。 得知黄琦被重判12年,无比愤慨,强烈抗议。黄琦办的天网,起步早,时间长,涉及面广,影响很大。我和黄琦没见过面,但通过网络有很多交流。我对他的工作一直很关注,也很佩服。16年黄琦被捕,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为儿子四处奔走。现黄琦被判12年,只希望黄琦挺住。向黄琦表达崇高敬意,请黄母多多保重。 惊悉校友杨百揆昨日猝死于北京家中,不胜哀痛。百揆也是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