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 Wang:与桑塔格共进晚餐

◎ Val Wang 老哈 译 我并没打算跟苏珊-桑塔格争辩。 与她外出共进晚餐的原因与此完全相反。那时我25岁,生活在北京,是一个上进心很强的作家,以自由撰写新闻稿件凑合着谋生。2000那年,在我每年一次回纽约的期间,过去大学里一位我称为斯汀的朋友和我取得了联系。斯汀是“苏珊”的私人助理,他邀请我和他的老板一同看电影并共进晚餐。我理所当然的同意了。 这将会是我进入纽约文人生活的起始。我钦佩苏珊...

大卫·里夫:疾病:不仅仅是隐喻

◎ 大卫·里夫 北塔 译 我母亲,苏珊·桑塔格,活了整整71岁,她几乎一直相信,自己能战胜厄运(beat the odds)。甚至在她生命的最后9个月里,在她被发现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yelodysplastic syndrome)——一种特别恶性的血癌之后,她也还是坚信自己是特例。医学上把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称作急性骨髓白血病的先兆。从历史上看,这类病人的存活率平均不到20%。她已年逾古稀...

苏珊·桑塔格:迷人的法西斯主义

© 苏珊·桑塔格/文 Susan Sontag © 周颖/译 一 首先给大家展示的,是这本由莱尼·里芬施塔尔(Leni Riefenstahl)拍摄,收纳126帧精美彩照的摄影集,在近年来问世的摄影集中,它无疑是最摄人心魄的一册。在苏丹南部险峻的群峰间,生活着大约八千远离尘寰、神仙一般的奴巴人。这些人是完美体格的象征,拥有外型优美、削去部分头发的硕大头颅,表情丰富的脸庞,以及剃光毛发、以疤痕为装...

崔卫平:法西斯的美学

兰妮·来芬斯坦与希特勒在一起 苏珊·桑塔格写于70年代的一篇长文——《迷人的法西斯》,源于兰妮·来芬斯坦(1902-)的一部新摄影集《鲁巴的末裔》的出版。此人是纳粹时期一名十分走红的摄影师、导演和演员,所拍摄的影片包括描写1934年纳粹党的大会开幕仪式的纪录片《意志的胜利》。但她并没有像为这个臭名昭著的党和政府摇旗呐喊的其他”艺术家”在战后随即消失,原因在于,在她的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