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九期:张铭山:梁信和工友的一天(下)...

(上接第八期) 以后的活干得还算顺利,中午时分,吊架支架安装完成,剩下扁钢连接再有2、3个小时也就完成了。 中午照例是馒头和大头菜炒肉。所谓大头菜炒肉,就是用猪油膘炼出油渣炒大头菜,每份菜里能有一、二块油渣,基本上用水煮,油星都不多见。工地食堂的伙食标准控制在每天每人4—5元钱,好一点的饭菜大伙也吃不起。大伙打上菜拿着馒头,急匆匆地到自己的宿舍里吃饭。这段时间对大伙来说,非常宝贵。1个小时的吃饭...

《自由之笔》第八期:张铭山:梁信和工友的一天(上)...

“六•四”过去已经二十年了,从北墅监狱出来也有十多年了。每一天都是在希翼的煎熬中浸泡。在这二十年和每一个一天的时光交错之中,梁信亢奋的期待,时常被疲惫和无奈地日常生活所阉割…… 2009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地处山东潍坊最北部的大家洼镇,在寒风的肆虐下颤栗着。细沙似的雪粒在尖利的北风挟裹下,一会儿像雾一样在空中飞舞,一会儿像游蛇一样在地面上顺风游走。雪虽不大,但一夜下来,地面上的沟沟壑壑以及屋面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