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洪、秦晖等:将迁徙自由重新写入宪法(讨论)

作者:盛洪、秦晖等 盛洪(主持人 经济学者):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研讨会,研讨会的题目是《将迁徙自由重新写入宪法》。我们的时间非常独特,第一,我们是春节刚过,按照习惯,正月十五没到,春节就还没有过完;第二,今天是周末。这个会在今天开,它的前后的时间都有非常重要的含义。第一,春节还没过完,实际上就是春运还没有完。春运的含义是有大量的人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流动,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农民工。铁道部现在...

秦晖:关于“新蛮族征服论”与拯救文明之路——与盛洪先生商榷...

盛洪的两篇文章(《什么是文明》载《战略与管理》1995年第5期,《经济学怎样挑战历史》载《东方》1996年第1期——编者)之所以受到关注,在于该文想解决的是当今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无法回避的两个问题: 其一是自由主义与道德理想主义的关系。自由主义,尤其是当今在中国知识界影响最大的以哈耶克为代表的英美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强调人性利己的“低调”主义,而近年来在诸如“二张二王之争”中被祭起的“道德理想主义”又...

盛洪:我们为什么要珍视传统?

原标题:盛 洪:我们为什么要珍视传统?——在厦门纸的时代书店《经济学和儒学》讲座的演讲    本文为作者2016年3月26日在厦门纸的时代书店《经济学和儒学》讲座的演讲修订稿,以下为原文。    盛洪:谢谢大家,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来到纸的时代书店和大家一起交流。大家都知道我最近出了一本书叫《儒学的经济学解释》,这本书实际上是我在山东大学教课的记录,我把上课的内容记录下来,然后做了一些改进,最后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