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惊红尘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

都说女人是女人的敌人,且听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其配合默契之空前,娇媚扶持之无隙,本人不得不在此放言,让萨特和老酒葫芦喂鱼去吧,咱四朵姐妹花花之摇曳楚楚相怜,今晚若不惊凡尘,圣母不依。 尽管后来五月的“泥滋味”遍布唇齿间,我更能闻到一抹幽蓝并不杂念的泥滋味缓缓弥漫,五月的味道异国飘香道是无情但却有情且伴风吟频频浅送。来自港岛被酒爷爷戏称妖女的露茜小姐字字妙吐恰便是此情必惊红尘晓破...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美人惜英雄

只剩下方鸿渐和孙小姐了这该死的独木桥陡悬了半颗心。命悬一线之际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没吃豹子胆女人的怕死柔软可吸男人虽说故作镇定其实他们的怕死系数也是有增无减同样是有心不敢跳的。 若方鸿渐走在前面留下的孙小姐一人便永远过不了河。在永久性掉队和拼死一搏之间女人毫无疑问的是选择后者,至少孙小姐相信万一自己一个倾斜紧随其后的方鸿渐会生死挽红颜,即便他没能挽住大不了公子怀里徐徐升天,怎么也不枉自己半世红颜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