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当我们决定不再路过生活

返乡 命运乃我们的在天之父: 我们永远无法抗争: 就像我们的病:我们的病也不想自己是病: 我们的病也是寻找家园的孩子孤苦伶仃。 我们是不叫螃蟹的螃蟹不叫螃蟹的人: 我们蜕完最后一次壳后我们就踏上归程: 我们知道熟谙路径的人吹着口哨打着手电筒正从后面过来: 我们知道这样捕蟹比种豆还要好玩比插秧只有轻松: 我们理解我们是食物链上的人: 但我们现在没空发呆没空走神没空痛苦没空享受这些静美: 我们最后的...

高旷:准备绝望

《那时》 我一直缠着上帝说一则笑话 上帝却总是微笑着,轻声细语地—— 我就是一则笑话! 那时我不懂,那时我总是进不了月白风清, 那时我一生气,就硬抱着一只流浪狗 爬到扶桑树上哄它撒尿。 (继续阅读)...

高旷:在汉语抵达的不可能的世界

挖鱼 庄稼跟孩子吃饱了奶一样,我们不好意思再去打扰, 我们坐在自家的门前想起来何不挖点鱼吃 既然没有事情值得再干。 我们只要浅浅地掀开一二锹土,黄河一样的水就沁了出来, 鱼也就钻了出来。我们坐在板凳上,伸出我们的脚, 我们只用我们的脚趾夹,我们用目光制止我们的孩子跳进去捞, 孩子当然没有听我们的,自古以来我们都喜欢也傍桑荫学种瓜。 我们不要太多,够晚饭的时候吃一顿就行了。 天光就像傍晚我们收拾得...

高旷:未来的祖先

一 杀戮之外,我们惟一能够确认的是谎言的真实性: 就像好不容易攥下的一点积蓄 一下子就无影无踪并且真的无关盗贼: 是我们千小心万小心东收西藏, 藏进兜底怎么就有一个破洞的贴衣口袋—— 我们不放心,可是 墙缝里既没有老鼠屎也没有麻雀的羽毛: 这和尚念经的真实 成了翻开历史那些我们无法找到的人杳无踪迹。 我们是精神阉割的太监,活在人类的表情之外; 都在那里阴鸷地坚持着:因为有明摆着的特例, “老子就...

高旷:人类消息

编按:诗是建设生活。这种建设,自然是以天人合一为依归;不突兀,不妨碍,花鸟虫鱼觉得自然。形成这种想法以后,再看生活的日常,则一切皆诗。问题是,诗美是否恰到好处地展现在言说之中。组诗《人类消息》正是基于这一生活态度,献给人类,献给汉语。 一、春江花月夜 月光下,我们嘟嘟哝哝地搓着孩子的尿片。 我们是那些总是等着某一个人死去的民族。 我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直到把自己一个一个等死。 二、旭日升 伫立床...

高旷:第五十七个民族

第五十七个民族 我不抗议。绝经期的女人如何对待例假 我就如何对待这个国家。 从被逐的家园里,我,我们, 大明大放地带上这车泥土,曾经是自己家的泥土, 浇灌上雨水、自己的粪便,播种上小麦、棉花和果蔬, 带上你们允许暂住的各种证件,我们承认 暂住与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必须亲口尝一尝一样 都是终极的真理,却挂不上任何商标。 我们从汉族里走出来成为一个新的民族, 就像吉卜赛人。 我们的车队严格遵循你们的驱...

高旷:岂有此理的事(组诗)

◎高旷 (一)拒绝评价 他心如止水地整理着客房里的床铺, 心如止水地瞄一眼外面的热闹。 船正在无可挽回地倾覆。 他回答着自己为什么不也抢着挤上救生艇: 没劲;也抢不过。 (全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