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在汉语抵达的不可能的世界

Share on Google+

挖鱼

庄稼跟孩子吃饱了奶一样,我们不好意思再去打扰,
我们坐在自家的门前想起来何不挖点鱼吃
既然没有事情值得再干。
我们只要浅浅地掀开一二锹土,黄河一样的水就沁了出来,
鱼也就钻了出来。我们坐在板凳上,伸出我们的脚,
我们只用我们的脚趾夹,我们用目光制止我们的孩子跳进去捞,
孩子当然没有听我们的,自古以来我们都喜欢也傍桑荫学种瓜。
我们不要太多,够晚饭的时候吃一顿就行了。
天光就像傍晚我们收拾得熨里熨帖的女人,
站在余晖散尽的暮色里;
也像雨天无事可做我们就做爱,睡好后
我们的女人正坐在门口逗着母鸡玩:趁母鸡稍不注意,
我们的爱人就撩起一只鸡雏,解开襟怀:
现在是我的儿!来,吃奶!
我们的祖母历史一样也正嗤嗤啦啦地在灶间做饭。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8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