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当我们决定不再路过生活

Share on Google+

返乡

命运乃我们的在天之父:
我们永远无法抗争:
就像我们的病:我们的病也不想自己是病:
我们的病也是寻找家园的孩子孤苦伶仃。
我们是不叫螃蟹的螃蟹不叫螃蟹的人:
我们蜕完最后一次壳后我们就踏上归程:
我们知道熟谙路径的人吹着口哨打着手电筒正从后面过来:
我们知道这样捕蟹比种豆还要好玩比插秧只有轻松:
我们理解我们是食物链上的人:
但我们现在没空发呆没空走神没空痛苦没空享受这些静美:
我们最后的路程是苦中作乐,是和命运嘻哈:
我们在最后的时刻正与执行任务的刽子手说着笑话:
人和螃蟹一样,总有朝着梦想的,尽管野生再无可能。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5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