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准备绝望

Share on Google+

《那时》

我一直缠着上帝说一则笑话
上帝却总是微笑着,轻声细语地——

我就是一则笑话!

那时我不懂,那时我总是进不了月白风清,
那时我一生气,就硬抱着一只流浪狗
爬到扶桑树上哄它撒尿。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9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