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Share on Google+

凌晨,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呼吁学生结束绝食,没有回应学生要求为学运正名及平等对话的要求。绝食学生普遍认为赵紫阳这个讲话只是出于理解表示的一种安慰,和以前的说法相比,没有实质性的新内容。

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在邓小平家召开,杨尚昆、薄一波和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与会。会议决定:一、晚上继续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具体部署如何实施北京戒严。二、中央政治局常委于18日早晨去医院看望绝食学生。三、李鹏于18日与学生代表进行对话,要求绝食学生全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来。四、18日上午,政治局常委向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报告部署戒严情况。

对北京实施戒严的决定由邓小平拍板决定。五名政治局常委对戒严意见不一,赵紫阳、胡启立反对、乔石中立、李鹏、姚依林赞同。有资料称,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廖汉生最先提出戒严建议。廖是1955年首次授衔时的中将,曾任北京军区政委等职,元帅贺龙的外甥女婿。

上午,严家其、包遵信等人联名发表《五一七宣言》,矛头直指邓小平,“清王朝已灭亡76年了,但是,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北大中文系四名中共党员曹文轩(副教授)、温儒敏(副教授)、董洪利(讲师)、杨荣祥(硕士生)在北大三角地贴出题为《党员起来,抵制独裁》的大字报,于下午送达中南海。(董洪利是我在北大古典文献专业读书时的班主任)。

学生绝食进入第五天,运送绝食学生入院救治的救护车日夜不停,汽笛声刺痛北京各界民众,终于爆发全民大游行。据统计,当天上街游行声援绝食学生的北京各界民众逾120万人。

从上午起,一支支游行队伍从四面八方涌向长安街。东迄建国门立交桥,西至复兴门外,十里长街变成了人的潮涌、旗的海洋。“救救孩子!”“救救国家!”万万千千的人从心底发出了沉重的呼唤。整个首都都抖动了。身处声援队伍中的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韩大成郑重地说:“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记入中国史册。”

上街声援学生的除了知识界、新闻出版界、工人、中学生,还包括解放军文职人员、佛教、基督教、警官大学、中央党校、八大民主党派,以及许多中央和北京市的党政机关。

共青团中央、全国青年联合会、全国学联和全国妇联等机关、团体、学校也发出呼吁。有的呼吁学生停止绝食、党和政府主要负责人尽快与学生对话,也有的要求中央否定“动乱”的定性。

各地高校学生大量进京声援,李鹏指令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劝阻学生强行登乘进京列车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劝阻学生绝食、罢课、游行等行动,要极力防止外地学生进京串联。

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再次开会。赵紫阳坚持反对北京戒严,应该对学生作出退让。因邓小平已拍板戒严,会议决定对北京实行戒严。赵紫阳说他无法执行,提出辞职。杨尚昆怕震动太大,劝说赵撤回辞职请求,改为请病假。

李鹏《六四日记》称:(上午在邓小平家中)小平同志提出戒严后,会场空气变得十分严肃,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姚依林也表态同意戒严。乔石点头表示同意。胡启立还是那一句话,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只有赵紫阳表示反对,说这个方针我执行不了。……小平同志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指出: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走漏消息。

胡绩伟、江平等24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联名写信,建议中央立即召开全国人大常委紧急会议研究当前局势。中国民盟、民建会、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致函中共中央,建议与学生平等对话,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

北高联在天安门广场建立了“学运之声”广播站,由北高联常委王超华主导。此前已建立绝食团广播站的封从德认为广场上出现两种声音不妥,要求学运之声广播站与绝食团广播站合并,与王超华发生争执,在场的清华大学学生、北高联常委周峰锁劝说封从德离开。

全国(北京除外)有27个城市的170多所高校、近30万学生声援北京绝食学生。其中,游行人数在万人以上的城市有上海、哈尔滨、西安、武汉、长沙、南京、石家庄、兰州等。

上海。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工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纺织大学、上海医科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20多所高校部分大学生、研究生和教师,解放日报社、世界经济导报社、文汇报社、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等16家新闻、出版单位的少数职工,共三万余人上街游行。绝食学生增加到近200人。游行队伍中出现“小平,谁下台?”“为了宪法贞操”“学生绝食垂危,政府人性何在”等横幅、标语。

武汉。24所高校近万名学生先后走出校门,到长江大桥静坐,公路交通再次中断。游行队伍中出现“工人声援团”、“湖北社会科学院”、“华工教师声援你们”、“长江日报支持你们”等横幅。15时47分,20多名学生站在长江大桥京广铁路线上,致使两列火车停驶。16时30分,列车恢复正常运行。

长沙。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中南工业大学等20多所高校1万余人上街游行。湖南日报、湖南人民出版社等单位部分人员参加游行。部分学生冲进了省委办公楼。“湖南日报声援团”在省委办公楼前宣读《呼吁书》,要求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承认高校学生自治会,保障新闻、出版自由。

西安。西北大学、西安矿业学院、西北政法学院等29所高校约25000名学生上街游行。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大学等5所高校近千名教职工也参加了游行。政法学院、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西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7校250余人先后宣布绝食。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各系推出十多名学生,100多人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乘火车赴京声援北京学生。西安新闻界、社科院、科技界等单位部分工作人员参加了声援活动。

哈尔滨。21所高校2万多名学生沿不同路线在市内游行并聚集省政府门前。少数高校干部和教师参加游行活动。游行学生在省政府门前高呼口号,发表演讲,宣布成立“哈尔滨市高校学生联合会”,推举了临时负责人,并宣布各高校举行无限期罢课。游行队伍中出现“我们不要皇帝”、“邓小平下台”、“打倒独裁”等标语、横幅。一些学生在游行途中募捐。

西宁。青海师范大学、青海教育学院、青海医学院等校1万余名学生上街游行并到省政府门前静坐。静坐学生串联成立了“青海省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

兰州。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西北民族学院、甘肃教育学院等12所高校上万名学生上街游行。中科院兰州分院、新闻界的一些职工参加游行。

石家庄。1万余名高校学生上街游行。850名学生不顾劝阻乘火车赴京。

杭州。11所高校的6000多名学生上街游行。一些高校教师和职工参加游行。浙江大学十多名学生宣布绝食。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9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