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川习“哥儿俩好”,这世界麻烦大了!

Share on Google+

free Su Changlan英国人曾把川普当选定为“全球风险”十二级,与“大规模恐怖攻击”同一级别。国际其他“最高风险”还包括:中国经济硬着陆、中国挑起南海军事冲突、俄罗斯挑起“ 新冷战”、欧盟解体、石油投资崩盘等等。前不久佛州“川习会”,偏偏是上述最危险的两个因素“哥儿俩好”了,让全球“跌破眼镜”,因为英国人曾顾虑川普“反对自由贸易”,还要跟中国“打贸易战”的。如今这“哥儿俩”要干啥,全球没人知道。

美国这厢,纽约时报的纪思道撰文说,川普是普京的一条哈巴狗。左派(“政治正确”派)咸信川普上台是一个“俄罗斯阴谋”。海外华人这头,多数人并不喜欢川普,但在“川菜(蔡)”爆冷门后态度急转,深信他将抛弃基辛格“联中制俄”的三十年一贯制,大家几近欢呼了,尤其异议分子们。两种观点显然很不一样:西方左派更关心诸如反歧视、美国民权、均贫富的进退;而华人更关心中国的盛衰。左派维护人权及普世价值,怎么看得下去中共的残暴,且明知故犯地任其欺骗?右派反共盼民主,却对西方社会的各种歧视、贫富不均等弊病,毫无批判和愤怒。一般持自由主义立场的人,很难在此选边站。

可是一下子这都成了“过去时”,美国本土要“价值重组”了:孤立主义崛起、普世关怀萎缩、世界领袖也不想做了;若再配以欧盟解体、中国经济下行(内含政局动荡),则后冷战二十年历史即将结束,西方(欧美)领先格局或将逆转?这可说是工业革命以来三百年“未有之变局”,因为资本主义喂养的“全球化”衰落、浅层暴富的“金砖国”无缘长久繁荣,都意味着“欧洲工业革命”成绝响,无法复制再版,那么经济发达孵卵“民主制”是否也不可复制?甚至弄到头来,“民主”与“独裁”谁胜谁负,也在未定之天!

此间最辛酸者,莫过于欧洲的过早衰落。“911”恐攻令美国战争讨伐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顺手也收拾了叙利亚,将中东伊斯兰世界原本脆弱的结构化为沙漠(碎片化);没承想中东难民却可以横渡地中海(那就是希腊罗马文明的发源地)涌向欧洲,又令原本已被福利主义拖累得疲惫不堪的欧陆负荷不起,而财政、安全两项基本底线快要洞穿。

大西洋两岸偏又生出一桩龃龉:欧陆老牌帝国经两次大战已淬炼出“人道精神”,不能坐视自己的前殖民地糜烂,虽然他们的小弟弟美利坚强盛了六十年后有点任性起来;华盛顿却觉得欧陆老大哥只管花钱在本国搞平均主义,却把防务都扔给“世界领袖”,北约其实就是一个冤大头,不想管它了。这么一吵,叫二战后建制起来的对抗苏俄和共产主义阵营的“大西洋精神”濒临崩溃,这便涉及了欧美整个民主制度、富裕社会、市场经济等得天独厚的“西方先进”体系和观念的瓦解。国际格局面临颠覆性巨变,即全球旧结构因伊斯兰文明衰落而面临解体;但这个很迫近的形势,只是浮面性的预兆,深层仍是作为主导性力量的西方基督教文明应对失措,徒然诉诸武力压制,甚少古典式的安抚和交涉。

欧美缠斗伊斯兰这个失败文明,颇有鲁迅“痛打落水狗”之风,却对太平洋那端的“新型独裁”非常温柔,令其坐收渔翁之利,这是“中国崛起”的公开秘密。中共“六四”后狂饮外资,开放市场,挽救了他们的政权,也借着一个“全球化”在西方养肥了高端富人,却剥夺了两边的平民,所以川普向“中国和华盛顿建制派”宣战,才赢得白宫。这个逻辑,出炉没几天就在佛罗里达西棕榈滩的海湖庄园被颠覆了。

川普没有“联俄制中”,原因不得而知,可是他一见习近平,就相见恨晚,大呼“我跟他很投缘哎”!(We have a great chemistry together)。据说川普是个滥用chemistry的人,这个词在英文里的原意是“化学反应”——一个纽约皇后区地产商的二公子,跟一个能挑二百斤担子的陕北娃之间产生了“化学方应”,这哥儿俩弄懵了全世界,它大概只驳斥了纪思道:美国没有一条“普金的哈巴狗”。不过,这次海湖庄园里的习弟弟温敦矜持,一改平素的骄横相,颇赢得世间薄倖名;尤其他获知川哥哥那个“轰炸”通知,沉吟十几秒后谴责“屠杀孩子”,竟引来所谓人性“自然流露”的褒奖,仿佛他原来是一个屠夫,不该有此反应;海外一些华人评论,甚至已经在期待他回去会搞“民主政变”了!

川哥哥是一个“外交盲”,他也没有“中国政策”,当然不会知道,中南海自毛泽东晚年,靠基辛格穿线,与尼克松媾和以来,虽然貌似“联美制苏”,但北京从未改变过“媚俄敌美”的政策主轴,虽然左派克林顿和奥巴马都亲和北京。道理很微妙:白宫只要在左派手里,北京就可以放心反美,因为必须高扬“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旗帜,它才能实施民族主义国策。

这位习弟弟,从前并不是很“默契”的(这个词的英文,也是chemistry)。去年他还“走向海洋”,在南海造岛,被海牙法庭裁决败诉。中国新的“海洋战略”,背后是“政权保卫战”,因为“太子党”出师不利,网络上惊见公开信促习近平下台,列数其“集权而造成的前所未有危机”、“大搞个人崇拜,令文革回潮,知识分子寒心”、“港台政策进退失据,一国两制受阻”、“盲目出手刺激周遭国际环境,纵容北韩核试,导致美国成功重返亚洲”……那会儿川哥哥还没搬进白宫呢,竞选时也曾大骂习弟弟的野心,向选民誓言要把他赶出南海远远的,还要罚他“贸易操作国”;甚至为了戏弄一下他,这位哥哥拿下白宫后,叫台湾女总统打了一个祝贺电话过来,竟把气壮如牛的习弟弟吓个半死,赶紧命令马云、吴晓辉去拜川哥哥女婿的门子:到底都是公子哥儿嘛,国事犹如家事,况且还有什么不是银子的事儿?

北京政权其实已经在末路,它未利用经济起飞的最佳时机实行转型,如今黄金时代过去了,各种矛盾、欠账凑到一块儿总爆发,如果川哥哥那厢真的兑现选举承诺,在西太平洋和贸易两个关口上卡脖子,习弟弟大概只有一条路可走:对外闭关内缩、对内高压钳制,然后再去武器库里翻出邓老爷子的“韬光养晦”老把式,接着“装孙子”呗。

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伊万卡捎信来了:我爹招你来海湖庄园聊天呢。“川习会”的实质,是习弟弟颠颠儿万里飞过来拜川哥哥,以期稳住美国的“一中政策”,附带还有西藏政策(谁能担保这没正型儿的哥哥,哪天头脑一热不会见达赖喇嘛呢?)这是中南海政权的两条基石,稍一晃动就影响“核心地位”和下一步的十九大布局——所以,北京对美大让步,以换取未来二十年的政权稳定,是极为老辣的打算——自从邓小平甩出他那八个字“韬光养晦,绝不当头”之后,国际咸认他是冲着莫斯科说的,殊不知“醉翁之意”其实更在美国,所以后来中南海的新主,第一站先到华盛顿报到,已是惯例。至于金三胖那凯子,被这哥儿俩邀进一场游戏里,玩儿三人“拱猪”,很难说谁是最后赢家。

来源:作者面书

阅读次数:19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