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1

老酒葫芦:老酒二批《肉蒲团》

都说《肉蒲团》为李渔所作,就像一些人说《东风破》旧词苏轼所作,本人是断不敢恭维,苏轼的词有气有境,那破旧东风都没有,一看就是三流词家。 再看《肉蒲团》想象奇诡有李渔之风,李渔一生海口便是,文章不能不写,银子不能不攒,女人不能不玩。但毕竟李渔是行文走词高手,若真让给李渔写《肉蒲团》,一定笔锋华丽气若山河,色比惊鸿。 看看王实甫《西厢记》笔墨怎么生香,看看汤显祖《牡丹亭》怎么摆境弄艳,一看便知无论《...
难民3

茉莉:非洲难民杀死瑞典姑娘之后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三) 今年4月7日,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发生卡车恐怖袭击,导致四人死亡。嫌犯为一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男子,此人有同情“伊斯兰国”的倾向,曾在瑞典提出避难申请遭拒绝。两天后,成千上万的瑞典人手捧鲜花涌向广场,举办“Lovefest”集会。政府和人民都一致表示,我们绝不会被吓倒,我们要团结起来显示“爱心”,以对抗恐怖分子的暴力。 爱陌生人须付代价,能不爱吗? 就在我们为...
咖啡

老酒葫芦:咖啡和大蒜

  那次某津门老男说,一看就知道你不喜欢郭德纲,分明你是个喝咖啡的主,你不是个吃大蒜的生。 我当然不要大蒜,干嘛放着香浓润肺的咖啡不喝我要去犯贱那老臭大蒜,哪怕全体国人为大蒜犯贱,本人我决不;即便我们的黄河长江都在为大蒜欢呼歌唱,我依然品我的咖啡和女人。 奶奶的本人还真从不看郭相声,套用那津门老男的话,一看就不是个吃大蒜的主。谁都心里明白尽管很多人不愿承认,住英伦海滨别墅和住黄土高坡上...
香港中大民主墙

刘淼:撕“港独”海报,这个率性举动其实很幼稚

9月4日,是香港中文大学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也就在这一天,一少部分学生在校园内悬挂“香港独立”的横幅,但很快被校方以“违法”为理由取下。之后,校内民主墙密密麻麻贴上了鼓吹“拒绝沉沦,唯有独立”的海报。5日晚上,一名持内地口音的中大女生撕那些“港独”海报,并与现场学生会成员发生争论。 那名据信来自内地的女生说,她也是学生之一,不同意被代表。她还表示,如果贴海报是民主,那么撕海报也应是民主。9月7日...
Lin Xiling

《自由之笔》第十四期:林希翎钦定极右派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十一案(1957)   林希翎(1935年10月25日-2009年9月19日),原名程海果,著名学生右派、作家、社会活动家;1957年被作为“极右分子”开除学籍留校监督劳动,此后被逮捕判刑十五年。   笔名“林希翎”初露锋芒 林希翎于民国二十四年出生在上海。父亲程逸品原为东北流亡学生,后到上海办“世界语学院”。 1937年日军占领上海后...
西厢3

老酒葫芦:惊红尘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

都说女人是女人的敌人,且听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其配合默契之空前,娇媚扶持之无隙,本人不得不在此放言,让萨特和老酒葫芦喂鱼去吧,咱四朵姐妹花花之摇曳楚楚相怜,今晚若不惊凡尘,圣母不依。 尽管后来五月的“泥滋味”遍布唇齿间,我更能闻到一抹幽蓝并不杂念的泥滋味缓缓弥漫,五月的味道异国飘香道是无情但却有情且伴风吟频频浅送。来自港岛被酒爷爷戏称妖女的露茜小姐字字妙吐恰便是此情必惊红尘晓破...
难民2

茉莉:伊朗女难民:平民、导演与王后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二) 我在瑞典认识的几位伊朗女性,都是不戴头巾不穿黑罩袍、聪明能干又大方的。其中一位是“母语中心”的教师同事,最初我参加工作时,她曾热情关照我这个“菜鸟”,令我至今心存感激。接触这类高素质的伊朗知识女性,会让人怀想灿烂的古波斯文明,回忆巴列维国王的“白色革命”,那个时期的伊朗女人可够现代够开放的。 当霍梅尼的宗教革命将要革到妇女的身体与服饰上来时,这类“自由化”...
饮酒

老酒葫芦:酒批人生九雅

a1.琴: 弦底松风诉古今, 红尘里,难觅一知音。 酒批: 是琴音引来知音, 还是知音诱发琴音, 千古之幽迷,待解? 2.棋: 颠倒苍生亦是奇, 黑白子,何必论高低。 酒批: 既是棋逢对手, 谁输谁赢无妨, 享受过程是真。 3.书: 沉醉东风月下读, 柴门闭,莫管客来无。 酒批: 春读西厢淫词, 夏赏牡丹艳曲, 秋品红楼奇文, 饮金瓶烈火。 4.画: 纤手松烟染素纱, 盈盈写,茅舍两三家。 酒批...
农民工

刘淼:大哥,你在他乡还好吗?(外一篇)

“大哥,你在他乡还好吗?” 这是农村女孩小丽写给在城里砌房子得大哥信中的第一句话——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因为我想起了几年前甘萍演唱的一首歌《大哥,你好吗》。 大哥不仅是小丽的大哥,论年龄他也是我的大哥,四十四岁的大哥尽管身材魁梧,但因为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得多。漆黑的脸庞似乎永远都洗不干净,总是沾满了尘埃,满唇的胡须多日不刮更加掩饰了他的真实年龄。天蓝色粗布“中山装...
西厢1

老酒葫芦:披阅西厢供奉牡丹——酒群【牡丹亭/西厢记曲文唱诵会】隔世犹梦后...

这说不尽的阴阳两界还魂曲,唱不完的溶溶西厢风月梦,风轻水弯月迷,美人儿姣好,有道是花枝微颤人心跳,姹紫嫣红不夜天,宽衣踏歌行。 这西厢长亭十里送别,这一款朗朗碧云天这一片凄凄黄花地,这一抹幽蓝道是无情却有情,唱出的是幽幽千里丝丝情愫,埋在心底的永远是那“娇娇滴滴的媚”,风残月稀时花谢人归处,有一行清泪藏梦里。 这名唤妖女的Lucy Tam小姐那曾经的淡淡幽香让我想到民国老上海那一款秋水伊人夕阳残...
难民1

茉莉:藏在萨拉热窝的秘密——欧洲难民故事

FT编者按:去年以来欧洲难民问题得到了中文世界的高度关注,但相关信息鱼龙混杂的现象也颇为突出。作为居住在瑞典的华人作家,本文作者茉莉女士将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及相关观察,讲述她眼中的欧洲难民故事。本文为这一系列的第一篇。 上世纪90年代初南斯拉夫战争爆发时,我正逃到香港,在一家杂志做编辑。记得当时发过一篇有关战争的报道,我在编辑按语里写道:“大屠杀的惨状令人唏嘘不已”。对香港读者和我本人来说,那场...
两只狗

老酒葫芦:酒批《你为什么会浮躁?》

我们在80年代也曾浮躁,那时我们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是世界上最穷的人群,当时的我们只有一个信念:穷则思变从零开始,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打开国门之初,面对花花世界扑面而来的各种炫耀和诱惑,我们很少抱怨,我们没想过为什么我没投胎在香港台湾或者美国,我们也不会质问父母为什么这般没权没势,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向着未来飞奔。 我们没当今年轻人这么多患得患失,我们也有失败甚至不止一次的失败更甚至如灭顶之灾的重大...
擦鞋

刘淼:师傅,擦鞋吗?(外一篇)

 “师傅,擦鞋吗?” 这是你走在城市街头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每当我听见这句话,一种发自内心的同情便会油然而生。这个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伸出并不比任何人高贵的双足。 “师傅,擦鞋吗?”发出这种声音的人往往具有某些同样的特征,男的一身暗灰色陈旧的西装,女的是根本说不出名来的粗布,却又五颜六色,让人眼花缭乱。他们的脸上堆满了皱纹和尘埃,神情麻木疲惫却又不得不露出机械式的微笑,唯一略显活力的是一...

蔡咏梅:夏日巴伐利亚的浪漫之路 ——从伍兹堡到新天鹅堡...

2001年夏南德的巴伐利亚浪漫之旅是从法兰克福开始的。参观了歌德故居,歌剧院,当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加冕後举行庆典的市政厅,一行四人驰上犹如破开了广袤无边的金黄色麦田的高速公路,一路南下到犹如童话世界中的天鹅堡。 这条长350公里的浪漫之路原是中世纪欧洲中部的基督徒翻越阿尔卑斯山往罗马的朝圣古道,後来衰落了,车辆不到商旅不往,结果被世遗忘,时代的进步在这个角落引不起回响,想不到这反而成全了古道上大...
中共十三大

吴敏:十三大三十年祭

整整三十年前, 十三大旗帜太阳般鲜艳。 党政分开、权力下放…… 直捣旧体制的总巢穴。 然而,一场暴风骤雨, 盛夏骤变寒冷的冬天。 极左思潮卷土重来, 被革除的弊政又被重建, 所谓“一个字也不能改”, 成了一句失效的警言。 南方谈话狠批极左, 经济改革再翻新篇, 但标志性的政治改革, 却被抛到了脑后面。 计划大坝轰然坍塌, 市场化大潮奔腾向前; 可惜政治攻坚的十三大, 竟成...

古诺:午夜之子

1 我梦见我的头脑空旷荒芜游荡一匹马, 我此时的倦怠安于马背上。 我梦见我的孩子牵动一根帆索,温柔母亲 在他身边掬捧月光中的海水,嘴里轻声赞美…… 我梦见乡村怀抱秋日在山腰驻足, 寂静山路上陷落马蹄印。而且, 我家乡古老河流环绕一片丰饶地土, 我祖辈枕囊中塞满身后吃不尽的食粮。 我梦见左脑失忆后整个夜空还剩下没有白天的 右脑,我崩溃的颅骨中世界神经也在收缩。 我梦见一根针戳进老人指头, 仿佛时间...
zaiyedang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在野党编刊入罪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十三案(1999)  (左起)吴义龙丶毛庆祥丶朱虞夫丶徐光   吴义龙(1967年5月1日-)丶毛庆祥(1949年1月1日-)丶朱虞夫(1953年2月13日-)丶徐光(1968年9月11日-),自由撰稿人丶编辑丶社会活动家;因参与组党活动和编辑《在野党》杂志,於1999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案判刑。   吴义龙  吴义龙於1967年...
Ren Wanding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任畹町无悔抗议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五案(1991)   任畹町(1944年9月6日-),原名任安,著名异议人士丶自由撰稿人丶人权活动家;因参与“八九民运”“罪恶重大,无悔罪表现”,1991年在被关押一年半後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七年。   任畹町於民国三十三年出生在江西省上饶县。 1964年,任畹町考入北京建筑工程学院;1969年,他被指为“叛国投敌”和反对“文...
Bao Zunxin

《自由之笔》第二十期:包遵信民运黑手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三案(1989) 包遵信(1937年9月1日-2007年10月28日),笔名忍言丶佚之,著名思想史学者丶编辑丶作家;1989年春因参与组织知识界支援北京爆发而席卷全国的学生抗议运动,当年6月被作为学运“幕後黑手”以涉嫌“反革命宣传煽动”被捕,後以“反革命罪”被判刑五年。   共同主编《走向未来丛书》 包遵信於民国二十六年出生在安徽省和县。 1...
维京人到美洲

王敏行:北欧人首先到达美洲, 比哥伦布早五百年(孙屹 译)...

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这一被普遍接受的理论,久已受到众多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质疑。格林兰童话故事和考古发现,早在公元1000年期间,维京人就抵达加拿大东海岸(今天的纽芬兰),并将他命名为「葡萄之国」,因为那里生产葡萄。 维京人的远征 在公元800至1050年期间的维京时代,维京人在北欧和北大西洋地区从事商业、海盗和开拓殖民地的活动。「维京(Viking) 」一词缘于港湾(vik),居住在港湾的人即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