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Wei1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陈卫抗争终不懈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十一案(1997)   陈卫(1969年2月21日-),自由撰稿人丶社会活动家;因参加“中国自由民主党”和筹备“六四”三周年纪念活动,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服刑五年後,於1997年刑满获释。   陈卫於1969年出生在四川省遂宁,父母是遂宁纺织厂职工,姐弟四人排行老二。 1987年,陈卫於在遂宁中学毕业,次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七系(机械...
Ah Long

《自由之笔》第十六期:阿垅引马陷歪批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案(1950)   阿垅(1907年11月-1967年2月15日),原名陈守梅,又名陈亦门,笔名有紫薇花藕、SM、亦门、斯蒙、师穆、圣门、圣木、方信、魏本仁、曾心良、张怀瑞等,诗人、文艺理论家;1950年初因诗论作品遭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文章点名批判“歪曲和伪造马列主义”,五年后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监禁十二年至死。  ...
Li Jiantong

《自由之笔》第十四期:李建彤小说反党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十七案(1963)   李建彤(1919年3月26日-2005年2月14日),曾用名韩玉芝,笔名秋心、秋茵,中国共产党先烈刘志丹的弟媳,中共干部出身的作家;其小说《刘志丹》以“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著称,开创由中共中央专案审查文学作品的先例,​​1963年的专案审查报告使作者由此遭整肃达十六年之久。   从艺术教员到共产党干部...
zaiyedang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在野党编刊入罪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十三案(1999)  (左起)吴义龙丶毛庆祥丶朱虞夫丶徐光   吴义龙(1967年5月1日-)丶毛庆祥(1949年1月1日-)丶朱虞夫(1953年2月13日-)丶徐光(1968年9月11日-),自由撰稿人丶编辑丶社会活动家;因参与组党活动和编辑《在野党》杂志,於1999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案判刑。   吴义龙  吴义龙於1967年...
Lu Ling

《自由之笔》第十五期:路翎被卖公开信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六案(1952)   路翎(1923年1月23日-1994年2月12日),原名徐嗣兴,笔名烽嵩、流烽、徐烽、莎虹、冰菱、余林、穆纳、嘉木、未明等,小说家、剧作家;1952年作品连续遭批判,又因其老朋友舒芜发表《致路翎的公开信》的出卖而升级,直至三年后作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案”骨干被捕,此后被监禁、迫害达二十五年。   “七月派”最重要小说...
熊飞俊

湖北作家熊飞骏取保候审期满立遭起诉

湖北民间作家熊飞骏因出版书籍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拘后取保候审一年。今年1月12日取保候审届满后,他接到湖北红安县检察院通知,案件已经移送检察院处理。 湖北作家熊飞骏(本名熊应学)因出版有关中国问题的两本著作《中国在这里反思》和《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于2016年12月8日被湖北红安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抄家及刑事拘留。事件曾引发海内外人士及媒体关注,有人批评中国警方以言论罪,进一...
任性

老酒葫芦:我是一个任性的男人

我想在女人身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寂寞的窗口,都习惯, 我的任性。 ~老酒艳题 也许 我是被女人宠坏的男人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故事 都像粉色红唇 那样鲜艳 我希望 能在挂满水珠的胸前作画 画出男人的野心 画下一条永远不会 干涸的河流 一片鲜红 一片属于鲜红的偷情烈焰 一片虚掩的湿地酸果 我想画下女人 画下美色弥漫中 所能散发的柔情 画下所有初始的 熊熊燃烧的爱火 画下弯曲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

老酒葫芦:澳洲:一生的机会

和我们的祖传家训过了这村沒这店完全相反,澳洲空间平面过了这店有那店,时间上在你的一生今天过了这站明天就是下站。 比如你或你的孩子因生病或贪玩不能考入理想大学的理想专业,政府建办的tafe学院是你低谷中人生的当然驿站,在这里你可以继续学习并丰富自己的技艺并由此走向社会实现你的价值,也可从这里起步最终通向你理想专业并实现它,任何时候只要你努力并不放弃,你就是自己的下一站。 曾一中学女生因早恋怀孕被父...

老酒葫芦:什么样的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见到地沟油不太恶心,如果你对毒奶粉也不排斥,如果你什么样的空气都敢吸什么样的水都敢喝,如果你的口头禅是不干不净吃了沒病而且真什么样的路边摊都敢下肚,如果你什么样的陈年老油炸出的村姑白肚都津津有味并照单全收,那么我告诉你,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新到陌生国度第一时间撒尿第二时间找中餐馆,如果菜上了桌你只吃家乡的老根根其他视而不见,如果你的早餐只能接纳油条豆桨烧饼稀饭,如果你象个断不了奶的孩子...
北京爱情

老酒葫芦:北京爱情,有故事吗

一年前的电影北京,一年后遭遇北京实盘,一帮爷们姐们事先说好不谈政治,结果端起酒杯又是政治。 北京人可以不谈女人但不能不谈政治,老酒葫芦政治不能不谈女人不能不要,让北京人不谈政治就好像让老酒葫芦不谈女人,北京人一生操中南海的心,老酒葫芦只为女人操心。 北京人说没有政治哪来女人,老酒葫芦说,没有女人何来政治,政治是床上游戏,搞定女人就是搞定政治。 —— 老酒题记 直到走进百丽宫影院,我的脑海依然闪烁...
达兰萨拉7

田牧:笑谈达兰萨拉

提起印度的达兰萨拉,虽说是个偏远荒郊的小镇,但颇具争议和声名。不久前,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率领下,我们一行欧洲记者作家访问小组飞赴达兰萨拉参观,我是随团成员之一。我们到了印度德里,便径行直遂上了达兰萨拉。传言中这是一个神秘之地,我们是穿越了传说和想象,亲临其境,目睹了,聆听了,触摸了,感悟了那山那水,丛林异草,鸟语花香;其人其事,仁心仁闻,笑傲人间。 说达兰萨拉神秘,看来不是什么信口的...

徐颂赞:戏谑抑或疗愈:李碧华的双重哀歌

一、想象另一个李碧华 香港作家李碧华之所以进入公众视野,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许多著名导演将其作品改编成剧本与电影,并屡次摘得国际大奖,如《霸王别姬》、《胭脂扣》、《青蛇》、《古今大战秦俑情》、《诱僧》等,不胜枚举。她尤其擅长描绘带有血腥味的爱恨情仇,将古今颇具争议的女性,如别姬、青蛇、潘金莲等的传奇故事进行解构、重组,进行故事新编,创作出一个个颠覆传统的故事,以及一个个集传统习俗和后现代反叛精神的人...
澳洲国庆

老酒葫芦:澳洲国庆日:红颜随想

今天1月26日是澳大利亚国庆日也是澳国的入籍日,每当这天会有成千上万的新公民阳光下集体宣誓: 从现在起,以上帝的名义,我宣誓。我将忠实于澳大利亚和她的人民,分享他们的民主信仰,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维护并遵守澳大利亚法律⋯⋯ 230年前即1788年的今天,英国船长亚瑟·菲利普驾船引一班囚徒约780人及家属登陆悉尼港,于是我们的地球村上南半球端凭空诞生了一大片世外桃园地,于是继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诞...
黄琦-刘飞跃

黄琦健康每况愈下 刘飞跃已移送法院立案

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的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周一(5日)在看守所会见其代理律师。患有肾衰竭的黄琦,健康状况愈来愈差,黄琦的母亲担心,儿子或会在关押期间病逝,希望当局批准黄琦取保候审。(黄乐涛 报道) 黄琦现关押于绵阳市看守所已经一年多,案件已移送到法院起诉。他的代表律师刘正清与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周一(5日)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但只得刘正清可以进入。周二(6日)他们又到有关部门阅...
Liu Binyan

《自由之笔》第二十期:刘宾雁自由化查禁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一案(1987)   刘宾雁(1925年2月7日-2005年12月5日),曾用笔名刘浏、刘克、申明、刘子安、金大白等,著名作家、记者;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遭迫害二十馀年,1987年又因纪实文学报导被作为“自由化”典型,全部作品遭查禁。   青年团宣传干部 刘宾雁於民国十四年出生在哈尔滨,父亲是中东铁路 俄语翻译。 1939年...
Wang Ruowang

《自由之笔》第十六期:王若望生咒毛林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二十二案(1968)   王若望(1918年2月4日¬-2001年12月19日),原名王寿华,笔名若望、纪仇、若涵、若木、庄谐、丘乒乓、王皆伦等,作家、编辑、政治活动家;1968年因涉嫌咒骂毛泽东被抓捕,从此被监禁和管制​​近十年。   早年狱中作家 王若望于民国七年出生在江苏省武进县丫河镇,父亲是小学教师。 1932年,王若望十四岁考...
分歧者2

老酒葫芦:寻找乌托邦

一天整个城市的人们突然从梦中醒来并开始拒绝旧暴力统治,于是一夜间革命爆发,于是城门关闭于是这个城市开始与世隔绝,于是制造谎言的暴力统治者在人民大众积郁已久的山呼海啸中一个个被暴力处决,只要有民众疯狂的呼叫声就有落地的人头滾动声,其中当然有死有余辜者,也有罪不当斩者,更有无辜的屈死陪葬者。从推翻血腥的旧暴力开始,新世界新的血腥依然甚至更加暴力,人民面临的暴力循环只有开始没有终止…… 也就在大约一年...
围城4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围城年代的现代诗人

本【围城随想】系列为本人边重读围城边展开的自由联想,也即对原著的整体人文把握和意识流再造。 每篇独立成思,前后是互不关联又彼此互应,每阵风过后都呈现不同色彩,每个梦境都与他人他事无关,每朵挣扎的碎片都是独立的个体,在绽放中微笑,或在优雅中沉沦,直至风干成仙。 目前已成60余篇,计划完成100至120篇独立成册并出版发行。 希望与各位重温围城,希望各位在我对围城的意识流再造上,出现您的再造。 希望...
西厢8

老酒葫芦:文字的味道之梦回西厢

最早让我感觉到文字能生出味道的竟是「西厢记」,那是品读妙手文章时无意闻到的,淡淡的若有若无又确实存在的一种香味。难怪明末大才子金圣叹夜读西厢读到入眼处竟魂不守舍的立马对书焚香叩拜,三日不食不寐,痴痴迷迷意念狂颠的成就了千古第一痴。 "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酒批: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开场白,别说情窦待苞的少男少女按奈不住那蠢蠢欲动轻浮心,即便风蚀半百的老男人也热血...
老酒

老酒葫芦:我的精神裸游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并且苟活至昨晚,现半幽居于澳洲悉尼。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曾向笔会建议开设情色文学专栏并自荐主笔,被一些人疯狂拥戴被另一些无情拒絕。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早年拽著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面飞向遙遥远的天堂:日常生活中写一些不切实际的诗,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过一些不切实际的...